第三十七章 大徹大悟

唐頓當然不知道巴特爾在想什麼,看著雖然火冒三丈,手上卻還是很利索的維克多·扎斯,他露出一個欣賞的笑容。

和剛剛的自己不同,維克多看似同樣是大搖大擺的殺了進去,而且還是一馬當先的那種。

可唐頓看得清楚,扎斯表面很莽,實際上細的很呢。

他永遠不和敵方的槍手保持在一條直線上,而是一直走在牆壁,拐角,破爛的大門,或者堆成兩排的滾筒洗衣機附近。

他邁步的姿勢雖然瀟灑,但他始終貼著上述那些東西,一旦出現任何問題,他都能第一時間找到掩體。

當然,大部分時間裡,維克多·扎斯是用不到掩體的,因為他的眼睛太尖,槍也太快了。

他那雙沒有眉毛壓著的眼珠子就像鷹隼一樣銳利,每當有人出現在他的射界,那沒等敵人動手,扎斯的子彈就已經送進了敵人的腦門或者胸口。

就這樣,唐頓死去一遍還沒打下來的洗衣房休息室,扎斯一個人很輕鬆的就搞定了。

等他殺光休息室裡的人以後,便向前揮了揮手,他身後數百個槍手頓時分成六七個小組,分別朝不同的方向走了過去。

至於扎斯,他的目標是地下通道,因為根據他的情報,尤里·迪米特洛夫就在此時的地下通道里。

換成是其他幫派,扎斯還要擔心他們會不會跑路。

但毛子的幫派?

這群毛子在老巢被人轟炸的時候,是絕對不會後退的,這是他們的傳統!

只不過在鑽進地下通道以前,扎斯還得解決另外一個麻煩。

他媽的,警察來了!

扎斯他們剛抵達一分多鐘,戈登就帶著三四輛警車停了下來。

僅僅一眼,戈登就鎖定了唐頓,接著戈登的心就狠狠的咯噔了一下。

“該死,又是你,你就沒有一刻不在惹事麼?

還是說你死而復生的代價就是必須惹事,混蛋!”

一邊瞄準唐頓,戈登一邊穿過人群,重點看了看法爾科內的手下。

就在戈登觀察同時,唐頓好笑的抬了抬微衝的槍口。

“這句話應該我說吧,戈登警長!

奧,不好意思,忘記你是副警長了,副的,哈哈!

你們哥譚警察局是不是沒有人了,不然怎麼每次過來抓我的都是你呢,戈登?

你要是被你家警長和局長霸凌的話,你可以說一聲啊,不然怎麼啥髒活累活都給你來做呢!”

說話間,唐頓笑呵呵的湊到戈登身前。

看著不斷接近的唐頓,戈登忍不住後退了一步,但僅僅一步之後,他就調整好心態站在了原地。

唐頓則頂著戈登的槍口一路前行,直到讓戈登的槍頂在自己的胸口上。

悠閒的朝戈登的手槍吹一口氣之後,唐頓轉向戈登身後的警察,笑著說道。

“夥計們,你們真喜歡戈登這樣的老大麼?

跟著戈登很累吧,平均一天要繞哥譚十好幾圈,卻連一個罪犯都抓不到,反而積攢了無數份屍檢報告,哈哈。

要我說,哥譚警局乾脆取締了吧,直接改成哥譚法醫總局,這不比警局的說法更貼切?

像你們這群藍精靈,就只能抓我這種跑單幫的萌新罷了,看看周圍吧,開槍的可是法爾科內的手下,我倒要看看你們敢不敢抓,哈哈!”

說到這裡,唐頓好笑的攤開雙手,接著向左邁出兩步,又朝戈登做了個請的姿勢。

與此同時,發現警察來了的維克多·扎斯正好也朝他們走了過來。

離的老遠,扎斯就對戈登個警察們露出個厭惡的眼神。

只見他朝戈登甩了甩手槍,接著鄙夷的說道。

“都滾遠點,這裡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

真是見鬼了,你們今天怎麼來的這麼快,平常不該等上十幾分鍾麼?”

