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糾結 作品

第117章 赤鬼猿人

巨鳥沒有降落,而是在距離二人二十幾米高的位置懸停,侯巖昊抓住張斌的肩膀腳尖一點身邊的樹幹直接躍到空中三十幾米的高度,此時巨鳥雙翅一扇如箭矢一般向斜上方飛去,剛好接住兩人,而此時張斌才發現自己為何沒有感知到這隻大鳥的存在。

因為開始飛行後張斌聽到了一個十分孤傲的聲音正在和身邊的烏金猴人族長侯巖昊交流,口吐人言是異獸進入七階的標誌,這隻大鳥竟然是七階,如此也就難怪張斌沒有感應到它,畢竟張斌感知的主要能力來自天賦生靈祭臺,加上一部分霸氣的探索。

最大的感知等級上限是六階巔峰,也就是剛好高過張斌兩個大階,七階的存在張斌是無法感知到的,而且七階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可以說六階巔峰和初入七階的源師之間的差別好比天地,螻蟻與巨獸的差別。

如果是六階巔峰以下,存在越階戰鬥可能,那麼六階巔峰與七階之間是不存在越階戰鬥可能性的,因為這涉及到力量的本質,七階之前源師用的力量是源氣,是四階之後感悟的氣息,是武技,是技能,然而想要突破六階巔峰需要的是真正的天才。

只有將自己的一個武技,技能,甚至吸收的氣息鑽研到極致,感悟奧義才能突破瓶頸,這就像是三階巔峰與四階源師之間的差距,一個只能依靠技能和武技,單純使用源氣的源師,和一個能夠掌握氣息開啟源靈附體的源師,這種差距是難以逾越的。

同樣的道理掌握奧義的源師和沒有掌握奧義的源師差距也是如此,七階的異獸就是掌握一種奧義的存在,憑藉這一絲奧義就能碾壓成百上千的六階巔峰,因此到了這一層次,什麼家世背景並不重要,能否感悟奧義才是重點,因此就算再山海位面七階的異獸也是各方勢力拉攏的對象、

此時張斌恭恭敬敬的坐在侯巖昊的背後,聽著他和大鳥的對話。

這段對話也解答了張斌不少的疑惑,首先大鳥名叫山風,名字是烏金猴人族七八代之前的一個族長起的,可惜歲月不饒人,獸人族壽命雖然較長與人族,但是依舊無法與異獸相比,就這樣當年四階的山風送走了自己的主人,之後它就留在了烏金猴人族。

一代一代人的生老病死,山風見慣了這些離別,終於到了侯巖昊這一代,山風在十年前突破瓶頸進入七階,成為東荒位面的頂級強者之一。

但是山風沒有離開,依舊生活在烏金猴人族領地範圍內,這也是烏金猴人全族只有一個六階七級,以及三個六階二三級的猴人,能夠佔據物資如此豐厚的領地原因,周圍的獸人部落都知道金山部落有一隻守護神存在。

畢竟這東荒位面最高等級就是七階,除非離開這裡否則一生都難以再進一步,而烏金猴人族生性比較安逸,雖然有山風這個靠山在,卻沒有肆意戰鬥吞併其他部落,因此才在這裡偏安一隅。

有了七階異獸的代步,一天的時間就跨過了無數的地貌,之所以說地貌是因為張斌已經不知道飛了多遠,只知道山風的身下從鬱鬱蔥蔥的森林,轉變成一望無盡的草原,再轉為山巒疊嶂的重山,接天連日的戈壁,最終看見了波濤洶湧的大海。

這一路並不安靜,但是十分安全,畢竟東荒位面頂級戰力充當坐騎,誰敢上來捻虎鬚,不過張斌也見識到了東荒的無數異獸就像是現在跟山風並肩飛行的另一隻異獸,這是一隻背生雙翼的奇怪異獸,應該是東荒位面獨有的產物,整體形似螳螂,但是卻有著鳥類的雙翅,四根鐮刀一樣的前肢,三角形的腦袋上頂著兩個圓滾滾的大眼睛。

整個身體覆蓋青黃色斑紋,然而即便是並肩飛行它依舊在顫抖,因為張斌能夠感知到它的等級,區區六階三級,敢在七階異獸身後飛行已經不錯,此時與其並肩自然恐懼的顫抖。

而它敢於冒犯強大的七階異獸根本原因是在它背後的主人命令,這是一隻身形健碩,高達三米的紅毛猿人,從他出現的時候侯巖昊就告知張斌,這是他們烏金猴人的死敵,赤鬼猿人一族的族長。

