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貨16

    “看到了吧,我這一身衣服,都是我男朋友買的”
 

    咖啡廳內,少年得意洋洋的炫耀聲顯得格外響亮,不由得吸引來或明或暗的目光,被這麼多人盯著看,正常人都要尷尬死了,偏偏那少年一點不適也無,像驕傲的小天鵝般,極為享受地沐浴在眾人的目光下。
 

    而目光最為強烈的,卻是隱藏在角落處的賀翊。
 

    男人以一頂黑色鴨舌帽壓住大半張俊臉,灼灼目光卻從帽簷之下投射而出,精準落在那正在眾人簇擁之下,享受豔羨目光的少年。
 

    他沒想到,江清辭居然找了一群穿得花裡胡哨的“好朋友”,專門向他們炫耀自己身上的新衣服。
 

    只是賀翊皺起眉頭,看著江清辭為了證明身上衣服布料有多麼高端,特意把身旁人的手拉到身上,讓對方摸自己的衣服。
 

    若只是到這一步也就算了,可他那群朋友,一個兩個緊緊盯著毫無所覺的江清辭,眼中的秋水都要順著眼線化出來了,每天都精心保養、還貼了美甲的手,貼在江清辭微微敞開的雪白胸口一側,竟是還要黯淡幾分。
 

    眼看那手不乾不淨的,就快要順著衣服摸到江清辭身上了,賀翊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那幾個被江清辭叫出來聽自己炫耀的男孩,取向本不是江清辭這樣的漂亮少年,甚至以前最討厭的就是江清辭這種仗著好看肆意利用男人的小綠茶,更何況被利用的還是他們的男神,謝嶼池。
 

    正是因此,他們雖然平時做著江清辭的表面好友,背地裡卻拉了八百個群,每天罵江清辭臭不要臉。
 

    今天幾個人被江清辭叫出來,一聽他語氣就知道是要炫耀,幾個人還特意化了濃妝,提了最貴的包,踩著恨天高趾高氣昂地噠噠噠走過來,卻沒想到,江清辭邀他們來的地方,居然是咖啡廳。
 

    幾個化著黑色眼線穿著火辣的少年頓感無所適從起來。
 

    這個賤蹄子不會是故意要看他們笑話吧
 

    倒不是他們瞎猜,把他們約到各種場所看他們鬧笑話,也不是江清辭第一次這麼做了。
 

    只是他們才生出這個念頭,卻是就聽到江清辭的聲音傳來“這裡”
 

    他們幾人應聲看過去,卻都不由得被那少年吸引住了目光。
 

    江清辭以前長這樣嗎
 

    從前的江清辭見他們,都恨不得往臉上塗個兩層的粉底遮瑕,可此時那看過來的少年,臉上粉黛未施,卻是比化妝的人還要精緻漂亮,照在其他人身上都顯得普普通通的燈光,卻是如同無數金子般跳躍在他身上,無論是他們,還是咖啡廳裡其他人,都無法將目光從他身上移開。
 

    什麼尖酸刻薄的話,此刻起都蕩然無存。
 

    江清辭卻不知道被他叫過來的幾個“朋友”在想什麼,他叫他們出來,還真就是要炫耀自己得了漂亮衣服,只是不知為什麼,明明他都穿了這麼高級的衣服,那幾個“朋友”卻好像沒發現一樣,從始至終都盯著他的臉看,愣是一句也沒提到他的衣服。
 

    為了炫耀霸總買的衣服,江清辭便拉著身側人的手,讓他來摸衣服的布料。
 

    可他沒想到的是,他這麼一做,卻是有更多的手伸了過來,那些手還毛毛躁躁的,說是想看看高檔衣服摸起來是什麼感覺的,卻幾次三番蹭到他皮膚,江清辭又有點敏感,好幾次差點笑出聲來,還好店員這時送了杯咖啡過來,他才終於得以從幾人的手中掙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