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他是不是想我死

我家大人真是學壞了。

為了滿足他的獸慾,居然告訴別人我回家了?

哼!

不行,看來我得好好調教調教他。

可不能讓他繼續學壞。

“你沒請假回家?”沐嬌嬌發出疑問。

“回家了,忘了請假。”

呵呵!

我假笑兩聲,敷衍了事。

沐嬌嬌點頭道:“那沈導師人還挺不錯的,你忘了請假,都幫你說請了假了。”

好個屁。

我撇嘴。

叮咚!

手機信息提示音響了一聲。

有點陌生的信息音。

我拿出手機掃了眼。

才發現這手機不是我的手機。

我手機用好幾年了,都又卡又舊。

而我手裡的手機,卻是嶄新的,像是剛買不久,新機上的膜紙都還有。

我順手劃拉一下。

沒有密碼,直接彈出手機菜單界面。

上面微信顯示226的小紅點。

我一時沒忍住,就點了進去。

微信只有一個聊天記錄。

鬼頭聖醫。

看到聊天內容,我才知道,這手機是陰王的。

他的暱稱是他的名字,沈辛夷。

他有生病嗎?

怎麼找鬼頭聖醫給他煉製丹藥?

我繼續往上翻看,那聊天內容都是對方一個人在說。

陰王偶爾回覆一個“嗯”。

根本什麼都看不出來。

叮咚!

手機再次響了一下。

微信聊天界面彈出一條群消息。

我隨手跟著點了進去。

嗡!

手機傳來震動。

群裡有人發了個鏈接。

我順手就點了進去。

咻!

一道快如閃電的光鑽入我眉心。

我只感覺大腦“嗡”的一聲,有東西入侵了我大腦跟身體。

頓時,我視線跟著開始模糊起來。

但我隱隱可以看見,那個發鏈接的人緊急撤了回去。

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唔!

腦子好漲,身體也好漲,我感覺要爆炸了。

剛剛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小夏,小夏,你沒事吧?”

耳邊傳來沐嬌嬌急切的喊聲。

我迷迷糊糊地想睜開眼睛看清楚她,卻發現不管自己怎麼努力,眼睛就是睜不開。

那東西在我腦子裡慢慢安靜下來,漲漲的感覺在逐漸消失。

化成無數條流光開始往我身體裡蔓延開。我好像能看見它順著我的經脈遊走。

讓我痛到痙攣,大汗淋漓。

不知道過了多久,而我整個人好像被洗過一樣。

全身溼透了。

等我再有意識時。

我看見了沐嬌嬌著急的臉。

柳雲庭裝模作樣地給我把脈,同時,他額頭冒出的汗滴,也比我少不了多少。

他把個脈用得著這樣?

果然是裝模作樣的半吊子。

周圍其他人嘀嘀咕咕地議論著。

“她不會有什麼大病吧?”

“管她呢!耽誤大家上課,最煩這種嬌滴滴的女生。”

“嗤!女人就該在家生孩子帶孩子,陰差是她們能幹的事?活該,最好死掉。”

我眨眨眼,猛地起身回頭看向偷偷嘀咕的那幾個男陰差。

我認識他,剛來第一天就罵藤月回家生孩子的男人。

瑪德!

“小夏你醒了,你感覺怎麼樣?”沐嬌嬌驚喜地抓住我手臂,阻隔了我的視線。

我搖搖頭,“我沒事啊!剛剛就是太困了,打了個瞌睡。”

“打瞌睡?你差點把我們嚇死,全身抽搐,我還以為你犯病了。”

沐嬌嬌抬手摸了摸額頭。

再看我眼神清澈,真不像生病的樣子,半信半疑地擰眉盯著我。

柳雲庭目光深沉,語氣虛弱“去找陰王吧!不然你性命難保。”

他話說得稀裡糊塗。

我還沒明白。

他轉身就走了。

我:……

下課後。

我沒跟沐嬌嬌一起去食堂吃飯。

想了又想,還是決定聽柳雲庭的話。

去找我家大人問問。

然後,我哄騙沐嬌嬌說我去換身衣服。

讓她先去食堂等我。

打發走沐嬌嬌。

轉身,我去找我家大人了。

他住的地方屬於獨院。

位置比較高。

院裡有處茅草涼亭。

我去的時候他站在涼亭裡,側顏精緻略帶愁容

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好像遇到了什麼世紀難題

看得我想過去幫他撫平緊皺的眉頭。

“大人”

我輕輕喊了他一聲。

他回眸看過來,收斂起剛剛的愁容。

換上了我熟悉的清冷淡笑。

依然還是那個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

我快走幾步跑到他跟前。

“大人,你的手機。”

我把手機遞過去,他也只是淡淡掃了一眼。

說:“你拿著吧!為夫用不上。”

也不習慣用這東西。

我心下一喜,“你真送我啊!裡面可還有你的朋友呢!”

“朋友?”他眼底閃過一絲茫然。

我湊近他,點開手機給他看。

他只是笑笑,“刪了就是。”

我擰眉,“大人,真刪了嗎?他說你有病,你有什麼病?你可不能瞞著我。”

那個什麼鬼頭聖醫一直在幫他找藥。

可不是說明他有病嗎?

陰王聞言,對上我關切的目光,耳尖忽地一紅。

拿過手機將裡面唯一的朋友給刪了。

刪了。

我急了,上去搶手機,“大人,你是不是真有病,故意瞞著我呢?”

“為夫……”

他想解釋,話到一半又不說了。

我踮起腳尖,搶回手機。

裡面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我丟開手機,撲進他懷裡,緊緊勒住他腰身,“大人,我不能沒有你,你有事,我怎麼辦啊!”

所以,他可千萬不要死啊!

“莫要胡思亂想,為夫無事。”

“我不信。”

我揚起小臉望著垂下來的視線。

他眼神清透,帶著絲絲寵溺,我差點就被他魅惑了。

陽光下他的唇顯得格外紅潤可口。

我默默嚥了口口水。

上手捧著他的臉,“大人,你這麼好看,怎麼能死呢?”

唉!

他在嘆氣。

轉身抱起我,把我放在涼亭下的石桌上,他站在我身前。

我細腿圈起。

勾住他的腰。

他耳尖更紅了,“在你死之前,為夫不會死的,放心吧!”

“那你讓他給你尋藥,尋什麼藥?”

“…強身健體”

被我問到無話可解釋。

他無奈吐出這四個字。

我:…

我呆呆地看了他好久,問,“管用嗎?”

這句話明顯讓陰王愣住了。

聽他娘子這麼問,那藥能管用?

“不管用。”

不管用?

我後知後覺,眼睛越瞪越大,“大人,你是不是吃過藥了?”

他這次讓我睡了五天,那明顯是不同之前的。

我好像猜到真相了。

陰王眼神躲閃。

我已經一拳打在了他胸口,“你是不是想我死床上,你才滿意啊!”

還不管用。

一次比一次厲害,這叫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