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貨2

    如江清辭所言,謝嶼池的確就在這間酒吧打工。
 

    青年身上穿著最尋常的酒吧侍應生制服,卻是被勾勒出十足的肩寬腰細腿長,他五官很是出眾,眉眼柔和而清雋,在這混亂的酒吧中,仍顯得如同月光般無暇溫柔,卻又無端令人生出將其摧折的惡念。
 

    與之相對,江清辭長著一對誘人又懵懂的貓眼,雪白臉頰被酒液燻紅,卻是一副更接近惡欲本身的豔麗容顏,抬眼看向謝嶼池時,便猶如惡劣生長的美麗藤蔓般,意欲絞碎月光。
 

    事實也正是如此。
 

    上了大學之後,謝嶼池便一直在勤工儉學,a大宿舍有宵禁,為了方便打工,他租了一間出租屋,卻又增加了一筆支出,江清辭便以平攤租金為由,和他搬進了同一間出租屋。
 

    可事實上是,江清辭一心只鑽研攀附權貴的事,根本不可能去打工,也就沒有任何收入,從住進去開始,便沒再為出租屋出任何一筆錢,就連吃的飯也是謝嶼池的,完全是靠著謝嶼池養著的米蟲。
 

    這種時候還被謝嶼池發現在酒吧裡喝酒,要是正常人,現在一定是尷尬得不行,恨不得鑽進地裡。
 

    可江清辭是什麼人,他不僅不羞愧,還反過來指責謝嶼池,“你怎麼才來”
 

    好像他是特意來這裡等謝嶼池的一樣。
 

    謝嶼池卻從他不同於尋常的語氣中聽出了點端倪,“你喝了多少杯”
 

    “什麼呀我才喝了沒幾杯,都還沒醉呢。”
 

    顯然,江清辭還記得自己的任務,甚至抬手要去搶謝嶼池手中的酒杯,謝嶼池卻是將酒杯舉起,還牽住了他的手,似乎就要將他帶走。
 

    見狀,原本還驚奇於謝嶼池竟真的在這裡打工的富少,頓時就有些不高興了起來,“謝嶼池,你不來就算了,怎麼我們玩得好好的,你剛過來就要帶人走了”
 

    真是奇怪,明明他們是想見謝嶼池的,可為什麼現在見了謝嶼池,卻又沒那麼開心了呢
 

    謝嶼池循聲看了過去。
 

    說話的人他依稀有點印象,是前段時間一直糾纏他的一個富少,加之他又看到這群人為江清辭倒酒的樣子,自然便認為是他們在欺負江清辭。
 

    “各位少爺要是有什麼事想找我,直接找我就好了,阿辭年紀還小,不太懂事,要是說錯了什麼話,我替他道歉。”謝嶼池語氣很溫和,卻是沒有給那幾個富少說話的機會,話音剛落,便一口氣將酒杯裡的酒都喝完了。
 

    放下酒杯後,他便手上一個用力,將江清辭拉了起來。
 

    這一套動作行雲流水,幾個富少都還沒反應過來,江清辭就已經被謝嶼池拉著手,離開了這裡。
 

    向酒吧經理請過假後,謝嶼池便帶著江清辭回了更衣室。
 

    也許是喝過酒還暈乎乎的,進了更衣室,江清辭就坐在椅子上,沒有了動靜。
 

    坐了一會,他才像是想起了什麼,問001我這樣任務就算成功了吧
 

    001很沉默你說呢
 

    不僅不能算作是成功,和本來應該達成的目標,完全是南轅北轍。
 

    還不能算成功嗎江清辭有些苦惱地擰起眉,喝下去的酒像是終於有了作用,燻得他腦子暈乎乎的。
 

    忽然,他靈光一現,我知道了,我還沒去廁所吐過
 

    001
 

    謝嶼池剛脫下身上的制服,就聽見身後有了動靜,他警惕地回頭看去,見是江清辭,他剛放鬆了警惕,便發現江清辭腳步搖搖晃晃地,正要朝外走去。
 

    生怕這個小酒鬼做出什麼事來,謝嶼池連忙穿上了自己的衣服,關上衣櫃門追了上去,卻見江清辭轉身繞進了更衣室旁的衛生間。
 

    是要上廁所
 

    謝嶼池想著,止步在衛生間外。
 

    可下一刻,就聽見江清辭的叫聲“謝嶼池謝嶼池”
 

    思及江清辭醉成那樣,謝嶼池到底是怕他有什麼危險,便立刻跑了進去,終於在最後一個隔間找到了江清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