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長呱 作品

第 54 章 人造人魚21

    陳少爺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要換作是別的人,膽敢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他早就讓自己的傭人給對方甩上幾個巴掌,讓對方好好瞧瞧誰才是少爺了。

    可這時他聽到面前的少年說出這種話,卻竟是下意識就鬆開了手,將那瓣西瓜讓給了對方。

    甚至還將手心裡裝著藥粉的紙包更藏了藏。

    彷彿害怕被對方看見一般。

    只那少年卻像是對他沒有一點興趣一般,見沒人跟自己搶西瓜了,他立刻將西瓜拿到了嘴邊,張唇就將西瓜咬出了汁水。

    西瓜紅色的汁水潤溼了少年的唇瓣,顯出更為豔麗的紅。

    甲板上陷入了莫名的寂靜,不僅是樂手忘了繼續奏樂,就連那些原本坐在賀襲野身旁,絞盡腦汁想著吸引賀襲野注意力的少爺小姐們,都不覺間被少年吸引住,眼睜睜看著他一個又一個地吃掉盤中的西瓜。

    比起他們這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少爺小姐,少年吃西瓜的姿勢根本算不上是文雅,甚至可以稱得上是野蠻,放在上流社會里,都會被嘲作是沒有教養,可偏偏他生了一張藝術品一般的漂亮臉蛋,一口一口吃西瓜的動作顯得很是認真,看起來一點也不野蠻,反而竟是格外的可愛。

    原本水果在宴會上只能算作是點綴,甚至在宴會結束後有不少會被丟進垃圾桶,可此時落在少年口中,彷彿都變成饈珍一般,看著香甜十足。

    其中一個少女,甚至忍不住朝面前插著牙籤的葡萄伸出了手。

    卻不想,還吃著西瓜的少年立刻看了過來。

    見到那滾圓飽滿的葡萄粒,少年那雙清透漂亮的紅眸頓時一亮,“我要吃葡萄。”

    少女在家裡也是掌上明珠,能坐到賀襲野身旁的沙發上,自然不是個好惹的主,一聽到少年這麼說,便忍不住嘲道“想吃葡萄”

    說著,她忽然看見少年微微下撇的唇角,唇珠壓在唇瓣上,陷進去一個小坑,彷彿是不太高興的模樣。

    “就吃了,和我說什麼”

    話說出口後,她懊惱地咬住下唇,不明白自己怎麼會突然改口。

    可少年卻沒有因為她的改口而放過她。

    他竟是彎下了腰,雙手撐在桌面上,紅眸像琉璃般明麗剔透,“可我夠不到葡萄。”

    “姐姐把葡萄餵給我。”

    理所應當的命令口吻,卻是因為少年過於悅耳的聲音,而顯得甜膩十足。

    彷彿是在撒嬌。

    根本無法抵抗。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她的手先一步將手中的葡萄遞了過去。

    少年立刻朝著那遞來的葡萄張開唇瓣,露出潔白的貝齒,以及一小點溼紅的舌尖。

    然而他卻是沒能吃到那葡萄。

    從一旁伸出的手,猛地奪走了女孩手中的葡萄。

    那葡萄進了賀襲野口中,被他用力嚼成無數碎片。

    一邊用力嚼著,他還一邊似笑非笑地

    盯著少年看,“我剛才吩咐了廚房送水果回船艙。”

    "怎麼就急得連衣服都沒穿好,就跑出來了"

    仰天長呱提醒您被迷戀的劣質品快穿第一時間在更新,記住

    那說話的語氣,幾乎是惡狠狠的。

    難道他想錯了這個男孩不僅僅想要勾引他,還打算勾引宴會里的其他人

    可賀襲野說的那些話,少年卻顯然是一個字也沒有聽進去。

    見到自己的大葡萄被大垃圾搶走,江清辭的唇角緊緊抿住,眼角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了起來。

