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五五月 作品

第76章 聖芙蕾雅團,衝鋒!

紅色的霞光在黑暗的林地中開闢出新的地帶,光焰附著在邪魔侍從的臂鎧上灼燒起灰色的煙霧。

形態半雲半霧的邪魔疑惑地看著被燒灼的手臂,牠那墨綠色的皮膚閃爍著一條條紫色的紋絡的。

高溫灼燒的臂鎧上冒起陣陣黑氣開始修復,漆黑的上身鎧甲完整地顯現在牠的身上。

牠手持著黑色的長槍,下身虛幻,包裹在雲霧當中,頭盔中間,閃爍著一抹幽綠的光芒,好似牠的眼睛一般。

在其身後有一堆黑色漩渦流轉,如同吸收著周圍的一切生命力量。

從這頭邪魔侍從的凝視中,羅南感受到了能凝聚成實體的惡意。

牠身下的雲霧開始擴散,汙染著周圍,將區域改造成適合的戰場。

只見牠左手抬起,湮滅的紫色閃電鎖定羅南劈去,在地面拖出一道深深的裂縫。

羅南招架起巨劍,霞光繼續驅散著前方的黑暗,湮滅的閃電消散在半空之中。

地面湧來的灰霧在即將侵襲羅南之時,彷彿是觸發了某種機制一般,令羅南手中的紅霞劍身冒起紅色的光暈。

恍若夕陽一般血紅的光暈將灰霧驅散,使其無法前行一步,只能繞開羅南的身軀,使得他所在的區域如同隔離帶一般。

也不知精靈是取下了哪一頭有名的紅龍的角作為材料鑄成了這柄巨劍,最後還是讓羅南撿到了便宜。

感受著手中武器被激發後散發的龍威,羅南感覺上是在提著頭巨龍在戰鬥。

邪魔侍從如同鬼火一般的綠色光眼飄曳著,牠那歪了歪頭的模樣,像是在對羅南感到疑惑。

下一刻,他揚起漆黑的長槍,拖行著灰霧向羅南襲去。

左手湮滅加汙染,右手長槍輪舞,令人眼花繚亂的槍舞,伴隨著激盪而來像是不要錢的陣陣秘法攻擊著羅南。

黑紫的光波,壓縮爆破的能量,嘗試突破精神壁障的詛咒,如同萬花爭豔一般湧向羅南。

每次霞光閃過,空氣都在跟著震顫。

遠處的轟鳴,讓剛清完一波邪魔的古斯塔沃與卡洛斯下意識地定睛看來。

物質在灰霧中湮滅,卻怎麼也穿不透驅散黑暗的霞光。

百米之內的區域已經被盡數汙染,大地被割裂,一次次被做著修整。

“我這種傳奇階是不能跟超凡階的人物相提並論欸!”

古斯塔沃接受著這現實無比的差距。

好在他還不算炮灰,在這基礎上也算脫離了計量單位。

“現在牠才是挑戰者!”

卡洛斯興奮的眼神帶著羨慕與嚮往。

一路的旅途,他一直聽說著各路英雄的故事,收集關於他們的畫報。

尤其是惹過貴族,被南方教會拉入過黑名單,後又攻略深幽密林,在冰封的安戈洛千里奔襲,再轉入霧峰山脈開闢……

比起只有光輝事蹟,一路偉正的英雄們,羅南那更加複雜的履歷更能吸引卡洛斯。

只可惜的是後面的故事是羅南在愛絲忒的主導下加入了勇者小隊,彷彿是低頭認錯了一般,與教會達成了和解……

但現在看來情況更復雜,故事還在繼續,他所期望的故事並沒有用妥協作為爛尾。

“這小子……”

古斯塔沃感受到身邊的弟子那激動的心情頓感無奈。

“贏了!!”