說到這,扎斯突然想起什麼,於是他撇著嘴看向唐頓。

“該死,這幫警察是你引過來的吧,他們是追著你之前的襲擊來的!

我就說麼,他們這群廢物不該來的這麼快,不然就會把場面搞得很尷尬!”

一邊說,扎斯一邊將雙槍舉到天上。

砰砰砰!

朝天開上數槍之後,扎斯雙手平舉瞄準諸多警察,隨後冷笑著對他們大吼一聲。

“我說過了,這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無關人等通通滾開!

我要是你們,就去街對面買兩包炸雞和咖啡,一邊吃一邊看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熱鬧!

耳朵都聾了麼,滾!”

砰砰砰!

又是一連數槍響起,警察隊伍裡終於有人低下了頭。

“咳咳,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老闆,他這也是為哥譚掃清一個黑惡勢力嘛。”

“是啊,警長,反正迪米特洛夫家族都是該死的混蛋。”

“警長,我媳婦生了,我得請個假!”

“我的房貸和車貸還指望法爾科內老闆每個月捐給警局的獎金呢,我去街對面了。”

“誰吃炸雞,今天我請客!”

警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等戈登下達命令就走沒影了。

轉眼就僅剩自己的戈登只能無力的咬了咬牙。

對面,維克多·扎斯向前一步,拿槍托拍了拍戈登的肩膀。

“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大一直對你青睞有加,你和我們家族可是有過很愉快的合作的。

所以,配合一下如何,畢竟你女兒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她也是需要學費的吧?”

“閉嘴,我從沒拿過法爾科內一分錢,這一套對我沒用!”

戈登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死死攥緊自己的手槍。

看著怒火攻心的戈登,維克多·扎斯咧嘴一笑,又拿槍口指了指街對面的警察。

“你沒拿過,那他們呢,好歹也為你的手下和同僚考慮一下。

你……”

“夠了!”

突然間,唐頓猛的飛起一腳,狠狠踹在了維克多的屁股上!

維克多轉眼被踢飛,接著他就滿臉懵逼的回頭看向唐頓。

“你在搞什麼,咱們可是一夥兒的,你踢我做什麼!”

“我踏馬想踢誰就踢誰,有本事你宰了我啊!”

唐頓向扎斯豎了箇中指,接著拿槍口指了指遠方的洗衣房。

“做你該做的,把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王八蛋堵起來,尤其是尤里·迪米特洛夫,去吧!”

“你……!!!”

看著面色逐漸冷漠的唐頓,扎斯不滿的吐一口唾沫,接著還了唐頓一箇中指。

“我特麼遲早要殺你一次!”

“三次五次,甚至百八十次都行,隨便你啊夥計!”

唐頓沒好氣的又踹了扎斯一腳,直把扎斯氣的渾身的青筋都膨脹起來。

可他思慮再三,還是選擇走向洗衣房,將氣撒在迪米特洛夫家族上了。

看著維克多·扎斯的背影,唐頓對皺眉思索的戈登咧嘴一笑。

“戈登,你說像你這樣的好人,就活該被扎斯那種王八蛋拿槍指著麼?

你猜我為什麼踹他孃的,因為就在昨天之前,我還是個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呢,哈哈!”

一邊說,唐頓一邊笑著湊近戈登,自來熟的攬住他的肩膀。

“看吧,身為爛好人的我已經死在哥譚這座城市裡了,於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我終於有所領悟。

只有比他們更壞,才能更有效的管理他們,只要他們覺得我太激進了,那他們自然會變成保守派,這他孃的就叫負負得正!

所以,戈登啊,試著理解我,並且接近我吧。

他們說我是個瘋子。

但我覺得……

我已大徹大悟,哈哈!”

