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有我 作品

第379章 平安的故事

黑瞎子粗略的檢查了一下平安,發現他身上有很多淤青和外傷,而且還都是舊傷沒好又添的新傷……

這個發現讓他感覺十分的詫異,這個年代了怎麼會有生活的這麼慘的孩子?

這得是什麼樣兒的狠心父母啊?

幸好平安身上並沒有什麼內傷,不然黑瞎子也沒辦法。

他一個連身份證都造假的人,根本沒辦法養活一個孩子。

平安這孩子是被餓醒的,可是他睜開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四下尋找妹妹的屍體。

黑瞎子也犯愁,這小女嬰的屍體要怎麼處理?

平安一開始對黑瞎子是十分警惕的,他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壞人。

有時候表面上救了你的人,並不一定就會是好人。

黑瞎子也沒指望一個四歲的孩子能怎麼樣,可也不喜歡救一個白眼狼。

“你別那麼看我,要不是這個小女嬰讓我救你,我早就離開這裡了。”

“你家住哪兒啊我送你回去。”

黑瞎子耐心有限,他剛接了一個東南亞那邊的買賣,必須趕在約定的時間之前過去的。

原本時間還很寬裕,現在因為這個小崽子,他這一路估計就沒時間休息了。

平安聽到黑瞎子說是妹妹向他求救,就直接把他當成了騙子了。

這個死騙子,編瞎話都不帶打草稿的,他妹妹還是個小嬰兒,而且已經死了,怎麼可能去跟他求救?

這人不會是人販子吧?

眼看著小崽子不識好人心,黑瞎子就想把他丟警察局門口去。

可一想到自己也是個黑戶他就蔫了,平時都看見那交警他都心虛,更別說警察局那種地方了。

黑瞎子不得已,耐著性子的跟平安解釋自己真的不是壞人。

他的解釋實在是太缺乏說服力了,就說他那一身黑的裝扮,再加上那黢黑的墨鏡,別說一個小孩兒了,但凡一個正常人也不太容易相信他。

沒辦法,黑瞎子只好去跟那小女嬰的鬼魂溝通。

平安看著黑瞎子對著他妹妹的屍體自言自語,以為他是個瘋子。

害怕他傷害妹妹的屍體,平安用自己小小的身體擋在了妹妹的前面,一臉防備的瞪著黑瞎子。

黑瞎子是真不知道該怎麼和這孩子溝通了,乾脆轉身就走了出去。

等他再回來的時候,發現那孩子果然還在。

將手裡的盒飯還有一大袋子零食都放在了桌子上。

“餓了吧,過來吃飯。”

平安的肚子咕嚕嚕的響聲震天,他早就餓過勁了。

確切的說他已經將近兩天沒吃過什麼東西了,上一頓還是在那個垃圾桶裡翻出來的半個餿饅頭,喝的水也是冷冰冰的自來水。

就是在福利院的時候,也從沒吃過像盒飯那麼高級的飯食。

更何況那盒飯裡還有肉和雞蛋,這些都是福利院裡一年都見不到幾次的事物。

再是警惕都抵不上那熱乎乎的大米飯和香噴噴的小燉肉。

他都已經這個處境了,就算對方是人販子他也認了。

看著平安狼吞虎嚥的扒拉著盒飯,卻唯獨把雞蛋剩下了。

黑瞎子以為他不愛吃雞蛋呢,誰知道他吃完飯之後,把雞蛋放在了小女嬰的邊上。

“妹妹,雞蛋留給你。”

黑瞎子:“那小女嬰早就死了,等天黑了我去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埋了,再不處理這屍體就要腐了。”

平安就是再捨不得,也知道這個一身黑的怪叔叔說的是對的。

至此平安終於開口說了一句話:“謝謝。”

黑瞎子挑眉,原來這孩子不是啞巴啊~

不過讓人欣慰的事,總算不是一個白眼狼,至少知道感恩。

黑瞎子也拿起了盒飯開始吃,把自己那盒裡的雞蛋用筷子插了起來遞給了平安。

“這兒還有一個雞蛋,你跟你妹妹一人一個。”

平安又說了句謝謝,然後接過雞蛋幾口就吃完了。

黑瞎子:“你叫什麼名字啊?”

平安打了一個飽嗝,“平安。”說完就繼續安靜的坐在一邊看妹妹。

黑瞎子咗了咗牙花子,這孩子怎麼跟啞巴似的,說話都是一個字兩個字的往外蹦啊。

“你再多看兩眼吧,晚上我帶你一起去把你妹妹葬了。”

平安:“我想給她起個名字……”

喲呵,七個字呢,黑瞎子掰著手指頭數了一遍,這孩子比啞巴強一點~

等會……什麼叫給這小女嬰起個名字啊?

這不是他妹妹嗎?這名字還要他來取?這爹媽難道都是死人啊?

黑瞎子:“你妹妹竟然還沒有名字嗎?那你爸媽去哪了?”

平安說他是孤兒,妹妹是他在福利院門口撿到的,那裡很多小夥伴都是被父母遺棄在福利院門口的。

黑瞎子心裡一個咯噔,忍不住一句國粹就直接爆出了口。

再細細問過平安的經歷之後,黑瞎子的拳頭硬了。

平安早慧,他清楚的記得他根本不是被媽媽遺棄的。

他從有記憶開始就知道自己沒有爸爸,一直跟著媽媽生活。

印象裡的媽媽好像很辛苦,他每天都是自己一個人待在一個只有六平米左右的小出租房裡。

媽媽每天很早很早就出門,然後很晚才會回來,走之前會把一天的吃食放到矮桌上。

可是突然有一天,他等了好久都沒有等到媽媽回來。

家裡沒有什麼吃的東西,他有點餓,想要出去買吃的。

跟著媽媽住在這裡一年了,但是並沒有出去玩過幾次。

他從媽媽裝錢的餅乾盒子裡拿了一塊錢,然後想了想又拿了一塊錢出來。

或許媽媽加班了,他想多買一份,這樣媽媽回來就可以直接吃了。

可是他對這外面的環境並不熟悉,七拐八拐的衚衕把他給走迷糊了。

小小的人茫然的看著周圍長得差不多的房子,手裡拎著四個饅頭,還有鹹菜,顯得是那麼的無助。

也就是那時,一個戴著帽子的大鬍子叔叔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個人就是那個黑心的院長,他以幫他找媽媽為藉口,將平安帶回了福利院暫住。

平安前腳進了福利院的大門,後腳大門就直接落了鎖,他再也沒能離開,那一年他剛滿3歲。

吳邪和黑瞎子沒有進去打擾平安和妹妹的對話,兩人一起出去找了個路邊攤,點了幾個小菜邊喝邊聊。

“這孩子的母親還能找得到嗎?”

喜歡盜墓:富養我家麒麟仔我家麒麟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