突然間,卡洛斯揮舞起了手中的釘頭錘,興奮地大喊著。

古斯塔沃轉眼看向了羅南那邊。

遠處,在凝聚著黑紫閃電的灰霧中,恐怖的力量在壓縮,空間正坍塌,彷彿下一秒那片區域就將在這個世界被抹除,羅南抓住一息的破綻,紅色的霞光突入邪魔侍從的胸膛。

咔嚓——

侍從胸口破碎,從暴露出的缺口中可以看到,一顆紫色的核心被穿透,能量開始坍縮,形成漩渦,將除了羅南以外周圍的所有力量如暴風般吸入。

羅南手中的紅霞止不住地顫動,像是久未進食的龐然大物被美味誘醒了一般,貪婪地吸食著能量。

他任由紅霞吸食,眼中更是帶著一絲好奇。

於沃伊諾林地隱藏,夜間遠程襲擊斯坦布的邪魔侍從在暴露後被殲滅!

參戰人員:羅南,古斯塔沃,卡洛斯。

mvp毫無疑問是拿到人頭的羅南,在場的另外兩人對此肯定也會認同。

尤其是卡洛斯,他是真的崇拜羅南。

後面羅南發覺時,這傢伙讓他想起了那個要被趕走後哭鼻子的小鬼。

“卡洛斯,你乾脆拜他為師好了。”

古斯塔沃對卡洛斯的表現只能用無語兩個字來形容,他就能注意下形象嗎?

然而更氣人的是卡洛斯的回答——

“那也得人家願意收我才行啊,再者說……我這水平差不多也就給你當徒弟了。”

真是皮癢了!

……

位於沃伊諾林地外的防線,戰鬥仍舊在持續,龍級帶頭衝鋒,由精兵級與戰車級組成的大部隊的第一輪衝擊還未完全結束。

滿編制三千人的聖芙蕾雅團,二千的內衛,三千自由勇士,加上烏利塞斯的一千教團,兵力上在安德烈看來勉強夠用!

防線上的祭壇在高效運轉,在矩陣中戰鬥,所有生靈都能享受到物理與魔法增益,物魔雙抗增幅,恢復精神,附帶中級治療效果。

金色的外衣下,戰士們精神亢奮,只要不是一瞬間就遭受致命的傷害,重傷後倒在地上也還能暫時吊著一口氣。

“聖芙蕾雅團,衝鋒!”

反衝鋒發起,聖芙蕾雅團的戰士企圖進行反殲滅。

剛解決一頭龍級邪魔的烏利塞斯見他們居然還要主動進攻,見不得別人比自己還生猛的他也是舉起戰斧發出一聲戰吼:“跟邪魔爆了!!!”

當第一縷金色的晨曦來臨時,邪魔的第一輪衝擊已經被打退。

金色的晨曦如同榮譽的外衣一般鋪在還挺立著戰士,他們腳邊疲倦癱坐的同伴用臉迎接著晨曦,而有些倒地的同伴披掛著同樣的晨曦,卻已經不能再起……

初升的朝陽照耀下,染紅的戰場,散落的盔甲和插在地上的大戟、槍劍默默述說著什麼。

“要變天了……”

烏利塞斯扛著戰斧望著沃伊諾林地預感到了什麼。

“至少高爾茨他們是能徹底拿下!”

等待到整個高爾茨被光復,屆時兩岸究竟又會爆出怎樣的風波呢?

烏利塞斯表示他想象力有點不夠用了。

……

在斯坦布打退第一輪邪魔衝擊的時候,馬爾科派出的信使,終於是克服了萬般艱難險阻,趕上了與北門森林派出的教士一起覲見聖女愛絲忒的時候。

教堂裡,愛絲忒讓來自碎石鎮的信使先休息,先打開了北門森林的教會送來的信件。

陽光透過彩色的玻璃,如聖光一般照射在愛絲忒身上,她端莊的臉龐隨著信上的內容開始變化。

在合上信件後,愛絲忒表示大受震撼。

“如果是瑪格麗特女士的話,現在該怎麼決斷呢?”

想想看教母瑪格麗特女士該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