朝天開上數槍之後,扎斯雙手平舉瞄準諸多警察,隨後冷笑著對他們大吼一聲。

“我說過了,這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無關人等通通滾開!

我要是你們,就去街對面買兩包炸雞和咖啡,一邊吃一邊看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熱鬧!

耳朵都聾了麼,滾!”

砰砰砰!

又是一連數槍響起,警察隊伍裡終於有人低下了頭。

“咳咳,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老闆,他這也是為哥譚掃清一個黑惡勢力嘛。”

“是啊,警長,反正迪米特洛夫家族都是該死的混蛋。”

“警長,我媳婦生了,我得請個假!”

“我的房貸和車貸還指望法爾科內老闆每個月捐給警局的獎金呢,我去街對面了。”

“誰吃炸雞,今天我請客!”

警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等戈登下達命令就走沒影了。

轉眼就僅剩自己的戈登只能無力的咬了咬牙。

對面,維克多·扎斯向前一步,拿槍托拍了拍戈登的肩膀。

“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大一直對你青睞有加,你和我們家族可是有過很愉快的合作的。

所以,配合一下如何,畢竟你女兒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她也是需要學費的吧?”

“閉嘴,我從沒拿過法爾科內一分錢,這一套對我沒用!”

戈登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死死攥緊自己的手槍。

看著怒火攻心的戈登,維克多·扎斯咧嘴一笑,又拿槍口指了指街對面的警察。

“你沒拿過,那他們呢,好歹也為你的手下和同僚考慮一下。

你……”

“夠了!”

突然間,唐頓猛的飛起一腳,狠狠踹在了維克多的屁股上!

維克多轉眼被踢飛,接著他就滿臉懵逼的回頭看向唐頓。

“你在搞什麼,咱們可是一夥兒的,你踢我做什麼!”

“我踏馬想踢誰就踢誰,有本事你宰了我啊!”

唐頓向扎斯豎了箇中指,接著拿槍口指了指遠方的洗衣房。

“做你該做的,把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王八蛋堵起來,尤其是尤里·迪米特洛夫,去吧!”

“你……!!!”

看著面色逐漸冷漠的唐頓,扎斯不滿的吐一口唾沫,接著還了唐頓一箇中指。

“我特麼遲早要殺你一次!”

“三次五次,甚至百八十次都行,隨便你啊夥計!”

唐頓沒好氣的又踹了扎斯一腳,直把扎斯氣的渾身的青筋都膨脹起來。

可他思慮再三,還是選擇走向洗衣房,將氣撒在迪米特洛夫家族上了。

看著維克多·扎斯的背影,唐頓對皺眉思索的戈登咧嘴一笑。

“戈登,你說像你這樣的好人,就活該被扎斯那種王八蛋拿槍指著麼?

你猜我為什麼踹他孃的,因為就在昨天之前,我還是個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呢,哈哈!”

一邊說,唐頓一邊笑著湊近戈登,自來熟的攬住他的肩膀。

“看吧,身為爛好人的我已經死在哥譚這座城市裡了,於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我終於有所領悟。

只有比他們更壞,才能更有效的管理他們,只要他們覺得我太激進了,那他們自然會變成保守派,這他孃的就叫負負得正!

所以,戈登啊,試著理解我,並且接近我吧。

他們說我是個瘋子。

但我覺得……

我已大徹大悟,哈哈!”

朝天開上數槍之後,扎斯雙手平舉瞄準諸多警察,隨後冷笑著對他們大吼一聲。

“我說過了,這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無關人等通通滾開!

我要是你們,就去街對面買兩包炸雞和咖啡,一邊吃一邊看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熱鬧!

耳朵都聾了麼,滾!”

砰砰砰!

又是一連數槍響起,警察隊伍裡終於有人低下了頭。

“咳咳,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老闆,他這也是為哥譚掃清一個黑惡勢力嘛。”

“是啊,警長,反正迪米特洛夫家族都是該死的混蛋。”

“警長,我媳婦生了,我得請個假!”

