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貨9

    001摳門
 

    對呀,現在的電視劇,連勸分男女主的婆婆都要出價一千萬了,他這個反派要對付正派,居然只出一百萬
 

    001
 

    原來江清辭有聽進去,裴殷羅是反派這句話嗎
 

    江清辭我得好好教育教育他,讓他知道請我幹活不是那麼便宜的。
 

    江清辭說到做到,立刻對裴殷羅道“開門。”
 

    這兩個字倒是出乎裴殷羅的意料。
 

    聽到一百萬,江清辭不僅沒有露出垂涎的神色,反而還對他頤指氣使了起來。
 

    但看在未來江清辭會為自己帶來的樂子,他還是開了車門。
 

    下一刻,江清辭就坐進了後座。
 

    坐正後,看到裴殷羅探究的目光,江清辭便哼道“看什麼看,我可是要幫你大忙的人,你不對我客氣一點,小心我不幫你的忙。”
 

    “你要我怎麼對你客氣”
 

    裴殷羅情真意切地問道。
 

    要是別人聽到裴殷羅用這種語氣說這種話,恐怕都要嚇暈了,可江清辭卻一點眼見力也沒有,聽裴殷羅這麼說,還真就蹬鼻子上臉了起來,“開車吧,送我回家。”
 

    裴殷羅幾乎被他的話氣笑。
 

    他雙狹長的鳳眼透出一股危險的氣息來,江清辭見他久久不開車,卻是將身體往前一傾,扒在駕駛座靠背上,問道“好笨啊,不認識路嗎導個航就好啦。”
 

    一股帶著點甜意的香氣傳來。
 

    裴殷羅微微一怔,正是因此,向來不允許別人近身的他,竟是沒有對少年的靠近做出反應。
 

    這個膽大包天的少年,就在他的注視下,點開了手機上的導航軟件,搜了自家的位置,就遞給了裴殷羅。
 

    “就這,知道路了嗎”
 

    裴殷羅“”
 

    不知為何,在少年這般堪稱是膽大妄為的行為之下,他竟是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江清辭被嚇到了似的,那雙貓眼都睜圓了,奇怪地盯著裴殷羅看,不明白他為什麼忽然發笑。
 

    可裴殷羅的笑,卻愈發控制不住,以至於那張從來都是冷笑和假笑的臉上,竟真的染上了一絲笑意。
 

    真有趣啊。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未來這個少年會帶來多少樂子了。
 

    想著,裴殷羅竟真的為江清辭開起了車。
 

    一路風景在窗外飛馳而過,裴殷羅不再像之前跟蹤江清辭一樣壓制車速,而是將跑車的性能發揮到了允許之內的最大,那導航軟件上的目的地很快便到了。
 

    他拿起江清辭的手機,看也沒看,便朝後方道“到了,下車吧。”
 

    後座卻沒有回應。
 

    裴殷羅似有所覺,回頭看去,果然看到坐在他後座的少年,腦袋微微歪向一邊,已經睡著了。
 

    還真是把他當成司機了
 

    裴殷羅在圈裡,素有“笑面閻羅”的外號,無論是誰,到了他面前,都要提起十八分的精神來應對他的刁難,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在他面前睡著。
 

    這一幕實在是有些過於離奇了,裴殷羅出奇地失了一會神,目光在江清辭臉上停留了一會。
 

    睡著了,倒是顯得挺乖巧。
 

    在他的注視之下,江清辭忽然動了動。
 

    少年那紅潤異常的唇瓣微張,似乎是覺得口有點幹,就在裴殷羅的眼前,飛快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
 

    唇瓣被舔舐之後,顯得越發光潤誘人。
 

    在紅苕酒吧遇見對方的場景,一下子湧入裴殷羅腦海中。
 

    他以為自己的的視線,不過是在對方身上停留了一刻,然而等他回想起來,卻是連少年水洗般溼潤的貓眼、被親吻得紅腫的唇珠,微紅的眼與凌亂的衣領,甚至是留下了指痕的手臂,都記得一清二楚。
 

    不知是被怎樣粗暴地對待過了,才會是那副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