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貨1

    絢麗燈光將昏暗的酒吧渲染得迷亂至極,俊男美女正在酒吧中央的舞池舞蹈著,向所有客人展示自己誘人的身材。
 

    平日裡,這麼精彩的表演,必然會引來不少人的關注,然而這天,卻是意外地沒有多少人關注他們,而是不約而同地地望向同一個方向,就連舞池上的人,都忍不住看了過去。
 

    而在視線聚焦處,坐著個少年。
 

    那少年身材高挑,坐在高腳椅上一雙長腿仍有種無處安放之感,他穿著不算昂貴的淺灰帽衫與深色牛仔褲,半張臉龐隱入陰影,只露出尖細的下巴和微抿的唇瓣,因著微抿的動作,肉感的唇珠壓在下唇之上,形成極為誘人的形狀,他正低著頭在手機上亂劃,半隻雪白腕骨探出袖管,其上是纖長而骨肉勻停的手指,另一隻手則環在胸下,將寬大衛衣壓出隱約的細瘦腰身。
 

    哪怕看不清長相,光是露出的泛著細膩光澤的雪白皮膚,都是十足的引人注目。
 

    雖說是坐著高腳椅,少年卻並不是坐在吧檯前,而是鶴立雞群一般坐於卡座之前,而卡座沙發當中,則坐著四五個穿著不凡的富少,幾個富少把寬敞的沙發佔了個全,故意讓少年坐在引人注目的高腳椅上,顯然有下馬威的意思。
 

    可他們沒想到的是,少年卻一點不適應也沒有,反而是姿態極為放鬆自如地支著長腿,對周遭人的注視沒有一點反應,像是早就適應了被如此注視一般,甚至一反幾天前對他們諂媚的姿態,對他們視若無物了起來。
 

    有人終於按捺不住,開口打破了這莫名沉凝的範圍。
 

    “江清辭,你不是說你會幫我們把你哥約出來”
 

    這本該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他們都是a大金融系的學生,能進這個系,家底自然不薄,江清辭卻是相反,他進金融系不是為了讀書,而是為了釣凱子,他貪慕虛榮,扒高踩低,從來是他們最為不恥的那種人,可這種人,又偏偏有個白月光般存在的竹馬,他的竹馬剛進a大就在校內論壇出了名,幾乎是全校學生的夢中情人,如果不是為了見他那個竹馬,根本沒人會搭理他。
 

    可不知為何,現在卻像是反過來了一般,幾個見慣了美人的富少,此時卻像是餓了三天一樣,幾雙眼都直勾勾盯著江清辭,忘了最開始的目的。
 

    坐在高腳椅上的少年,也正是江清辭,終於抬起頭來,雪白臉頰從陰影中探出,一雙貓眼抬起,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
 

    正是這一眼,令那先開口的富少不由得啞了聲,胸腔裡卻是驟然打起了鼓,砰砰直跳。
 

    不僅僅是他,就連這周遭的吵鬧聲都停滯住了一瞬。
 

    太奇怪了。
 

    明明還是那副長相,五官都沒變,可偏偏幾天前在他們看來還顯得有幾分諂媚討嫌的容貌,現在卻像是鍍了層光般,藏在帽子底下的,貓兒般挑起的雙眼透出寶石般的光澤,原本總是帶著討好笑弧的唇瓣如今有點嫌棄似的緊抿著下撇,卻是叫人無法將視線從那被抿出點肉感的唇瓣上移開,甚至不由得開始幻想起,與之親吻的觸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