“我的房貸和車貸還指望法爾科內老闆每個月捐給警局的獎金呢,我去街對面了。”

“誰吃炸雞,今天我請客!”

警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等戈登下達命令就走沒影了。

轉眼就僅剩自己的戈登只能無力的咬了咬牙。

對面,維克多·扎斯向前一步,拿槍托拍了拍戈登的肩膀。

“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大一直對你青睞有加,你和我們家族可是有過很愉快的合作的。

所以,配合一下如何,畢竟你女兒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她也是需要學費的吧?”

“閉嘴,我從沒拿過法爾科內一分錢,這一套對我沒用!”

戈登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死死攥緊自己的手槍。

看著怒火攻心的戈登,維克多·扎斯咧嘴一笑,又拿槍口指了指街對面的警察。

“你沒拿過,那他們呢,好歹也為你的手下和同僚考慮一下。

你……”

“夠了!”

突然間,唐頓猛的飛起一腳,狠狠踹在了維克多的屁股上!

維克多轉眼被踢飛,接著他就滿臉懵逼的回頭看向唐頓。

“你在搞什麼,咱們可是一夥兒的,你踢我做什麼!”

“我踏馬想踢誰就踢誰,有本事你宰了我啊!”

唐頓向扎斯豎了箇中指,接著拿槍口指了指遠方的洗衣房。

“做你該做的,把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王八蛋堵起來,尤其是尤里·迪米特洛夫,去吧!”

“你……!!!”

看著面色逐漸冷漠的唐頓,扎斯不滿的吐一口唾沫,接著還了唐頓一箇中指。

“我特麼遲早要殺你一次!”

“三次五次,甚至百八十次都行,隨便你啊夥計!”

唐頓沒好氣的又踹了扎斯一腳,直把扎斯氣的渾身的青筋都膨脹起來。

可他思慮再三,還是選擇走向洗衣房,將氣撒在迪米特洛夫家族上了。

看著維克多·扎斯的背影,唐頓對皺眉思索的戈登咧嘴一笑。

“戈登,你說像你這樣的好人,就活該被扎斯那種王八蛋拿槍指著麼?

你猜我為什麼踹他孃的,因為就在昨天之前,我還是個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呢,哈哈!”

一邊說,唐頓一邊笑著湊近戈登,自來熟的攬住他的肩膀。

“看吧,身為爛好人的我已經死在哥譚這座城市裡了,於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我終於有所領悟。

只有比他們更壞,才能更有效的管理他們,只要他們覺得我太激進了,那他們自然會變成保守派,這他孃的就叫負負得正!

所以,戈登啊,試著理解我,並且接近我吧。

他們說我是個瘋子。

但我覺得……

我已大徹大悟,哈哈!”

朝天開上數槍之後,扎斯雙手平舉瞄準諸多警察,隨後冷笑著對他們大吼一聲。

“我說過了,這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無關人等通通滾開!

我要是你們,就去街對面買兩包炸雞和咖啡,一邊吃一邊看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熱鬧!

耳朵都聾了麼,滾!”

砰砰砰!

又是一連數槍響起,警察隊伍裡終於有人低下了頭。

“咳咳,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老闆,他這也是為哥譚掃清一個黑惡勢力嘛。”

“是啊,警長,反正迪米特洛夫家族都是該死的混蛋。”

“警長,我媳婦生了,我得請個假!”

“我的房貸和車貸還指望法爾科內老闆每個月捐給警局的獎金呢,我去街對面了。”

“誰吃炸雞,今天我請客!”

警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等戈登下達命令就走沒影了。

轉眼就僅剩自己的戈登只能無力的咬了咬牙。

對面,維克多·扎斯向前一步,拿槍托拍了拍戈登的肩膀。

“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大一直對你青睞有加,你和我們家族可是有過很愉快的合作的。

所以,配合一下如何,畢竟你女兒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她也是需要學費的吧?”

“閉嘴,我從沒拿過法爾科內一分錢,這一套對我沒用!”

