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銀翼

陸景修心中一動,他意識到這個遺蹟中可能隱藏著天元宗的傳承和寶藏。

他決定繼續探索,希望能找到一些有價值的東西。

找著找著,突然一隻和狗一樣大小的妖獸出現。

這隻妖獸長著彎曲的牛角,身上覆蓋著銀白色的鱗片,在後背上還長著一雙翅膀。

它看到陸景修後,頓時怒吼一聲。

然後,它的身體便迅速的膨脹變大。

陸景修見狀,立刻意識到這是一隻實力不凡的妖獸。

他不敢怠慢,迅速拔出淵虹劍,仙力在劍身上流轉,準備迎戰。

妖獸的吼聲在廢墟中迴盪,它的身體已經膨脹到數倍大小,銀白色的鱗片在古遺蹟的光芒下閃耀著寒光。

它張開大口,一道冰藍色的光束從口中噴出,直奔陸景修而來。

陸景修身形一閃,躲過了光束的攻擊,同時手中的淵虹劍劃出一道凌厲的劍氣,直指妖獸的要害。

劍氣與妖獸的鱗片相撞,發出金屬般的撞擊聲,火星四濺。

妖獸似乎被激怒了,它揮動著巨大的翅膀,掀起一陣狂風,試圖將陸景修捲入空中。

陸景修穩住身形,仙力在體內流轉。

他腳尖輕點地面,躍起避開妖獸的攻擊,同時手中劍光連閃,連續斬出數道劍氣。

妖獸雖然皮糙肉厚,但在陸景修的連番攻擊下,也逐漸顯出疲態。

它怒吼一聲,突然從口中吐出一團黑色的火焰,火焰在空中迅速膨脹,化作一隻巨大的火鳥,向陸景修撲去。

陸景修知道這火焰非同小可,他不敢硬接,立刻施展仙法,身形在空中劃出一道道殘影,巧妙地避開了火鳥的攻擊。

火鳥撞在廢墟的石柱上,頓時引發了一場小型的爆炸,碎石飛濺。

這妖獸一爪拍向地面,龐大的力量讓地上的碎石全部都飛起。

妖獸尾巴再一甩,便將這些碎石全部都拍向陸景修。

陸景修見狀,立刻運起混元真氣,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將碎石擋在身前。

他趁機再次揮動淵虹劍,劍氣如虹,直指妖獸的咽喉。

妖獸似乎感受到了陸景修的劍氣中蘊含的殺意。

它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突然張開大口。

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口中爆發出來,試圖將陸景修連同劍氣一同吸入腹中。

陸景修心中一驚,他立刻調整劍勢,劍尖向下,劍氣化作一道螺旋,與妖獸的吸力相抗衡。

他腳下的地面開始出現裂痕,但陸景修的劍氣卻穩穩地抵住了妖獸的吸力。

妖獸見吸力無法奏效,眼中閃過一絲兇光,它突然將尾巴高高舉起,然後猛地向陸景修所在的位置砸下。

這一擊勢大力沉,彷彿要將整個廢墟都震塌。

陸景修知道,如果被這一擊擊中,即便是他,也難以全身而退。

他迅速將仙力注入淵虹劍,劍身光芒大盛,劍尖處凝聚出一道耀眼的劍芒。

他大喝一聲,劍芒如同流星般劃破長空,直奔妖獸的尾巴而去。

劍芒與妖獸的尾巴相撞,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妖獸的尾巴被劍芒斬斷,鮮血飛濺。

妖獸發出一聲痛苦的嘶吼,身體搖晃著向後退去。

陸景修沒有給妖獸喘息的機會,他身形如風,迅速逼近妖獸,手中淵虹劍再次揮出,劍氣如虹,直取妖獸的要害。

妖獸反應很快,它的身體迅速的變小。

然後直接跪在地上表示臣服。

陸景修看著眼前這隻突然變小並跪地臣服的妖獸,心中雖然驚訝,但並未放鬆警惕。

他深知在這古仙界中,任何生物都可能擁有智慧,甚至可能擁有變化之術。

“你還挺能屈能伸的嘛,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陸景修沉聲問道,手中的淵虹劍並未放下,劍尖依舊指向妖獸。

妖獸眼中閃過一絲狡黠,它似乎能聽懂陸景修的話,用一種低沉而沙啞的聲音回答道:“我本是天元宗的守護獸,名叫銀翼。天元宗被毀後,我便一直守護著這片遺蹟,等待著有緣人前來。”

陸景修聞言,心中一動,他意識到這隻妖獸可能知道遺蹟中隱藏的秘密。

他收起淵虹劍,緩緩走近銀翼,語氣緩和了一些:“你是這裡的守護獸?那為什麼這裡被毀了?”

“這,這是因為之前有一隻雞闖了進來,我和他大戰在一起,然後就不小心把整個宮殿都打壞了。”

銀翼的解釋讓陸景修感到既好笑又無奈,他沒想到一個強大的守護獸竟然會因為一隻雞而毀掉整個宮殿。

“一隻雞?”陸景修忍不住問道,“那雞現在在哪裡?”

銀翼搖了搖頭,顯得有些沮喪,“那雞在戰鬥中逃走了,我也不知道它去了哪裡。不過,它似乎也受了傷,應該不會再來這裡了。”

陸景修點了點頭,他決定不再追究過去的事情,而是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的遺蹟上。

他環顧四周,廢墟中雖然滿目瘡痍,但仍然可以感受到這裡曾經的輝煌。

“銀翼,你既然守護著這裡,應該知道天元宗的傳承和寶藏在哪裡吧?”陸景修問道。

銀翼點了點頭,它站起身來,雖然體型變小了,但依然顯得威風凜凜。

“是的,我知道。天元宗的傳承和寶藏都藏在遺蹟的最深處,那裡有天元宗的祖師爺留下的秘法和寶物。”

陸景修眼中閃過一絲期待,“那我們還等什麼?帶我去吧。”

銀翼點了點頭,它轉身向廢墟深處走去,陸景修緊隨其後。

他們穿過了一片片殘破的宮殿和庭院,最終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石門前。

石門上刻滿了複雜的符文,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銀翼走到石門前,用它的角輕輕觸碰了其中的一個符文,石門緩緩開啟,露出了一條通往地下的階梯。

“這裡就是通往天元宗傳承之地的入口,”銀翼說道。

“你先下去探探路。”

銀翼走在前面,陸景修緊隨其後,兩人沿著階梯緩緩下行。

階梯兩旁的牆壁上鑲嵌著發光的寶石,照亮了前行的道路。

隨著深入,陸景修感到一股古老而強大的仙力波動越來越強烈。

終於,他們來到了階梯的盡頭,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石臺。

在這個石臺的一旁站著五尊雕像。

這五尊雕像長相各不相同,手中拿著武器也不同。

陸景修仔細觀察著這五尊雕像,它們的面容栩栩如生,彷彿隨時都會活過來一般。

每尊雕像的手中都握著一件武器,有的是長劍,有的是長槍,還有的是戰斧,每一件武器都散發著淡淡的光芒,顯然不是凡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