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天長呱 作品

第 23 章 冒牌貨23

    美味精緻的食物被一盤一盤端上桌面,餐桌中心由一支嬌豔欲滴的紅玫瑰點綴,在昏暗的餐廳內,唯有顫顫燭火以及全景落地窗外的滿城星火作為照明。
 

    餐廳中央,身著燕尾服與翩翩長裙的樂手奏響樂器,鋼琴與小提琴悠揚曖昧至極,彼此勾纏而若離若即,在這樣的氛圍下,坐在雙人座的情侶眼中,自然滿眼都是情意。
 

    仰天長呱提醒您被迷戀的劣質品快穿第一時間在更新,記住
 

    然而其中,卻有一桌客人,氣氛最為詭異,每每服務員上菜,總能感受到一股劍拔弩張之感,一說出祝福的話,總有道針刺一樣的冰冷目光投來,令人背後發寒,就連周圍的客人,都被這桌的冰冷氣氛弄得有些坐立不安起來。
 

    偏偏引起這一情景的罪魁禍首,卻是一點也沒感覺到其他人的不安,不僅如此,還在服務員將滋滋的牛排端到他面前時,還彎著眼朝著服務員驚奇道“原來牛排的盤子有那麼大呀”
 

    少年的聲音很好聽,就連隨意的一句話,都彷彿在撒嬌一樣。
 

    “是、是哈。”工作了一天,服務員的心本該如死水般冷淡,可在少年的話音下,他的臉卻紅了。
 

    忽然,落在服務員身上的冰冷視線犀利了起來
 

    還是兩道
 

    江清辭並不知道服務員的遭遇,只是感慨道“還好突然有了三人座,不然這麼大的盤子,兩人座的小桌子怎麼放得下嗯”
 

    江清辭不明所以地看著忽然白著臉落荒而逃的服務員,“他怎麼了怎麼突然走了”
 

    “應該是客人太多了吧。”坐在他身側的謝嶼池溫和道。
 

    江清辭很快便將服務員放在了腦後,他好奇地看著桌上的牛排,與盤子兩邊的刀叉,他也看過電視劇,知道吃牛排是要右手拿刀左右拿叉的,便很自信地伸手就握住了桌上的刀叉,開始切牛排。
 

    一道令人牙酸的切割聲傳來,桌上的另外兩人,立刻都看了過來,卻見模樣漂亮精緻的少年,竟是將五指都包在刀叉柄上,豎著手猶如分屍般用力切割著盤中的牛排。
 

    而那牛排,則像是死不瞑目了一般,被他撕扯出無數慘死的碎片。
 

    陸執從出生至今,所接觸的階層便遠遠高過江清辭所在的階層,以他的人生經歷,根本想不到,有人會連刀叉都不會用,他停住手上的動作,正要叫停江清辭盲目的動作,卻有人比他要先一步有了動作。
 

    只見江清辭身側的青年極為自然地將手環過他身後,以接近擁抱的姿勢,當著陸執的面,握住了江清辭的手。
 

    青年的手輕易便能將江清辭纖細漂亮的手包裹住,唇側幾乎貼在江清辭的耳邊,溫聲道“不要握得那麼緊,食指按在刀叉背上,輕輕切開就好了。”
 

    打過那麼多工,謝嶼池自然知道該怎麼使用刀叉,很快便控制著江清辭的手,切出了一塊形狀漂亮的牛排。
 

    就連牛排切面的漸變色,都極為完美地呈現了出來。
 

    切完,謝嶼池又握著江清辭的手,將剛切好的牛排切塊,喂到了他嘴裡。
 

    軟嫩的牛排送進口中,鮮美的味道便在舌尖炸開,本來江清辭嫌棄切牛排麻煩,都有些後悔點牛排了,這一口又把他的興趣拉了回來,不耐煩的臉上頓時又舒展開了。
 

    只是這時他只顧著品嚐口中的牛排,卻根本沒注意到,對面的陸執,臉色卻是隱約發黑了起來,就連握著刀叉的手,都用力到繃出了可怖的青筋。
 

    8本作者仰天長呱提醒您被迷戀的劣質品快穿第一時間在更新記住
 

    謝嶼池卻沒錯過這一幕。
 

    但他沒有提醒江清辭,更不會覺得,自己近乎環抱著江清辭的姿勢不當,相反,正是有陸執在場,他才會做出這種動作。
 

    餘光看到陸執面色難看到發青,他的唇角,卻是勾起了微微的一抹笑。
 

    然而這時,在謝嶼池親手指導下,江清辭又開始覺得自己又行了,便立刻將謝嶼池握在自己手背上的手給掙脫開了,哼道“你以為我真的不會嗎”
 

    “我只是考考你而已。”
 

    江清辭明顯是想起了自己還有欺辱謝嶼池的任務,便道“連你這麼笨的都會用刀叉,我哪裡不會”
 

    在他的欺辱下,謝嶼池果然僵住了,眼中滿是無措。
 

    陸執的臉色,卻是微微緩和了,只是由於先前的臉色過於難看,在江清辭朝他瞥去時,還看到的是一張微沉的俊臉,便自然而然,就以為陸執是在不滿他欺辱謝嶼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