戈登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死死攥緊自己的手槍。

看著怒火攻心的戈登,維克多·扎斯咧嘴一笑,又拿槍口指了指街對面的警察。

“你沒拿過,那他們呢,好歹也為你的手下和同僚考慮一下。

你……”

“夠了!”

突然間,唐頓猛的飛起一腳,狠狠踹在了維克多的屁股上!

維克多轉眼被踢飛,接著他就滿臉懵逼的回頭看向唐頓。

“你在搞什麼,咱們可是一夥兒的,你踢我做什麼!”

“我踏馬想踢誰就踢誰,有本事你宰了我啊!”

唐頓向扎斯豎了箇中指,接著拿槍口指了指遠方的洗衣房。

“做你該做的,把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王八蛋堵起來,尤其是尤里·迪米特洛夫,去吧!”

“你……!!!”

看著面色逐漸冷漠的唐頓,扎斯不滿的吐一口唾沫,接著還了唐頓一箇中指。

“我特麼遲早要殺你一次!”

“三次五次,甚至百八十次都行,隨便你啊夥計!”

唐頓沒好氣的又踹了扎斯一腳,直把扎斯氣的渾身的青筋都膨脹起來。

可他思慮再三,還是選擇走向洗衣房,將氣撒在迪米特洛夫家族上了。

看著維克多·扎斯的背影,唐頓對皺眉思索的戈登咧嘴一笑。

“戈登,你說像你這樣的好人,就活該被扎斯那種王八蛋拿槍指著麼?

你猜我為什麼踹他孃的,因為就在昨天之前,我還是個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呢,哈哈!”

一邊說,唐頓一邊笑著湊近戈登,自來熟的攬住他的肩膀。

“看吧,身為爛好人的我已經死在哥譚這座城市裡了,於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我終於有所領悟。

只有比他們更壞,才能更有效的管理他們,只要他們覺得我太激進了,那他們自然會變成保守派,這他孃的就叫負負得正!

所以,戈登啊,試著理解我,並且接近我吧。

他們說我是個瘋子。

但我覺得……

我已大徹大悟,哈哈!”

朝天開上數槍之後,扎斯雙手平舉瞄準諸多警察,隨後冷笑著對他們大吼一聲。

“我說過了,這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無關人等通通滾開!

我要是你們,就去街對面買兩包炸雞和咖啡,一邊吃一邊看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熱鬧!

耳朵都聾了麼,滾!”

砰砰砰!

又是一連數槍響起,警察隊伍裡終於有人低下了頭。

“咳咳,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老闆,他這也是為哥譚掃清一個黑惡勢力嘛。”

“是啊,警長,反正迪米特洛夫家族都是該死的混蛋。”

“警長,我媳婦生了,我得請個假!”

“我的房貸和車貸還指望法爾科內老闆每個月捐給警局的獎金呢,我去街對面了。”

“誰吃炸雞,今天我請客!”

警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等戈登下達命令就走沒影了。

轉眼就僅剩自己的戈登只能無力的咬了咬牙。

對面,維克多·扎斯向前一步,拿槍托拍了拍戈登的肩膀。

“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大一直對你青睞有加,你和我們家族可是有過很愉快的合作的。

所以,配合一下如何,畢竟你女兒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她也是需要學費的吧?”

“閉嘴,我從沒拿過法爾科內一分錢,這一套對我沒用!”

戈登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死死攥緊自己的手槍。

看著怒火攻心的戈登,維克多·扎斯咧嘴一笑,又拿槍口指了指街對面的警察。

“你沒拿過,那他們呢,好歹也為你的手下和同僚考慮一下。

你……”

“夠了!”

突然間,唐頓猛的飛起一腳,狠狠踹在了維克多的屁股上!

維克多轉眼被踢飛,接著他就滿臉懵逼的回頭看向唐頓。

“你在搞什麼,咱們可是一夥兒的,你踢我做什麼!”

