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貨13

    客廳桌上的零食被收拾走了後,外賣卻是被送進了總裁辦公室。
 

    林助理作為向陸執傳遞消息的人,自然也承擔了這一重任,成為了將外賣送上頂樓的人。
 

    而最令她意外的是,等她提著外賣到總裁辦公室門口,來拿外賣的人,竟就是先前親口讓他們把桌上零食收走的陸總
 

    裝著炸雞的外賣袋,被陸總提在手中,身價彷彿都提升了幾倍。
 

    此時屋裡傳來一聲催促聲“外賣送到了嗎快點拿進來,我要餓死了”
 

    陸執眉頭微蹙,僅屈尊紆貴用兩根指頭捏住了那塑料袋,似乎對這種油炸的垃圾食品不甚喜歡,但聽到屋內的聲音,還是將其帶了進去。
 

    林助理十萬火急跑回助理辦公室,她剛踏進門口,一群先前還在假裝辦公的同事瞬間蹬動辦公椅滑了過來。
 

    她壓低了聲音,“千真萬確我敢肯定,那個男孩,肯定就是陸總的男朋友那份炸雞,就是陸總為他點的”
 

    “嚯,陸總藏得也真深。既然這樣,我們陪他男朋友聊天,他咋那麼生氣”
 

    “哼,你就不懂了吧,嫉妒啊這是,男人可恥的嫉妒”
 

    “那為什麼讓我們收走零食”
 

    “當然是因為他只給老婆吃自己買的東西”
 

    “真是沒想到,陸總也有這一面。”
 

    一時之間,助理辦公室裡“嘖嘖”聲不絕。
 

    樓頂的陸執並不知道,他的謠言已被徹底坐實了。
 

    他站在大開的窗邊,冷眼看著江清辭美滋滋吃完了一整盒的炸雞。
 

    那種用劣質油炸出的劣質香氣將整間辦公室都汙染了,而那個吃著劣質炸雞還喜滋滋的小劣質品紅潤的嘴唇吃得油光光的,明明從一開始就沒問過陸執,現在吃得只剩下一包骨頭了,才假惺惺地朝他道“嗨呀,真是太好吃了,只可惜你不能嚐嚐,就只能我勉強幫你把它們吃光了。”
 

    陸執卻冷冷道“吃完就把嘴巴擦乾淨,桌子上的垃圾也收拾好。”
 

    聽到陸執居然用這種語氣命令自己幹活,江清辭立刻就不高興了,嘀嘀咕咕嘀嘀咕咕,“你兇什麼呀,我可是昨晚救了你的人,你居然敢對我這個態度,你就不怕我馬上在網上把你給曝光了,讓你身敗名裂”
 

    聞言,陸執的面色更冷。
 

    江清辭說的不錯。
 

    他就是裴殷羅發給陸執的監控中的少年。
 

    以此證據為證,他的確該是昨晚救了陸執的人。
 

    可按照少年的秉性,他能在裴殷羅的酒吧中勾引富家少爺為自己開香檳塔,又能在救下自己的第二天就上門來自稱是他的男朋友,甚至偷走了他的尾戒,又為什麼要在昨夜瘋狂掙扎,還不惜把自己敲暈
 

    更何況。
 

    陸執的目光停留在江清辭纖細的手臂與雙腿上,這樣孱弱的身體,怎麼可能扛得住他的體重,把他帶到休息室中的
 

    該說是裴殷羅思慮不周,還是覺得他是個傻瓜,居然認為他會被這麼個劣質品騙到。
 

    “裴殷羅給了你多少錢,”他忽然開口,“他想讓你做什麼”
 

    江清辭睜大了眼,沒想到陸執會直接開口問這個。
 

    “什麼裴殷羅”他又開始了裝傻大法。
 

    “裴殷羅給的,我給雙倍。”陸執緩緩道。
 

    一百萬的兩倍兩百萬
 

    江清辭眼中冒出一顆小星星。
 

    宿主。
 

    像是意識到了江清辭的動搖,001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你跟在他身邊,能得到的不止兩百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