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消失的人出現了

傳訊石那頭是護送傷員出山,前往鎮子休養的雪域護衛。

“莊老

許老,域外傳回急訊,昨天夜裡多處據點遇襲,死傷慘重。”

“什麼!”周老和許九裳瞬間變了臉。

雲煙也沉下臉來,冷聲問:“誰幹的?”

“尊後!?”傳訊石那頭的雪域護衛激動地驚呼,“尊上也和您在一起嗎?”

護送各族傷員回鎮子前,他們都懸著一顆心,唯恐尊後和尊上出事。

雖然尊後的同伴暗中向他們吐露,尊後人在坑下,還活著,可沒有親眼看見人平安,他們總有些不安。

“他在別處。”雲煙冷淡地應道,“說據點的事。”

“是!”護衛心下一凝,忙將掌握的情況全說了出來,“據逃出來的人傳回的消息,突襲他們的都是自己人。因為是自己人,所以他們才沒有過多防備,被那些人輕易得了手!”

林墨兮狐疑地皺起眉毛:“自己人?雪域的人好端端自己打自己做什麼?”

“而且還是在雪域出事沒多久,發動突襲。”金進錢動了動鼻子,“總覺得有陰謀的味道。”

“是啊,時機也太巧了。”林墨兮難得認同他。

金進錢猛地轉頭朝她看來,那眼神讓林墨兮覺得彆扭極了。

“看什麼!”

“看你是不是被奪舍了啊,你居然也有認同本少主的時候。”真是稀奇了。

林墨兮朝他翻了個大白眼。

雲煙沒理會兩人的打鬧:“是據點內的人動的手?當時他們的神志可還清醒?有沒有魔化的跡象?”

“尊後懷疑是魔族?”許九裳立刻聽明白她的意思。

雲煙頷首。

就如墨兮所說,一切都太巧了。

從盛會結束,他們在翡翠居內出事,再到各族離城時,遭到偷襲。

一樁樁一件件接連發生,說是巧合,她不信!

而且軒轅執前腳剛在魔域內受傷,後腳雪域各據點又突發變故。

怎麼看,都和魔族脫不了干係。

她沒有忘記,夜殺和他麾下的幾位魔族護法,至今都行蹤不明。

就連魔域遇襲這麼大的事,它們都沒有出現,只能說明,它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但若是夜殺幾人所為,它們又為什麼只攻擊雪域在神域各城的據點?

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雲煙的眉頭越皺越緊,總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什麼。

難以言狀的不安充斥在她心窩。

“你別急。”謝長安見狀,忍不住出言安慰:“無論是誰幹的,總會留下線索。”

對上少年關切的眼神,雲煙心頭一暖。

就在這時,傳訊內有人聲傳出。

“不是據點內的修士。是洛城!”

雲煙剛有所放鬆的神情,頓時一肅,右眼狂跳。

電光火石間,她猛地想起一件事來。

在她傷勢好轉醒來,詢問軒轅執下落時,當時在殿中的雪域護衛曾說起過洛城。

“我記得,洛城出事了。”她沉聲道。

“確如尊後所言,就在各族陸續抵達洛城城中後不久,外界就與洛城徹底失去了聯繫。沒有人能聯絡上城中之人,派去打探消息的探子,也相繼失蹤。整個洛城就這麼消失了。”靈石那頭的雪域護衛說道。

“就連我域在洛城據點中的人,也音訊全無。可就在昨夜,那些隨洛城據點消失的人,突然在多處據點外出現。襲擊據點的,正是他們!據點內的人只匆匆傳回了這一道消息,就斷了音訊。”

他們此刻傳來消息,就是想詢問,是否要派遣人手前去查探。

尊上、尊後相繼出事,域中如今能做主的,便只有周老、許老這樣德高望重的老人。

“情況和各族參賽者出事時,很像。”神谷愛開口道,“他們也是在傳回消息,或是留下一句線索後就與族中斷了聯繫。如果真是魔族所為,很有可能是陷阱。”

“把可能去掉。”李星月神色冷然,“這必是魔族設下的圈套。”

她定睛看著雲煙,提醒:“雲姑娘切莫中計。”

話音剛落,傳訊石那頭忽然有嘈雜的人聲響起,那頭陷入一片混亂。

“什麼人!”