“我踏馬想踢誰就踢誰,有本事你宰了我啊!”

唐頓向扎斯豎了箇中指,接著拿槍口指了指遠方的洗衣房。

“做你該做的,把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王八蛋堵起來,尤其是尤里·迪米特洛夫,去吧!”

“你……!!!”

看著面色逐漸冷漠的唐頓,扎斯不滿的吐一口唾沫,接著還了唐頓一箇中指。

“我特麼遲早要殺你一次!”

“三次五次,甚至百八十次都行,隨便你啊夥計!”

唐頓沒好氣的又踹了扎斯一腳,直把扎斯氣的渾身的青筋都膨脹起來。

可他思慮再三,還是選擇走向洗衣房,將氣撒在迪米特洛夫家族上了。

看著維克多·扎斯的背影,唐頓對皺眉思索的戈登咧嘴一笑。

“戈登,你說像你這樣的好人,就活該被扎斯那種王八蛋拿槍指著麼?

你猜我為什麼踹他孃的,因為就在昨天之前,我還是個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呢,哈哈!”

一邊說,唐頓一邊笑著湊近戈登,自來熟的攬住他的肩膀。

“看吧,身為爛好人的我已經死在哥譚這座城市裡了,於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我終於有所領悟。

只有比他們更壞,才能更有效的管理他們,只要他們覺得我太激進了,那他們自然會變成保守派,這他孃的就叫負負得正!

所以,戈登啊,試著理解我,並且接近我吧。

他們說我是個瘋子。

但我覺得……

我已大徹大悟,哈哈!”

朝天開上數槍之後,扎斯雙手平舉瞄準諸多警察,隨後冷笑著對他們大吼一聲。

“我說過了,這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無關人等通通滾開!

我要是你們,就去街對面買兩包炸雞和咖啡,一邊吃一邊看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熱鬧!

耳朵都聾了麼,滾!”

砰砰砰!

又是一連數槍響起,警察隊伍裡終於有人低下了頭。

“咳咳,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老闆,他這也是為哥譚掃清一個黑惡勢力嘛。”

“是啊,警長,反正迪米特洛夫家族都是該死的混蛋。”

“警長,我媳婦生了,我得請個假!”

“我的房貸和車貸還指望法爾科內老闆每個月捐給警局的獎金呢,我去街對面了。”

“誰吃炸雞,今天我請客!”

警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等戈登下達命令就走沒影了。

轉眼就僅剩自己的戈登只能無力的咬了咬牙。

對面,維克多·扎斯向前一步,拿槍托拍了拍戈登的肩膀。

“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大一直對你青睞有加,你和我們家族可是有過很愉快的合作的。

所以,配合一下如何,畢竟你女兒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她也是需要學費的吧?”

“閉嘴,我從沒拿過法爾科內一分錢,這一套對我沒用!”

戈登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死死攥緊自己的手槍。

看著怒火攻心的戈登,維克多·扎斯咧嘴一笑,又拿槍口指了指街對面的警察。

“你沒拿過,那他們呢,好歹也為你的手下和同僚考慮一下。

你……”

“夠了!”

突然間,唐頓猛的飛起一腳,狠狠踹在了維克多的屁股上!

維克多轉眼被踢飛,接著他就滿臉懵逼的回頭看向唐頓。

“你在搞什麼,咱們可是一夥兒的,你踢我做什麼!”

“我踏馬想踢誰就踢誰,有本事你宰了我啊!”

唐頓向扎斯豎了箇中指,接著拿槍口指了指遠方的洗衣房。

“做你該做的,把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王八蛋堵起來,尤其是尤里·迪米特洛夫,去吧!”

“你……!!!”

看著面色逐漸冷漠的唐頓,扎斯不滿的吐一口唾沫,接著還了唐頓一箇中指。

“我特麼遲早要殺你一次!”

“三次五次,甚至百八十次都行,隨便你啊夥計!”