    原本眾星捧月般圍在賀襲野周圍的少爺小姐們竟是下意識用責怪的眼神看向了賀襲野。

    而在此之前,賀襲野甚至還是受他們爭搶的心上人。

    江清辭卻是看也不看這場由自己引起的奇異畫面,他一個字也沒說,只是飛快轉身,朝著甲板邊緣快速走了過去。

    他想著叫大黑過來把這艘遊艇以及遊艇上搶了他葡萄的壞傢伙變成垃圾,可他赤著腳朝甲板邊緣靠近的模樣,卻恰是提醒了賀襲野,這個少年前不久才剛跳過海。

    操。

    一個不順心就要跳海嗎

    真他大爺的難養。

    江清辭還沒能朝甲板邊緣靠近幾步,身體就猛地騰空了。

    他下意識掙扎了起來,落在賀襲野懷裡,就像是抱了一隻不親人的野貓般,那兩條光裸的雪白長腿不斷踢在他身上,賀襲野便不得不用力將人束縛在懷中。

    可等他終於將掙扎的少年控制住,這才發現,自己竟是將手不小心按在了少年身後一塊極為柔軟的突起處。

    五指陷進柔軟之中,無須思考,便可知曉那究竟是什麼部位。

    賀襲野的動作微微一頓,江清辭卻是趁著他失神,忽地一大口咬在了他脖頸處。

    鈍牙無法穿透男人過於結實的肌肉,更不用說是讓男人感覺到疼痛。

    他只感受到一陣麻癢。

    那股麻癢感像是一道電流,只竄上他四肢,乃至是手指尖。

    男人的手指不自覺地蜷縮起來。

    而這一蜷縮,卻是令趴在他肩頭的少年眼角更紅了。

    感受到懷中人的顫抖,賀襲野只以為他在哭泣,生怕少年掙脫自己又跳入海中,他馬上就要帶著人回船艙。

    但在回船艙前,為防被留在宴會上的少爺小姐們再度找上門來,他半折過身,朝著沙發上的人,似是有幾分無奈地解釋道“你們也看到了,他鬧得厲害,我先帶他回船艙,你們繼續玩吧。”

    卻是根本沒想到,沙發上的人卻再也沒人在意他的解釋了。

    他們的目光,都不約而同聚集在了賀襲野懷中的少年身上。

    看著男人探入寬大西裝下襬的手,以及少年咬著男人脖頸時,微紅的眼角。

    心間生出妒意。

    然而,這一回,這妒意的對象,卻是變成賀襲野了。

    如果抱著少年、被他咬的,是自己,該多好呀。

    這道念頭,不約而同升上他們的心頭

    。

    賀襲野將江清辭帶回船艙後,便立刻吩咐船上的員工送來一桌的水果以及適合江清辭穿的衣服。

    可到這時,他才明白,江清辭為什麼不穿褲子去甲板上了。

    員工帶來的褲子穿在少年身上,要麼腰圍過大,要麼腰圍合適,臀圍卻過小。

    更不用說,在他為少年穿褲子時,少年是一點也不配合,總會趁他不注意偷偷把褲子脫下來,像對待仇人一樣把它踢到很遠的地方。

    賀襲野又開始頭疼了,他按著額角,“不穿褲子,你在跳海之前穿的是什麼”

    江清辭只顧著把西瓜塞進嘴裡,一雙紅眸因為滿足亮晶晶的,吃到西瓜後,他的心情明顯好了許多,還抽空回答了賀襲野的問題,“小裙子。”

    他彎起眉眼,“我穿的小裙子。”

    江清辭說的,是他離開研究院時,穿的是小裙子。

    可賀襲野想的,卻是少年上船時,居然穿的是裙子。

    “你的裙子呢”賀襲野說這話時,竟是非一般的艱難。

    江清辭隨口道“我找了個寵物,它負責保護我,但是喜歡我的小裙子,我就把小裙子送給它了。”

    寵物

    賀襲野的咬肌微微發顫,“他長什麼樣子”

    “它有點黑,個頭又有點大。”江清辭誠實道。

    皮膚黑,個頭大賀襲野忍不住在腦海中查找起遊艇上符合描述的人選。

    以這種噁心的交換條件哄騙少年上船,要是被他抓到了,他絕對不會放過對方。

    不是為少年出氣。

    只是因為,留這種人在手下辦事,遲早有一天,會對他的聲譽造成影響。

    賀襲野還在搜尋可能的嫌疑人時,一旁的江清辭卻是已經吃完了一整顆大西瓜。

    吃掉那麼多東西,他的肚子卻像是個無底洞般,竟是一點弧度也沒有顯現出來,頂多只是對水果的慾望沒那麼強烈了。

    但他卻又是個閒不下來的人,吃飽了之後,一雙紅眸又是一轉,看向了浴室的方向。

    “有浴缸嗎”

    “有。”

    賀襲野眉間又是一跳,彷彿猜到了少年要做什麼一般。

    到了他的房間,又問他有沒有浴缸

    下一步,不會就要用他的浴缸洗澡了吧

    果然,少年立刻彎起了眼,以一道極為興奮的聲音道“我要用浴缸泡澡”

    不可能。

    賀襲野心中有道聲音冷冷道。

    不能再退讓了。

    現在用他的浴缸泡澡,之後呢

    是不是要爬上他的床,扒開他的衣服了

    “不”

    賀襲野的那一聲“不”甚至還沒徹底說出來,少年的紅眸就立刻蒙上了一層水霧。

    浴室,溫水咕嚕嚕將浴缸填滿。

    畢竟是豪門遊艇,浴室裡安裝的浴缸,自然

    也是最高級的恆溫按摩浴缸。

    浴缸周遭擺放著各式酒水,浴缸對面還有一臺智能電視屏幕。

    門外,賀襲野的聲音傳來,“過一會你想要的衣服會送過來。”

