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6 章 厄神4

    “啊”
 

    厄神臉上的得意立刻消失得一乾二淨。
 

    那揮下的劍,卻是穿透厄神虛無的身體,驟然劈向他身後一名士兵,頓時血液四濺。
 

    小厄神被嚇飛了。
 

    黑氣之中,原來是一處戰場
 

    兩軍對峙,其中一方卻已是強弩之末,幾乎被敵軍的士兵淹沒。
 

    穿著白色衣袍的小神仙像是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失去了控制在戰場中亂飛,被無數衝到面門上又從體內穿過的士兵嚇得吱哇亂叫。
 

    戰場上血氣沖天,到處都是倒下的士兵和染血的斷劍,風如鬼般號哭,浮在空中的厄氣像是找到了主人般,鑽進小厄神體內,他卻一點也不敢停留,飛得越來越快,終於在離戰場不遠處找到個神廟,也不管是哪個神仙的廟,唰地一聲就鑽了進去,手忙腳亂爬到神像頭上就開始瑟瑟發抖,被神像發冠硌得肚子疼也不敢鬆手。
 

    別怕,你現在是神仙,凡人傷不到你。001連忙安慰道。
 

    江清辭當然知道這一點。
 

    可傷不到是傷不到,卻不代表不會害怕,否則哪裡還有那麼多人看著恐怖電影就嚇得亂竄
 

    更何況,這已經不是普通的恐怖電影,而是全息投影大電影,要是再膽小一點,恐怕都要被嚇尿了。
 

    但江清辭被001安慰了,反而有些掛不住臉來,立刻從神像上跳了下來,拉了拉有些歪的惡鬼面具,揹著手走到神像前頭,輕聲嗤道誰說我害怕了我只是看到有個神廟,過來看看是哪個神仙的廟而已。
 

    說著,江清辭扭過頭去,只見廟中擺放的,是個盤腿而坐的神像,他還沒看清楚神像長的什麼樣,神廟外卻是猛地傳來了將士們的喊殺聲。
 

    剛剛還說自己不害怕的江清辭,霎時就被嚇得跳到了神像盤起的腿上,要不是神像是木頭做的,他恨不得把神像的手臂都拉過來護著自己。
 

    我沒有害怕。江清辭說著,卻將腦袋縮到了神像手臂後面,因為過於慌張,還把心裡話給說出來了,“我,我就是和這個神像的主人培養培養感情而已。”
 

    001機械冰冷的聲音彷彿帶上了幾分柔意,我知道,寶寶沒有害怕。
 

    江清辭卻又問他們不會跑到廟裡來吧
 

    不會,這個世界的人很敬神,就算是打仗,也不會冒犯神靈。001安慰道。
 

    睡上一覺吧,起來就好了。
 

    在001的哄睡聲中,江清辭窩在神像的腿上,漸漸睡著了。
 

    也不知是過去多久,等江清辭再次醒過來,廟外的打殺聲終於平息了下來,他扒拉著神像的手臂,卻不敢出門,探頭探腦地將神識放到神廟之外。
 

    一夜過去,戰場已然平息,黑氣漸漸褪去,唯有一處仍凝結著濃郁的黑氣,江清辭定睛一看,發現那黑氣之中,竟是倒著個男人,男人身上穿著的盔甲,明顯比周圍的小兵要製作精良許多,也正是因此,被一把劍紮在胸口,
 

    他居然還留存著微弱的呼吸,尚未死透。
 

    江清辭閉眼又睜眼,確定了那濃郁的黑氣,就正是來自於那個男人,便不由得感慨道“哇,真是衰得不行。”
 

    正在此時,小世界的任務卻是忽地下來了。
 

    貼身吸食陸景明身上厄運。
 

    陸景明江清辭有些疑惑。
 

    001梁朝大將軍,就是剛剛你盯了很久的那個人。
 

    這是個架空的世界。
 

    梁朝一統天下已久,天下本該河清海晏,可先皇駕崩,當今皇帝還是個少年,受制於攝政王,毫無實權,陸景明作為梁朝大將軍,受託於先帝扶持少年皇帝,卻被攝政王針對,被調任至邊疆,在抵禦匈奴入侵時,連糧草都被斷去,援軍更是久久不至,就為了讓他死在戰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