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尋仇(二)

馬逸明腦子飛轉,他孃的秘密警察為什麼抓霍夫曼?有沒有一種可能——是衝自己來的?還是衝著娜姐?李約翰被幹掉到現在不過半天時間,這澳洲警方的反應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饒是馬逸明機警,這會兒也理不出頭緒。馬逸明心想,霍夫曼這幫人估計也不是好鳥,但是他們知道娜姐的行蹤,得套套這個漢斯的話。

馬逸明說:“警察為什麼找你們麻煩?”

漢斯閉口不語。

馬逸明說:“你不說,我就喊他們過來,把你交給警察。”

漢斯連忙道:“哈里先生,請別這樣,我們是‘海天使’的人。你不能把我交給警察,你這樣做是沒有道德的。”

媽蛋!這澳洲的黑社會居然還講道德?馬逸明也不曉得這個“海天使”是個什麼來路,聽了漢斯的話有些忍俊不住。

馬逸明說:“你們用槍逼著我就有道德了?”

漢斯解釋不清,急哄哄地道:“哈里,我以後再和你解釋,我現在得走了。”

馬逸明一把逮住漢斯:“你就這樣走了?你的兄弟都給人抓了。”

漢斯急道:“我要回去報信啊!喊人來救霍夫曼他們。”

馬逸明一喜,自己跟著這漢斯去他們“海天使”的老窩,沒準兒能得到娜姐的訊息。

馬逸明說:“那行,我和你一起去。”

漢斯說:“不行不行。哈里,我得逃了,你不能和我一起走。我們那裡不能讓外人隨便去的。”

馬逸明固執地道:“你不帶我去你也別想逃,我要把你交給警察!”馬逸明逮著漢斯的手一用力,把漢斯扣得死死的。

漢斯情急之下想擺脫馬逸明,拼命地掙扎著。兩人就這麼一點動靜,立馬給那幫人看出點毛病。

那個領頭的白人警察高喊道:“喂!那邊什麼情況?滾遠點!警察辦案聽到沒有?小心圍觀受到傷害!”

漢斯低聲道:“放開我哈里,求你了。”

馬逸明情急之下出了個主意:“這樣,漢斯,我幫你把霍夫曼他們救出來,你帶我去找雪兒!”

啊?漢斯望著馬逸明,一臉的不可置信。

馬逸明盯著漢斯:“這個交易怎麼樣?”

……

霍夫曼被揍得鼻青眼腫。兩名壯漢把他從地上拉起來往椅子上一扔,“砰”的一聲,霍夫曼像一頭大狗熊癱軟在椅子上。拉貝爾和另外的夥計則老老實實地站在一旁。

領頭的白人把頭湊近霍夫曼的臉兒:“聽著傻瓜,剛才這頓揍爽不爽?現在會老老實實回答我的問題了吧?”

“海天使的人好像也不扛揍嘛。嘻嘻。”旁邊幾個人嘻嘻哈哈。拉貝爾和同伴氣呼呼的,卻不敢吭聲。

霍夫曼的一隻眼珠子腫得像核桃,嘴裡兀自不肯服輸:“你們警察隨便打人,侵犯了我的公民權利,我要投訴……”

白人警察說:“可以。你可以保留你投訴的權利,但是你剛才拒絕配合警察的指令,你還敢恐嚇警察,這可不能怪我。”

白人警察衝著拉貝爾和他的同伴喊道:“你們兩個,過來!坐下!注意回答我的問題。”

拉貝爾和同伴訕訕地挪到霍夫曼身邊一一坐下。

白人警察把桌上照片拿出一張,在三人面前一晃:“認識嗎?在你們這裡停留了一個通宵的。”

拉貝爾和同伴對視一眼,沒說話。

照片又晃到霍夫曼的眼前:“你呢?”

霍夫曼鼻子哼了哼,也沒說話。

白人警察又掏出一張照片:“這個呢?”

照片又換了一張,酒吧角落裡依舊迴盪著警察的詢問:“這個呢?”

“這個呢?”

照片依次在警察手裡更換:“這個呢?我要告訴你大狗熊,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霍夫曼眼角一瞥那張照片,照片裡是一個八字鬍亞洲男人的側身照,五官雖然不是很清晰,但是雙肩包,戴眼鏡,看起來眼熟得很。霍夫曼腫脹的眼珠子一亮,嘴巴囁嚅了兩下卻沒說話。這個小小的細節被警察看在眼裡。

另外一個壯漢一把揪住拉貝爾:“喂!你,你說話呀!”

拉貝爾和同伴認出那個照片的人了,但是霍夫曼沒表態,兩人只好搖頭:不認識。

旁邊的一個壯漢調笑道:“海天使的人都是硬漢麼?要不要再試試厲害?”