唐頓沒好氣的又踹了扎斯一腳,直把扎斯氣的渾身的青筋都膨脹起來。

可他思慮再三,還是選擇走向洗衣房,將氣撒在迪米特洛夫家族上了。

看著維克多·扎斯的背影,唐頓對皺眉思索的戈登咧嘴一笑。

“戈登,你說像你這樣的好人,就活該被扎斯那種王八蛋拿槍指著麼?

你猜我為什麼踹他孃的,因為就在昨天之前,我還是個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呢,哈哈!”

一邊說,唐頓一邊笑著湊近戈登,自來熟的攬住他的肩膀。

“看吧,身為爛好人的我已經死在哥譚這座城市裡了,於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我終於有所領悟。

只有比他們更壞,才能更有效的管理他們,只要他們覺得我太激進了,那他們自然會變成保守派,這他孃的就叫負負得正!

所以,戈登啊,試著理解我,並且接近我吧。

他們說我是個瘋子。

但我覺得……

我已大徹大悟,哈哈!”

朝天開上數槍之後,扎斯雙手平舉瞄準諸多警察,隨後冷笑著對他們大吼一聲。

“我說過了,這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無關人等通通滾開!

我要是你們,就去街對面買兩包炸雞和咖啡,一邊吃一邊看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熱鬧!

耳朵都聾了麼,滾!”

砰砰砰!

又是一連數槍響起,警察隊伍裡終於有人低下了頭。

“咳咳,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老闆,他這也是為哥譚掃清一個黑惡勢力嘛。”

“是啊,警長,反正迪米特洛夫家族都是該死的混蛋。”

“警長,我媳婦生了,我得請個假!”

“我的房貸和車貸還指望法爾科內老闆每個月捐給警局的獎金呢,我去街對面了。”

“誰吃炸雞,今天我請客!”

警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等戈登下達命令就走沒影了。

轉眼就僅剩自己的戈登只能無力的咬了咬牙。

對面,維克多·扎斯向前一步,拿槍托拍了拍戈登的肩膀。

“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大一直對你青睞有加,你和我們家族可是有過很愉快的合作的。

所以,配合一下如何,畢竟你女兒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她也是需要學費的吧?”

“閉嘴,我從沒拿過法爾科內一分錢,這一套對我沒用!”

戈登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死死攥緊自己的手槍。

看著怒火攻心的戈登,維克多·扎斯咧嘴一笑,又拿槍口指了指街對面的警察。

“你沒拿過,那他們呢,好歹也為你的手下和同僚考慮一下。

你……”

“夠了!”

突然間,唐頓猛的飛起一腳,狠狠踹在了維克多的屁股上!

維克多轉眼被踢飛,接著他就滿臉懵逼的回頭看向唐頓。

“你在搞什麼,咱們可是一夥兒的,你踢我做什麼!”

“我踏馬想踢誰就踢誰,有本事你宰了我啊!”

唐頓向扎斯豎了箇中指,接著拿槍口指了指遠方的洗衣房。

“做你該做的,把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王八蛋堵起來,尤其是尤里·迪米特洛夫,去吧!”

“你……!!!”

看著面色逐漸冷漠的唐頓,扎斯不滿的吐一口唾沫,接著還了唐頓一箇中指。

“我特麼遲早要殺你一次!”

“三次五次,甚至百八十次都行,隨便你啊夥計!”

唐頓沒好氣的又踹了扎斯一腳,直把扎斯氣的渾身的青筋都膨脹起來。

可他思慮再三,還是選擇走向洗衣房,將氣撒在迪米特洛夫家族上了。

看著維克多·扎斯的背影,唐頓對皺眉思索的戈登咧嘴一笑。

“戈登,你說像你這樣的好人,就活該被扎斯那種王八蛋拿槍指著麼?

你猜我為什麼踹他孃的,因為就在昨天之前,我還是個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呢,哈哈!”

