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為難

楚燁澤沉思片刻,眼神變得柔和,緩緩開口:“心照不宣,獨守家中一抹溫情;執手偕老,百年情深。”

語畢,周圍的空氣似乎都因這段深情的話語而變得溫柔起來,眾人紛紛鼓掌,讚許著楚燁澤不僅武藝高強,更是才情出眾。

這一日的婚禮,註定將成為一段佳話,流傳在人們的心間。

現場的空氣似乎凝固了一秒,隨後,彷彿春雷初響,爆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掌聲,猶如海浪般層層疊疊,充滿讚許與激動。

李倩輕輕拍了拍手中的紙張,帶著一絲玩味的笑容,將其緩緩遞給了身旁的沈浩,彷彿在無聲傳遞著一個勝利的消息。

“沈浩,你精心設計的這個難關,終究還是沒能成為他的阻礙。”

言語間,透露出對楚燁澤能力的十足信心。

沈浩嘴角勾勒出一抹溫文爾雅的微笑,眼神中閃爍著深邃的光芒,“我設計這道題,並非真的想為難他,不過是希望他能向母親表達一份心意,給予一個鄭重的承諾。”

他的話語輕柔卻堅定,透露出背後那份細膩的考量與期待。

此刻,這份期待已如願以償。

楚燁澤報以一個會意的微笑,那笑容中既有洞悉一切的瞭然,又蘊含著對未來滿滿的期許,“那麼,現在可以開啟新的篇章了嗎?”

他的聲音溫和而有力,帶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堅定。

“九王爺,別忘了紅包哦!”

夏昭調皮地插嘴,臉上掛著孩子般的無邪笑容,彷彿是在為這莊重場合添上一抹輕鬆愉快的色彩。

楚燁澤從寬大的衣袖中如同變魔術一般,靈巧地抽出了厚厚一疊紅包,隨性地向空中拋灑,紅包如同彩色的雨點,在空中劃出一道道絢麗的弧線。

賓客們紛紛舉手歡笑,爭相接住這些象徵著喜慶與祝福的紅紙包,現場瞬間被喜悅和喧鬧所充盈,歡聲笑語連綿不絕。

這時,高駿領著一群身強力壯的隨從,幾乎是撞開了門,高聲呼喊:“王爺,趕緊去迎接你的新娘吧!”

門扉轟然開啟,彷彿打開了通往幸福的大門。

楚燁澤身形一展,如同離弦之箭,衝進了房間,毫不猶豫地將宋氏溫柔地橫抱起來,她的驚呼與羞澀在蓋頭下顯得格外動人,臉頰上的紅暈如同綻放的桃花,低低的抗議裡帶著嬌羞,“這,這樣不符合禮數啊!”

楚燁澤朗聲笑道:“若真有規矩束縛了我們的幸福,那就由我來打破它!讓他們笑我痴狂吧!”

說罷,他溫柔地用鼻尖輕輕挑起了那層薄薄的蓋頭,兩人的目光在那一刻交匯,楚燁澤臉上的笑容溫暖而滿足,如同擁有了全世界。

他懷抱著新娘,彷彿懷抱珍寶,大步流星地跨過了門檻,向著幸福疾行。

旁觀的人群雖然驚訝,卻也被這一幕深深打動,紛紛笑得前俯後仰,彷彿所有的規則在這一刻都不再重要。

沈婧清銀鈴般清脆的聲音穿透了歡樂的氛圍,“沈浩哥、沈玥哥,快,我們跟上,一起護送媽媽!”

她拉著兩位兄長的手,迫不及待地想要奔向幸福的漩渦。

沈浩和沈玥默契一笑,幾乎是同時輕輕地拎起沈婧清的腋下,將她像呵護一件珍貴的瓷器一樣,穩穩地夾在中間,三人如風般追逐而去,腳步輕快,滿載著對未來的憧憬。

宋夫人見狀,心中雖有幾分慌亂,但仍不失風度地緊跟其後,不忘叮嚀道:“王爺,別忘了讓新娘跨過門檻,那是好彩頭啊!”

楚燁澤是否聽見,已不重要,因為在門口,他輕柔地將宋氏放在地上,耐心等待著她小心翼翼地踏過那道象徵新生活的門檻,繡鞋之下,是兩顆即將緊密相連的心。

望著宋氏跨過門檻的那一刻,楚燁澤的眼中閃過一抹深深的感動,他的眼神柔和而深情,彷彿在告訴所有人,他對她的愛又加深了幾分。

再次將宋氏擁入懷中,他親自將她送入了裝飾華麗的花轎,那動作裡滿含著無限的溫柔與珍視。

隨後,他矯健地一躍,騎上了那匹英姿勃勃的駿馬,意氣風發,笑聲爽朗,“啟程!”

他的話音剛落,街道兩側的百姓自動讓開一條道路,整個京城似乎都在為九王爺的大婚沸騰,人群湧動,只為一睹這場盛世婚禮。

當楚燁澤懷抱新娘出現在王府正門,眾人的震驚難以言表,人群中小範圍的議論和騷動如同漣漪般擴散開來。

“這真的是那位素以冷漠著稱的九王爺嗎?”

“他為何突然如此不同?難道愛情真的能改變一個人?”

“我記得他以前總是那麼嚴肅,幾乎不苟言笑的。”

“……”

在這樣的人生大事上,誰又能忍住不展露笑容呢?

更何況,這位九王爺為了一份純淨的愛情,守身如玉二十餘載,如今終於迎娶了他夢寐以求的女子,這樣的幸福時刻,又怎能不用最燦爛的笑容去迎接呢?

這不僅是九王爺的婚禮,更是他對愛情忠貞不渝的最好證明,一場關於等待與承諾的慶典。

笑一笑,就已經是他最不誇張的慶賀方式了。

把新娘子抱出家門,那才真的是瘋了的舉動呢!

嘖嘖嘖,瞧瞧他那副樂得合不攏嘴的模樣。

鄉親們七嘴八舌地討論著,但大體上還算有分寸。

緊跟在迎親隊伍後頭的,是三個娃娃。

不對,是五個小傢伙!

沈婧清被沈浩和沈玥一人一邊提溜著,生怕她的小短腿追不上。

在沈浩和沈玥的背後,是李書琦,手裡還抱著粉嫩嫩的小木槌。

還有不知道啥時候冒出來的夏千麟。

夏千麟眼睛紅紅的,明顯剛哭過鼻子。

因為啊,九王爺娶了他的婉婉姨娘當王妃了。

他的婧清妹妹,這下真成了堂妹了。

突然間,夏千麟的肩頭被人用力一拍,回頭一瞅,正是大哥沈皓。

沈皓說:“老弟,趕緊拿冰袋敷敷眼,要是被九王爺瞅見你這樣,少不得又要挨頓揍。”

“哎,你還小,不像我,心裡早放寬了。”

沈皓嘴角掛著笑。

可說著說著,他的笑容慢慢褪去了。

夏千麟把手裡的冰袋遞給大哥,

喜歡主母偷聽心聲殺瘋了,我喝奶躺贏請大家收藏:主母偷聽心聲殺瘋了,我喝奶躺贏更新速度全網最快。

喜歡主母偷聽心聲殺瘋了,我喝奶躺贏請大家收藏:主母偷聽心聲殺瘋了,我喝奶躺贏更新速度全網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