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貨17

    “賀老闆,”一旁的侍應生手忙腳亂收拾著桌上灑出的茶水,裴殷羅則抬起眼,似笑非笑看向面前的男人,“這就是你的手下辛苦抓來的人”
 

    “是我記錯了嗎你們要抓的,難道不是賀少爺”
 

    賀總額上沁出一點汗來,根本不敢問“裴一百萬”是個什麼意思,連忙道“裴總真是不好意思,下屬辦事不力,我這就教訓他們”
 

    他還沒說完,裴殷羅身側的侍應生收拾完桌面退下了,而就在侍應生退下之際,卻有一道身影從所有人面前大喇喇走過,徑直坐到了裴殷羅身旁。
 

    賀總“”
 

    裴殷羅“”
 

    賀總被嚇得嘴巴都能塞下一個雞蛋了,而那少年卻偏偏沒有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事般,一屁股坐在裴殷羅旁邊後,居然還指了指裴殷羅面前的那一碟糕點,支使道“我要吃那個點心。”
 

    賀總嚇得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連聲音都顫抖了起來,朝著幾個大漢怒吼道“你們幾個抓錯人就算了,怎麼還連個人都看不住快把這小子從裴總旁邊帶走。”
 

    平時被他這麼吼,幾個大漢早該急忙忙開始動手了,可這天也不知是怎麼了,一個兩個居然都低著個腦袋,又是看地板,又是看牆壁的,竟是沒有一個人動手把少年帶走。
 

    甚至那為首的大漢,還解釋了一句“我們發現賀少的時候,發現他一直在跟蹤這個少年,所以就把他也抓了過來”
 

    “抓抓抓,抓個屁抓不到賀翊就是抓錯了,把人丟回去”
 

    聽到他的話,江清辭卻是一點都不情願了,連點心都不看了,生氣道“什麼呀,你也知道是抓錯人了,那不應該給我點補償嗎我一個人被追著走了這麼久的路,還坐了那麼久車,都快累死了,給我吃點點心怎麼啦”
 

    隨著他說完這段話,身旁的裴殷羅竟是忽地哼笑了一聲。
 

    “的確,賀老闆,這人雖然不是你們真正要抓的人,可這一路上,什麼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也全都知道了,就這麼把人放回去,不加威逼利誘一下,你就不怕,他回去後亂說話,把你們賀家的髒事往外抖落”
 

    賀總得了指點,眼中兇光一現“裴總說的沒錯,我這就叫人把這小子給”
 

    “賀老闆這說的這是什麼話。”裴殷羅卻竟是當著他的面,就將自己面前裝著點心的碟子拿到了江清辭面前。
 

    他低低笑道“怎麼對這麼漂亮的小美人,還能說這麼可怕的話。”
 

    從那碟子上精緻漂亮的糕點被移到面前起,江清辭的視野裡,就再也裝不下其他人了。
 

    可他剛朝著那糕點伸出手,就有另一隻手,先他一步按在了他手上,男人的五指修長而有力,就這麼無法抵抗地擠進少年指縫之中,十指相握。
 

    他剛想從男人手中掙脫,卻被察覺到意圖的裴殷羅用力握緊了手,猛地一拉。
 

    “唔”
 

    江清辭就這麼眼睜睜看著自己被迫從糕點前拉開,在裴殷羅的力道下撲入了他的懷裡,剛想抱怨,卻聽見裴殷羅陰冷的低語聲從耳邊響起
 

    “想活下來,就別說話,等會多的是糕點給你吃。”
 

    感覺到懷裡的人終於安分了下來,裴殷羅不覺間竟是鬆了口氣。
 

    他就這麼一手與江清辭五指交握,一手摟在少年腰上,臉上的笑,自然便帶上了幾分風流氣息,“正好我和他認識,如果賀老闆信任我,就讓我替你好好教育教育他,怎麼樣”
 

    賀總的目光在裴殷羅和被他抱在懷裡的江清辭之間流轉,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了裴殷羅那些風流的傳聞,聽說裴殷羅生性風流不羈,光是情人,就有數十個,這個少年長相也是精緻漂亮,似乎正符合裴殷羅的口味,再聯繫到剛剛少年一見到裴殷羅,就脫口而出的“裴一百萬”,似乎也印證了兩人有不簡單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