一邊說,唐頓一邊笑著湊近戈登,自來熟的攬住他的肩膀。

“看吧,身為爛好人的我已經死在哥譚這座城市裡了,於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我終於有所領悟。

只有比他們更壞,才能更有效的管理他們,只要他們覺得我太激進了,那他們自然會變成保守派,這他孃的就叫負負得正!

所以,戈登啊,試著理解我,並且接近我吧。

他們說我是個瘋子。

但我覺得……

我已大徹大悟,哈哈!”

朝天開上數槍之後,扎斯雙手平舉瞄準諸多警察,隨後冷笑著對他們大吼一聲。

“我說過了,這是法爾科內家族在辦事,無關人等通通滾開!

我要是你們,就去街對面買兩包炸雞和咖啡,一邊吃一邊看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熱鬧!

耳朵都聾了麼,滾!”

砰砰砰!

又是一連數槍響起,警察隊伍裡終於有人低下了頭。

“咳咳,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老闆,他這也是為哥譚掃清一個黑惡勢力嘛。”

“是啊,警長,反正迪米特洛夫家族都是該死的混蛋。”

“警長,我媳婦生了,我得請個假!”

“我的房貸和車貸還指望法爾科內老闆每個月捐給警局的獎金呢,我去街對面了。”

“誰吃炸雞,今天我請客!”

警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等戈登下達命令就走沒影了。

轉眼就僅剩自己的戈登只能無力的咬了咬牙。

對面,維克多·扎斯向前一步,拿槍托拍了拍戈登的肩膀。

“戈登警長,法爾科內老大一直對你青睞有加,你和我們家族可是有過很愉快的合作的。

所以,配合一下如何,畢竟你女兒馬上就要上大學了,她也是需要學費的吧?”

“閉嘴,我從沒拿過法爾科內一分錢,這一套對我沒用!”

戈登憤怒的大吼一聲,接著死死攥緊自己的手槍。

看著怒火攻心的戈登,維克多·扎斯咧嘴一笑,又拿槍口指了指街對面的警察。

“你沒拿過,那他們呢,好歹也為你的手下和同僚考慮一下。

你……”

“夠了!”

突然間,唐頓猛的飛起一腳,狠狠踹在了維克多的屁股上!

維克多轉眼被踢飛,接著他就滿臉懵逼的回頭看向唐頓。

“你在搞什麼,咱們可是一夥兒的,你踢我做什麼!”

“我踏馬想踢誰就踢誰,有本事你宰了我啊!”

唐頓向扎斯豎了箇中指,接著拿槍口指了指遠方的洗衣房。

“做你該做的,把迪米特洛夫家族的王八蛋堵起來,尤其是尤里·迪米特洛夫,去吧!”

“你……!!!”

看著面色逐漸冷漠的唐頓,扎斯不滿的吐一口唾沫,接著還了唐頓一箇中指。

“我特麼遲早要殺你一次!”

“三次五次,甚至百八十次都行,隨便你啊夥計!”

唐頓沒好氣的又踹了扎斯一腳,直把扎斯氣的渾身的青筋都膨脹起來。

可他思慮再三,還是選擇走向洗衣房,將氣撒在迪米特洛夫家族上了。

看著維克多·扎斯的背影,唐頓對皺眉思索的戈登咧嘴一笑。

“戈登,你說像你這樣的好人,就活該被扎斯那種王八蛋拿槍指著麼?

你猜我為什麼踹他孃的,因為就在昨天之前,我還是個像你這樣的爛好人呢,哈哈!”

一邊說,唐頓一邊笑著湊近戈登,自來熟的攬住他的肩膀。

“看吧,身為爛好人的我已經死在哥譚這座城市裡了,於是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我終於有所領悟。

只有比他們更壞,才能更有效的管理他們,只要他們覺得我太激進了,那他們自然會變成保守派,這他孃的就叫負負得正!

所以,戈登啊,試著理解我,並且接近我吧。

他們說我是個瘋子。

但我覺得……

我已大徹大悟,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