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午夜 作品

第536章 混蛋,你絕對跑不掉的!

“老白,我勸你快點跑,否則,別怪我沒提醒你,一會兒就走不了了!”

 白月初雖然現在不能動彈,但滿臉冷笑地看著白裘恩,居高臨下,勝券在握。

 “兒子,你要幹嘛,就為了那一百多億你要殺人滅口嗎,我都是聽你的話做的,虧了也不能怪我啊!”

 “你不能這樣的,我可是你老爸!”

 “兒子,錢不是好東西啊,看看它現在把你變成什麼樣了!”

 “唉……好好,都是老爸的錯,我知道你現在厲害,你可以隨時幹掉我,但我也養你這麼多年了!”

 “罷了罷了,子女都是父母債啊,你來吧!”

 ……

 大炎警局最近迎來了改革,空降了很多實力強大的道盟修士作為補充。

 雲朵兒就是其中一個。

 她今天突然接到一個報警電話,不說話,卻在有節奏地敲擊智能終端,身為道盟的精英弟子,她一下子就破解了段神秘的報警訊息,那是一個座標位置。

 而且距離警局不遠。

 當她到時,就聽到了一個老父親對於兒子的苦口婆心,她沒有貿然地靠近。

 她要觀察好情況再說。

 “噗!你終究還是下手了!”

 白裘恩仰天噴出一口鮮血,精準地降落在雲朵兒的腳下。

 “氣息微弱,生機黯淡,五臟移位,神魂重傷,命不久矣了,快送到總醫院去!”

 雲朵兒檢查完昏迷的白裘恩,眼中露出一絲焦急,讓手下將他送到醫院去。

 “你就是他兒子,你好狠的心啊!”

 雲朵兒看到白月初,眼中露出一絲憤怒,兒子對老爸出手,何等的天理不容啊,更不要說是取他的性命了。

 白月初剛開始的時候,看到白裘恩在那裡抽風一樣的說話,他是有點懵的。

 然後他又看到了白裘恩拿出一袋血在身上抹了起來,還往嘴裡送了一點,又跳起來落到雲朵兒身邊時。

 他悟了!

 這老畢登是要陷害他啊,他就奇怪了,幹嘛突然自言自語起來。

 打的是這個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