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花(11)

隨著周扒皮的一聲令下,早就摸到牆下陰影位置各就各位的隊員們立刻發動攻擊。

一時間,幾條人影迅速的利用黑夜以及陰影的遮掩,快速的朝哨位抹去。

高臺上,黑暗裡的哨位,快速的被幹淨利落的解決掉了。

忽然,周凱的耳麥裡傳來隊員的聲音:“頭兒……發現了地窖。”

周扒皮思索片刻後道:“不要擅自行動,等我。”說完周扒皮帶著隊員快速朝地窖口去了。

等他趕到的時候,大家已經將屋子裡搜了一遍,什麼都沒發現。

一分隊的隊長道:“這裡應該是個入口,上面的建築物就是為了掩護地窖的。”

藉著微弱的光,能看到有下去的樓梯,周凱道:“一分隊留下警戒,隨時增援,二分隊跟我下去。”

說完二分隊的人就開始往下下。

花花也在二分隊,她跟著就要下,被周凱一把攔住:“你留下。”

“我也是二分隊的。”

“你是狙擊手,這裡都是洞,你狙誰?服從命令,找個位置高度警戒。”說完周凱跳了下去。

花花只能服從命令。

她離開屋子,找了一個最高的屋頂,用茅草當掩護,趴在那監視敵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洞裡傳來了機關槍噠噠噠的聲音,花花整個人都繃緊了。

耳機裡傳來周凱的聲音:“一分隊支援,遠程狙擊手繼續盯著,我懷疑這個洞還有別的出口。”

一句話將花花又給摁趴下去了。

噠噠噠的機關槍聲音,沉悶的手雷爆炸聲,以及耳麥裡偶爾傳來的一聲悶哼,這是隊友受傷了的聲音。

花花很著急,有點沒辦法集中。

但周扒皮說了,可能有其他出口,她不能亂動。

雖然還有其他狙擊手,但她不能把責任全推開戰友,她要為戰友掃清障礙。

花花冷靜下來,在夜視鏡的幫助下,能看清周圍兩三百米的範圍。

忽然,耳機裡有人喊:“領頭的跑了,小濤重傷,媽的,這洞就跟盤絲洞似的,彎彎繞繞,我跟丟了。”

“我也跟丟了。”

喘息聲,腳步聲,嘈雜聲。

周凱的聲音如同定海神針:“不要慌,我們不熟悉地形,大家不要分散,防止被偷襲,大家相互救助下。外面狙擊手是否就位。”

四個狙擊手紛紛響應。

“看到有人出來,就地擊斃。”

聽到周凱的命令後,花花深吸一口氣,槍口在黑夜的掩蓋下,輕微的移動著。

忽然,有一塊地動了下。

花花立刻將鏡頭對準那邊。

但等了半天,那裡又沒了動靜,彷彿剛才那一下只不過是她眼花了而已。

但花花篤定自己沒眼花。

小耗子,就看看誰能耐得住了。

花花的槍口對準那塊地。

大概過了一分鐘多,那地終於又動了起來。

一個井蓋一樣的地皮被舉起來,然後輕輕放到一邊。

緊接著,有個人爬了出來,他一出來就端著槍四處張望,沒見到動靜後,似乎說了什麼,洞口裡陸陸續續又爬出來四個人。

花花沒有立刻開槍,而是道:“頭兒,發現目標,東南方向,出來五個人,往東邊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