似乎有人在打鬥,緊接著,傳訊中斷,泛著輝光的兩塊靈石暗淡無色。

“鎮子上出事了?”徐小呦驚呼,下意識看向雲煙。

“去看看。”少女說罷,腳下踏出一陣疾風,可剛飛出百米遠又忽然急停,回首望了眼那深不見底的巨坑。

“怎麼了?”謝長安追上來,低聲問了句。

金進錢看看她,又看了看巨坑,腦海中忽然閃過一道靈光。

“說起來那位帝尊不是一直跟著你嗎?怎麼沒看見他?人不會還在這裡面吧?”

“尊上還在

“他在和人敘舊,而且他身上有傷,不宜勞神。等去鎮上看過情況,再告訴他吧。”

他和幾位師父久別重逢,恐怕有不少話要說。

雲煙實在不忍心在這時候打擾他。

更何況他現在的確需要好好休養。

老樹也在能滋潤他枯竭的靈核。

但保險起見,雲煙用分身符凝化出一道分身,和許九裳以及其他幾個雪域中人一道,守在坑外。

以防止有意外發生,隨後,她才帶著人在周老的指引下,匆匆趕往山脈外圍的鎮子。

那是一座冰雪城鎮,也是距離雪域腹地最近的小鎮。

鎮上居住的都是雪域之人,有人在域中據點任職,有人家中妻眷居住在此。

昔日繁華熱鬧的城鎮,此刻彷彿剛遭受過摧殘一般。

雪色城牆崩裂,裂痕從牆體一路延伸至城鎮內外。

路邊參天古樹坍塌橫倒在地面的裂痕上,碎石隨處可見。

這一切,都是因為幾日前那一場可怕的地動。

僅僅只是震盪開的餘威衝擊,就險些將整座城池毀於一旦。

雲煙掠過殘破的城頭,剛進城,就看見腳下街頭烏泱泱聚集的一大幫人。

她沒有收斂氣息。

熟悉的靈力波動立刻被人群發現。

“是尊後!”

“尊後來了!”

從裡至外層層人影相繼拜倒。

“下屬恭迎尊後。”

齊聲的高呼響徹長街。

雲煙:“……”

“誒,叫你呢。”金進錢打趣般朝她挑了下眉毛。

她有些無奈:“別鬧。”

這話……

金進錢立刻覺出了些端倪:“喲喲,你居然沒有否認。不是吧,難道你和那位帝……嗷!”

腹部突然遭受重擊,金進錢痛得嗷嗷叫。

謝長安收回手,冷眼看著他,眼神像刀子似的,又冷又利。

“謝長安,你小子想幹嘛,打架嗎!”金進錢一手揉著作痛的腹部,怒衝衝瞪他。

“給。”林墨卿一伸手,一枚丹藥直接遞到謝長安面前。

他想也沒想立刻抓過來。

金進錢暗道不好,剛想跑,可謝長安修的是風元素,練的是體術。

一個閃身封住他的去路,大手一抓,直接捏住他的臉,迅速把藥塞了進去。

“金瘦子!”林墨兮下意識驚呼。

聲音一出,林墨卿的臉色更冷了,看著擔憂而不自知的妹妹,再看看被噤了聲變成啞巴的少年。

他忽然覺得自己的藥,給少了,拿輕了。

下手該下重一點才是。

“不會說話就別說了,從現在開始,做你的啞巴去吧。”謝長安拍著手,沒好氣道。

什麼尊後,什麼沒有否認。

聽得人火大!

雲煙頭疼地捏了捏眉心。

這時,一道洪亮的大嗓門壓下了雪域眾人的高喊,傳入她耳膜。

“雲炎,俺們在這!”

不需要找,雲煙一眼就看見了杵在人群邊上,兩米多高的巨型身影,以及它身後,那被雪域眾人包圍,疊羅漢般堆在一起的一大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