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神奇丹方

林宇軒神情專注地施針,手指猶如靈動的舞者,在楊楠的穴位上跳躍。

直到第八針下完,龐傑猛地衝進屋子裡,將目不斜視的林宇軒推到一旁。

他怒聲斥道:“夠了!你這個騙子,竟然還敢在這裡欺騙這對可憐的母女,你的良心難道被狗吃了嗎?”

“???”

林宇軒這才回神,他滿臉問號,這傢伙從哪冒出來的?

下意識地望向楊楠,卻見小楊楠也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林宇軒微微搖頭,將雜念拋諸腦後,轉身繼續他的治療。

“你給我住手!”

龐傑再次怒吼,一把推向林宇軒。

但這次,林宇軒有了防備,自然不會被他再推到。

“你幹什麼?”林宇軒眉頭一皺。

“你知道她是什麼病嗎?就敢在這裡用針灸?”龐傑冷聲道。

對方當初是他的病人,縱使現在出了院,他也不會任由騙子蹬鼻子上臉!

“肝癌晚期,怎麼了?”

“你知道還敢針灸,你這是在害人你知道嗎?”

林宇軒不說還好,一說龐傑更加憤怒了。

林宇軒面色一沉:“沒時間跟你打嘴炮,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閃開!”

“你!”龐傑攥緊了拳頭。

可不知怎麼的,林宇軒一眼望來,他竟感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壓迫感,讓他連一絲反抗的念頭都無法滋生。

龐傑靜靜地站在一旁,目不轉睛地注視著林宇軒,以極快的速度施完了針。

完成這一切的林宇軒,依舊沒空搭理到他。

林宇軒右手輕輕地抵在何夕的頭頂。

一股溫暖而精純的真元如涓涓細流般湧入她的體內,幫助她恢復著生機。

不多時,何夕甦醒了過來,她喘著粗氣,但眼睛卻明顯變得有神了。

何夕的變化,被眾人看在眼裡。

饒是龐傑把林宇軒當成是騙子,此刻也禁不住深感驚訝。

“你...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這不科學啊!”

林宇軒卻沒有搭理他,而是自顧自地叮囑何夕道:“我給你開一個藥方,每兩天一副,一週之後,我再來給你針灸一次,不出意外的話,一個月後你便能痊癒了。”

楊楠乖巧地走來,手中握著紙筆,眼神中透露出對林宇軒的深深信任。

林宇軒微微一笑,隨即揮毫潑墨,一張中醫方子便躍然紙上。

他細心地寫上每一個藥材,每一份劑量,甚至不忘在末尾附上詳細的注意事項。

“謝謝林叔叔,也謝謝萌萌。”

楊楠接過藥方,眼眶中閃爍著晶瑩的光澤,那是感動的淚水。

“不必言謝,楠楠,你要好好照顧媽媽,以後若是遇到什麼困難,儘管來找林叔叔。”

林宇軒聲音溫和,如一股暖流,溫暖了楊楠的心房。

他輕輕拉起一旁的林萌萌,父女倆就這樣默契地轉身離去。

自始至終,林宇軒都沒有正眼看過龐傑一眼。

龐傑心中慍怒,不過身為醫者,他此時無疑更對林宇軒的丹方感到好奇。

“楠楠,那位叔叔給你的藥方,能否讓龐叔叔看一下呢?”

“吶。”

楊楠眨了眨她那雙清澈的眸子,沒有任何猶豫地將藥方遞到了龐傑的手中。

龐傑接過藥方,目光瞬間被那上面的字跡吸引。

隨著他逐字逐句地閱讀,他的神情逐漸變得凝重起來,眉宇間透露出一絲難以掩飾的震驚。

“如此完美的古藥方,恐怕連我老師那裡也找不出多少,這個傢伙究竟是什麼來頭?”

當龐傑看完最後一個字時,他心中已然充滿了對林宇軒的佩服。

這不僅僅是因為藥方本身的精妙絕倫,更是因為它背後所代表的醫術境界,已然達到了一個令人望塵莫及的高度。

不過本著嚴謹負責的態度,龐傑還是向何夕母女倆說道:“這份藥方確實非同一般,但為了確保安全,我要先請教一下我的老師。”

“好的,龐醫生。”何夕微微點了點頭。

龐傑嘴角輕揚,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

他也不出去,直接就在屋子裡,給自己的老師華思源打去了一個電話。

“小龐啊,找我有什麼事情呢?”

電話那頭傳來一箇中氣十足的老人聲音。

龐傑畢恭畢敬道:“老師,我今日有幸遇到了一位不凡之人,他精通中醫針灸之術,手法之嫻熟,讓我歎為觀止。”

“哦?此人莫非是某個醫武世家的傳人?”

“學生慚愧,對此人的來歷一無所知,而且他行事孤傲,始終對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這樣啊。”

華思源瞬間失去了興致。

“嗯,不過他用針灸手法,成功讓一名肝癌晚期陷入暈厥的患者重新甦醒,並且看病人的臉色,狀況明顯有了顯著的改善。”

華思源的眼睛再次閃爍起光芒:“那人還有這種本事?他年紀多大?”

“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

“!!!”華思源的聲音中帶著明顯的震驚與不可置信。

如此年紀,卻已掌握瞭如此高超的醫術,這不禁讓他想起了自己那位神秘莫測的小老師。

“老師,我還有個東西想要請教您。”

“什麼東西?”

“那人在臨走前,給患者留了個方子,學生醫術不精,不太能判別出其中的好壞。”

“快說來聽聽。”

“茯苓1兩、柴胡2兩、五味子6錢...”(純屬虛構,別當真)

龐傑深吸一口氣,將藥方上的藥材及其精確用量一一道出。

“你確定這就是那人的藥方?”

華思源的聲音突然提高了幾分,帶著一絲明顯的興奮和激動。

“是的老師,這個藥方有什麼問題嗎?”

捕捉到老師語氣裡的異樣,龐傑忍不住奇怪道。

“沒問題,這個藥方精妙絕倫,對肝癌確實極為有效!”

“既然如此,那學生就立即讓那位患者按照這個藥方去抓藥,希望他能早日解除病痛。”

“嗯,對了小杰,交給你一件事。”

華思源的聲音傳來,但這次卻聽不出任何的喜怒哀樂。

“老師請說。”龐傑不敢怠慢,恭敬道。

“找到寫藥方的那個人,然後第一時間聯繫我。”

“是。”

龐傑一頭霧水,但依舊乖巧地應承下來。

對方說了,一週後,將進行第二次針灸治療。

這意味著,他只需耐心地等待那特定的日子,無需再四處奔波。

齊魯省,東萊市,一座古樸典雅的中式莊園靜靜矗立。

莊園內,華思源斜倚在太師椅上,臉上洋溢著難以掩飾的激動。

“必定是他無疑了,這般玄奧精深的丹方,非玉虛派的傳人不可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