霍夫曼輕輕搖頭:“你們不像警察,警察不會這麼暴力。你這是刑訊逼供……你們犯法了。我們海天使不會饒過你們的,我們有律師……”

“啪!”一聲,霍夫曼被狠狠地抽了一耳光,登時滿眼金星。拉貝爾和同伴被嚇了一跳。

就這會兒,旁邊響起一個洪亮的聲音:“警官先生,這裡還有一個海天使的漏網之魚!”

馬逸明摘拎著漢斯慢慢走了過來。在場的眾人轉過頭,望著馬逸明有些莫名其妙。

馬逸明露出一口大白牙:“先生們,我在旁邊喝酒,看到了這個黑幫分子想跑,特意把他抓了送警察。”

拉貝爾和霍夫曼對視一眼,表情複雜。漢斯垂頭喪氣,一副老實樣子被馬逸明推搡著走了過來……

“海天使倒行逆施,做盡壞事,每個公民都有義務配合警察抓捕他們!”馬逸明昂首挺胸、大義凜然,一腔正義之氣把眾人唬得一愣一愣的。

30幾米的距離不遠不近,說話間馬逸明便走到了領頭白人的面前。

領頭的白人警察望著馬逸明發呆,他還沒反應過來……燈光下,馬逸明的眼鏡鏡片閃著光,兩撇小鬍子分外醒目。

白人警察茫然地道:“你是……”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幾個人把頭往白人警察的手裡照片湊了過去……

馬逸明眼尖,一看看到那警察手裡捏的照片正是他本人“陳浩明”的玉照。

我操!是李約翰的人吶!狗屁的警察呀!馬逸明驚得頭髮根兒都豎起來了。

說時遲那時快,馬逸明把漢斯一推,一個箭步衝到領頭白人跟前,跳起來照著他的頭狠狠一個衝拳。

“砰”的一聲,那領頭的白人猝不及防被馬逸明連人帶椅子一拳砸倒在地。

馬逸明一招得手,旋風般地衝向其他幾個人,拳打腳踢之下使出的盡是殺招!

“嘩啦”現場大亂。剩下的幾個人連忙掏槍的掏槍,招架的招架,忙成一團。

漢斯一改那副老實樣子,“嗷”的一聲跳起來撲向一個白人,兩人立刻在地上滾成一團……

突如其來的變故把霍夫曼和拉貝爾嚇了一跳,幾秒鐘兩人才反應過來。霍夫曼尖叫一聲:“拉貝爾,打呀!”霍夫曼立刻撲向對面離自己最近的人。

馬逸明特別留意兩個拿槍的,一個黃種人,一個小黑。

拿槍的黃種人手腕被馬逸明釦住,馬逸明抬起他的胳膊,讓他的手槍槍口朝天,眼睛卻瞥見另外一個人拿槍正待瞄準,馬逸明立刻一個彈腿踢了過去。“啪”一聲輕響,那手槍被馬逸明踢出去老遠。

身邊的壯漢被馬逸明拿住手腕,兩隻手過來幫忙想把槍搶下來。馬逸明身子一矮,脊背一拱,來了個過背摔,“啪嗒”的一聲把他從頭頂摔過,結結實實四腳朝天跌倒在地。

馬逸明緊趕一步,一腳踩住那人的肩膀,雙臂一扭,“咔嚓”一聲,那條胳膊軟軟地垂了下來,不用說,骨折……

現場打架是五對五,馬逸明瞬間放倒兩個人,霍夫曼這邊立馬局面佔優。儘管拉貝爾和另外一個廚子打架不行,但是霍夫曼壯如蠻牛,一對一勇不可當,那被他撲倒在地的白人勉強招架了兩下便被他“砰砰”兩拳直打得口鼻流血暈死過去……

拉貝爾幾個人還在糾纏中落下風,馬逸明和霍夫曼衝過去幫忙,基本三兩拳放倒一個……

現場一片忙亂,幸好酒店此刻沒什麼客人,只在酒吧周圍零零散散圍著一些看熱鬧的看客。個個手舉著手機忙著拍攝視頻,嘴裡大呼小叫:噢賣糕!警察捱揍嘍,警察捱揍嘍……

拉貝爾跳起來衝著人群喊:他們是假警察!假警察!圍觀的人群卻不以為意,真的假的又有什麼關係呢?打得熱鬧好看才重要啊。

5個壯漢被放倒在地,個個氣息奄奄,還有兩個在地上痛苦地呻吟。

霍夫曼看了看,喊了一句:“走!”

馬逸明卻不理睬霍夫曼的指揮,馬逸明說:“搜!把槍搜了!要不你跑他們會開槍啊。”說罷,馬逸明俯下身子開始在幾個人身上掏兜……

漢斯眼神一亮:“哈里,你真聰明!”馬逸明這番話提醒了眾人,幾個人七手八腳忙著撿槍,掏兜……

漢斯則毫不客氣地把那幾人的錢包和零錢也掏了出來往自己兜裡塞……

霍夫曼摸出領頭白人的警官證,猶豫了一下,還是塞進自己的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