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規則的力量

黑袍繼續道:“主人,你以前在偷了【六芒金瞳】之後,大開殺戒,也把它激活了。

後來逃離那個地球后,你是靠自己的感悟提升實力的。

我記得你說過,在宇宙空間裡面,你的感悟會比在地球上深很多。

因為在宇宙空間裡面,你能感應到各種宇宙的律動。

這些律動裡面,大多都是跟時間和空間有關係的。

那時的你,甚至還感應到其他維度的空間。”

凌楓被深深震撼了,這麼厲害嗎?

忽然想到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我以前的壽命怎麼會有這麼長?”

“那就是因為【六芒金瞳】的原因。”

“那是不是說,我只要一直修煉到最強,我的第三隻眼就不是紅色而是金色了?”

“是的。”

“既然我以前這麼厲害,為什麼我還會受傷?誰傷得了我?”

“主人,就是【六芒金瞳】的底座。

這個威脅對你還是存在的,只是在你的第三隻眼變成金色前都不用擔心。

如果變成金色,你就要開始注意了,那底座能發出一種能量影響你的身體。

所以之前為什麼的你的身體一直好不了。”

“我去,那到時我還要回去那個地球把基座搶回來了?”

“是的,不然主人你又會重複一次。

不過到是有種折衝的辦法,就是你每次在第三隻眼變成金色之前,就重新換一個身體。

這樣你的身體永遠不會受到基座影響。

但是……”

“但是我的力量永遠到達不了頂峰最強,是吧?”

“嗯,就是這個意思。”

“我這事以後再說吧,那你和白綾到底是怎樣的水平?”

“我們都不是硬扛的戰鬥類型,我能御獸,白綾能馭蟲。

而且只要你沒事的話,我們兩個都不會死,因為隨時能逃回你的空間裡面。”

凌楓驚訝道:“現在也可以?”

“可以啊,隨時都可以,只不過我和白綾都沒遇到過那種危險。

不過要從空間裡面出來的話,還是要你允許才可以。

我們兩個能隨時回去,但是不能隨意出來。”

凌楓這倒是安心一點,雖然這兩個傢伙都是自己孵化出來的,但是自出自入那就沒了規矩了。

遠處的苗辛好像睡醒了,他伸了個懶腰,站起來拿著棍子就繼續往南走。

身上散發出一種原始的殺戮氣息。

凌楓也很難想象,這段時間裡面,死在苗辛棒子下的異獸喪屍一共有多少。

而且他現在已經覺醒了【領域】,就算對著五階的對手也不怕了。

只要有領域,其實保命的能力就強很多了。

除非是遇到碾壓自己的對手。

不過現在這片大陸上,有智慧的喪屍異獸也沒多少。

就算遇到融合怪物,苗辛也能對付。

這小子不但有打架天賦,而且也不是死要臉那種。

只要打不過,他小子一定會跑。

“吼!”

一陣低沉的野獸叫聲傳來,細看是一隻變異雪豹。

體型大的像一隻牛一樣。

而且有很明顯的返祖現象,有兩隻跟劍齒虎差不多的巨大尖牙。

劍齒虎咬著一隻像火雞的屍體向著苗辛跑過去。

可苗辛一點都不緊張,像看著自己的狗一樣。

雪豹把那隻鳥交給他,苗辛看了看,就丟回給他。

雪豹馬上大快朵頤。

“苗辛!”

凌楓叫了他一句。

“呀?你在啊?”

“吼!”

雪豹作勢就要撲向凌楓。

但是被苗辛一手就把頭按下了。

“這是我兄弟,你記住它的味道了,下次再這麼無禮我一棍打爆你。”

雪豹馬上趴在地上,把肚子翻過來,表示絕對的服從。

凌楓走過去摸著它毛茸茸的肚皮。

“來了一段時間了,沒把你叫醒。”

“你是怕我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瘋吧?”

“是啊,你上次追著我打你記得不?”

苗辛不好意思地撓著頭,“我真不記得,不好意思啊。”

凌楓道:“你現在每天發瘋不受控的時間有多久?

你自己有沒有記住,從一開始到現在,這個時間有沒有變化?”

苗辛想了想道:“我每次見到異獸喪屍,就是進入戰鬥狀態的時候就會發瘋。

連打架的過程都全部不記得,醒來的時候要麼就是滿身血汙地睡著覺。

要麼就是正在茹毛飲血吃著異獸。”

凌楓拍了拍他肚子,“你沒有什麼不適?”

“好像還真沒有,不過清醒的時候,我還是會把東西烤熟了才吃。

這隻雪豹,是昨天我才收的,覺得一個人無聊。

沒想到還挺通人性,我剛才睡著了,它自己去找吃的。

還會先回來給我吃,不錯。

哦,說回時間這事,剛來的時候,我其實並不太清楚自己每天有多少時間是清醒的。

反正累了就睡,有時白天有時晚上,完全沒有時間概念。

後來吧……這時間好像越來越短了。”

“越來越短?你確定?”

苗辛再仔細想了想,“嗯,我確定,是越來越短了。

我每次殺死異獸,都會馬上吃掉。

以前一般醒來的時候,都是在睡覺,也就是已經吃飽了。

現在很多時候是在吃的時候就醒了。”

凌楓拿出一個注射器,“我馬上抽你一管血回去給侯阿姨。

也許你是習慣了,但也有可能你身體也發生了一些變化。

拿回去給她看看,也許對早點研發出解藥有幫助。”

抽了整一管血液,凌楓收起到空間。

“現在貝思夫和奧蘭多正在巴拉特,我已經在地毯式搜尋了。

只要找到奧蘭多,馬上就有解毒血清了。”

“滴滴!”

通訊器響起。

“琳琳,有什麼事?”

“楓哥,你現在在哪?”

“我在腳盆國,苗辛在我旁邊呢。”

“嘿嘿,琳琳,我好想你們啊。”

“苗大哥,我們全部人都等著你回來呢。

先不說這個,楓哥,剛才在巴拉特有兩部飛機起飛了,正向著腳盆國飛去。

前面一臺是那種救火用的水上飛機。

後面一臺是貝思夫的專機。”

“貝思夫向著這邊飛來?還有一臺水上飛機?”

他不可能不知道腳盆國現在是什麼狀況,難道想來過確認一下?

凌楓想了幾個可能,就是想不通。

“琳琳,能不能黑進貝思夫的專機,奪過控制權?”

“等一下……不行,這臺飛機沒有全自動的駕駛系統。

應該是刻意改裝過的。”

“那就不要動它,要是墜機就什麼都沒有了,屍毒可能還會蔓延。

你一直監視兩架飛機,我去都城那邊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