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長呱 作品

第 58 章 人造人魚25

    當房間門被踹開,露出門前被怪物珍寶般抱在懷裡的白髮少年時,陸辭並不是很意外。
 

    相反,他注視著江清辭的眼中,反而還生出了幾分興致來。
 

    人魚擁有影響怪物的能力,這才是研究院推崇追求人魚的真正原因。
 

    這個少年能夠讓半變異成怪物的人群反水成他的僕從,正恰恰與人魚的特性一致,陸辭心中對於少年的身份,已是越發的篤定。
 

    而至於不知為何沒有了魚尾,則可能和人造人魚的身份有關,不過,既然能變出雙腿,當然也有從雙腿變回魚尾的辦法。
 

    江清辭並不知道陸辭心中的盤算,但一見到陸辭,他就頓時記起來這傢伙是昨晚趁著自己洗澡闖進浴室的大變態,頓時新仇加上舊恨,他立刻大力拍了拍抱著自己的怪物,命令他把自己放下來,高大怪物不願意放開,捱了他一腳才肯彎腰將他輕輕放在地上。
 

    一落到地上,江清辭就仰著下巴,伸手一指坐在窗邊貴婦椅上的陸辭,大聲道“就是你這個大壞蛋害得我沒飯吃是吧”
 

    陸辭來不及回答,跟班一般跟在他身後的怪物便爭先恐後告狀“對對,就是他”
 

    “他害得寶寶沒飯吃,自己卻吃了一整片牛排,還喝了紅酒”
 

    江清辭一聽,氣得眼眶都紅了“把這個大變態圍起來”
 

    怪物動作很利索,或爬或跑著將陸辭圍在了中央。
 

    背後是大海,面前則是一群猙獰恐怖的怪物,陸辭像是已然成為甕中之鱉,逃無可逃,然而他卻絲毫沒有畏懼,喝了一口咖啡,才淡笑著出聲“你的名字,應當是江清辭對吧”
 

    這人怎麼知道他名字的
 

    江清辭短暫地迷惑了一瞬,便哼地一聲“怎麼了知道我的名字,是要跪下來求饒嗎”
 

    咣地一聲。
 

    咖啡杯放在了桌上。
 

    陸辭抬起眼,朝周圍一圈怪物淡淡道“恭喜你們,你們有救了。”
 

    “人魚就在這裡,江清辭,就是你們要找的人魚。”
 

    他笑著道“只要能喝下人魚的血液,你們就能從怪物恢復成人類。”
 

    陸辭這短短的幾句話,猶如一顆炸彈被投入怪物群中。
 

    然而他們的反應,卻是與陸辭想象中的大相庭徑。
 

    原本氣勢洶洶的怪物,此時更是怒火濤濤“陸辭你把我們變成這幅鬼樣,還想騙我們欺負寶寶”
 

    “要我喝寶寶的血,還不如殺了我們”
 

    “寶寶分明就是人類”
 

    “乾脆我喝了你的血,說不定也能變回人類”
 

    陸辭的表情終於發生了變化。
 

    他在研究院裡,見過無數為了恢復人類身份而不惜背叛親朋的人類,卻從未想過,這群怪物,竟會為個素不相識的少年放棄人類身份。
 

    這比賀襲野帶給他的感覺還要更加荒謬。
 

    江清辭見陸辭收起臉上笑意,便
 

    認為他是害怕了,立刻得意得不得了,“你看,他們現在可都是我的人了,你那些挑撥離間的小伎倆可根本迷惑不了他們”
 

    “你要是跪下來認錯,拿小蛋糕餵我,再把他們變回人類,我就勉強原諒你”
 

    然而,儘管發生的這一切與預期不符,陸辭的臉上,卻仍是沒有露出半分驚慌的神色。
 

    他再度露出了個淡淡的微笑來,隨後,抬手從懷中掏出了一小瓶藥劑瓶。
 

    藍紫色的液體在藥劑瓶中晃盪,充滿了夢幻感。
 

    江清辭像是被那藥劑瓶中的液體吸引住了,一雙紅眸竟是定定地注視著那藥劑瓶,眼睛連眨都不眨了。
 

    見狀,陸辭唇角的微笑,卻是愈發加深了。
 

    “江清辭,裝在藥劑瓶裡的液體,與十幾年前用來培育你人造人魚的人魚血,是同一種液體。”
 

    陸辭的聲音像是擁有魔力一般,“作為一條人造人魚,你享受著研究院所有人的寵愛,可要是沒了人魚的尾巴,你也就不再是人魚,而是再普通不過的人類,就比如說現在的你。”
 

    “不過,要是喝下人魚血,也許你還能恢復人魚的身份,重新成為研究院的珍寶,怎麼樣”
 

    江清辭像是被那瓶藥劑瓶中的人魚血蠱惑住了,隨著陸辭抬手將藥劑瓶蓋子擰開,他竟是忍不住朝著陸辭的方向,抬腳走了過去。
 

    遊艇餐廳層,壓制著賀襲野的怪物們卻是忽地被重重掀開
 

    原本被壓制在地上的男人體格暴漲,直將身上西裝崩破
 

    如利針般尖銳的毛髮畢現,彎鉤般的獠牙從嘴中探出,野獸睜開雙眼,露出泛著綠光的殘忍眼眸。
 

    賀襲野竟是變異成了一頭狼
 

    掙脫開束縛之後,他沒有做過多的停留,而是伏地迅速奔跑,朝著陸辭的房間衝去。
 

    遊艇所在的海上,海面漸漸翻騰出洶湧的海浪。
 

    像是感受到了什麼般,緊緊跟在遊艇後頭的觸手怪忽然繃緊全身觸手。
 

    陰險的巨大複眼四下看去,充滿了警惕。
 

    它感受到了威脅。
 

    可在它的注視下,所有生物都自如地遊動著,彷彿並沒有任何異樣。
 

    遊艇中,江清辭卻是正在南研究院陸博士的船艙中,因為渴望藥劑瓶中的人魚血,忍不住張嘴含住了藥劑瓶的瓶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