    “別再折磨我了。”

    江清辭卻有點疑惑。

    他不過是想要泡個澡,怎麼就是折磨了呢

    大垃圾的想法,江清辭一點也摸不透。

    更不用說,現在他的腦子還有點暈乎。

    短暫地思考了一會,江清辭便愉快地決定不去理外頭的大垃圾了。

    他快速脫了身上大垃圾的臭衣服,開開心心進了浴缸裡泡澡。

    人魚是變溫動物,卻仍然喜歡溫暖的環境,時不時的還會游到有太陽的地方曬太陽,一泡進浴缸裡,便頓時感覺渾身都泡開了。

    原本有些眩暈的腦袋都彷彿清明瞭起來。

    江清辭睜開朦朧的眼,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場很奇怪的夢。

    他好像有了兩條腿,還跑到船上吃水果了。

    再一看,沉在魚缸裡的雪白大魚尾不就是他的嗎哪裡還有腿呢

    江清辭臉頰都被水霧燻紅了,有些疑惑地擺了擺自己的魚鰭

    不是夢。腦海中,001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你剛剛的確是分化出雙腿了。

    哪裡有腿呀我只看到我的漂亮大魚尾。江清辭有點不高興地說道,001你不許亂說。

    這個世界變成人魚後,他也受到了人魚本性的影響,比起人腿,更喜歡漂亮的魚尾巴。

    但說著說著,江清辭還是有點奇怪,可是我怎麼在這裡泡澡呢我不是在海里嗎

    001無奈你分化出雙腿後,被認作溺水的人救上游艇了。

    江清辭覺得001在胡說八道,我可是人魚,哪裡會溺水

    不管了,估計是哪個壞傢伙把我偷走了,等我唱個歌叫大黑過來救我吧。江清辭說著,忽然看到一旁滿滿的酒水。

    酒杯在浴室曖昧的燈光下,顯得格外精緻漂亮。

    連帶著其中的酒水,都顯得很是可口一般。

    江清辭忽然記起,自己到了大海後,好像就再也沒喝過除了海水之外的飲料了。

    唱歌之前,當然要先潤潤喉了。

    給自己找完理由後,他便開開心心地將手伸向了一旁的酒瓶。

    浴室外,賀襲野卻不知為何,竟有些坐立不安起來。

    讓少年不要再折磨自己的是他,可沒有得到回應,受折磨的,卻也是他。

    不一會,門口傳來了敲門聲,賀襲野眉頭一挑,轉身打開了門。

    果然,是送裙子的員工。

    答應少年讓下屬送裙子來時,賀襲野的語氣顯得很是自然,可這時,他卻竟是有些不敢將目光投向那遞來的裙子。

    正在此時,一旁卻是傳來了一道含笑的溫柔聲音,“真是沒想到,賀先生背地裡居然還有

    這種癖好。”

    在這道聲音傳來的同時,賀襲野接過裙子的動作,卻是頓時從火急火燎轉變成了從容不迫。

    握著裙子的手,卻是生出了灼熱的手汗。

    面對忽至的訪客,賀襲野勾起一抹吊兒郎當的笑來,“陸博士說的這是什麼話。”

    送裙子的員工收到賀襲野的眼神後,飛快離開了這裡。

    陸辭便走進了賀襲野的船艙。

    他那雙溫和的眼神從桌上的水果殘骸、地上散落的衣褲以及亮著燈緊閉著門的浴室掃過,耳尖微動,聽到那從浴室傳來的細微水聲,唇角的弧度便愈發加深了,“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真是不好意思了。”

    賀襲野垂下眼,無所謂道“陸博士應該也聽說了,今晚我救了個落水的小孩,有些事就耽擱了,不好意思了。”

    陸辭微笑著調整了一下手上的手套,“賀先生救人,自然是好事,只是我一晚都待在賀先生的船艙裡,原本期待著有什麼好消息傳來,卻不想除了賀先生的一些風流趣事,其他的是一點消息也沒有,這才忍不住過來問問情況。”

    “既然賀先生還沒忘記我們的約定,我就先走了。”陸辭溫和道“希望明天能收到賀先生的好消息。”

    說著,陸辭溫和的目光,從賀襲野身上輕輕掃過。

    賀襲野臉上的表情沒有變。

    背上的肌肉卻是都緊繃了起來。

    說完這些,陸辭便折身朝門口走去。

    可就在此時,他的耳尖卻是一動。

    他聽到了浴室傳來的,極為輕微的拍水聲。

    彷彿是一條巨大的魚尾,正在拍打水面一般。

    “浴室裡是誰”

    幾乎就在這句話說出的下一刻,陸辭便飛快逼近浴室,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迅速抓住了浴室門把。

    重重將門拉開

    仰天長呱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

    希望你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