張斌同樣感知不到對方的氣息,而通過侯巖昊介紹,這個傢伙是侯巖昊的殺父仇人,具體的細節沒有說,侯巖昊只說當年他父親和這個叫袁破山的傢伙一起探索一個未知的空間裂縫,結果就是他父親再也沒有出來,而袁破山從裂縫中帶出一把強大的武器。

憑藉這把武器加持袁破山成功收服了赤鬼猿人一脈,雖然探索空間裂縫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侯巖昊對於父親的死也沒有怪責袁破山。然而赤鬼猿人一族卻傳出了當年是袁破山為了這把武器偷襲殺死了侯巖昊的父親這一傳聞,袁破山沒有承認,但是也沒有否認這個傳聞。

因此原本兩個交好的部落現在已經是水火不容,關鍵是袁破山在四年前也突破了六階瓶頸,現如今也是一個七階強者,這也就是六階三階的飛行異獸能夠敢於和七階的山風並肩的原因。

尷尬的氣氛在並肩飛行的兩撥人之中傳播,而張斌人族的身份自然無法瞞過七階的袁破山,張斌被他盯住就有種被沈志遠盯上的感覺,好在就像侯巖昊說的一樣,獸人族並不針對人族,袁破山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馬上就不再關注張斌。

現在張斌才知道為什麼華國嚴禁私自探索未知的空間裂縫,東荒位面雖然上限實力是七階,但是架不住多啊。

如果張斌沒有進過瘴淵根本不知道有那麼多的七八階強者,畢竟單純就是在府城生活,可能根本見過沒幾個強者,而張斌初入東荒七階強者就遇到兩個了。

時間過去一個小時,一望無盡的海面上終於出現了一個小島的輪廓,逐漸靠近張斌才發現什麼小島,這分明是一個小型陸地。

七階異獸的飛行速度,很快就出現在小島上方,剛剛進入小島的上空,張斌就感覺到自己被無數強大的存在感知,一瞬間張斌至少被不下二十個強大氣息鎖定,而掃過山風的瞬間這些意識也直接收回。

很快山風落在了一處寬闊的地面上,張斌和侯巖昊落地的瞬間,山風光芒一閃縮小成一隻巴掌大的小鳥落在了侯巖昊的肩頭。

而此時袁破山的那隻怪異坐騎也已經落地,張斌只見一個身穿半身甲的猴人走了過來,對著袁破山和侯巖昊拱手說道:“歡迎兩位族長光臨我東傲,山風大人一向可好?”

“還行吧!金瞳呢?”站在侯巖昊的肩頭的山風不屑的說道。

“金瞳大人跟隨車嘯陽族長去虎人族了,大概今晚晚宴之前能夠回來!”身披半身甲的猴人說道。

“好了!別廢話了!老傢伙們都到期了嗎?不開會就給我上桌好菜,把你們東傲的陳年好酒給我來兩壇!”袁破山直接打斷了對話。

而接待的後人也沒有什麼不高興,畢竟袁破山是七階強者,脾氣又是出名的不好,想必早就有準備,接待的猴人笑了笑馬上給引路,見到張斌這個人類也沒有什麼區別對待,送袁破山進入一間客房後,帶著侯巖昊和張斌進入了另一間客房。

一進門張斌就嗅到了香味,各種美食已經擺滿了一桌子,東傲部落的接待猴人示意隨意享用後交代今晚九點晚宴以及之後的會議消息後直接離開。

等這個猴人離開,張斌才算鬆了一口氣,這個接待的猴人竟然一個等級不弱與侯巖昊的六階五級強者,一路走來張斌看到的東傲部落護衛也至少都是五階,張斌這還是第一次感覺到如此的無力,自己到底來這幹什麼?

然而很快張斌的自信就被打擊的更加破碎,咚咚咚,一連串的敲門聲傳來後,一行九個樣貌各異的猴人進入了房間,這九個猴人沒有一個等級低於六階五級,根據介紹都是各個猴人部落的族長,最高大的一個黑色長毛猴人張斌感知不到氣息,顯然這是一個七階強者。

這群人來這沒有別的事情,就是來看看侯巖昊,畢竟他們都是侯巖昊的父親好友,這群強者上桌吃飯詳談非常開心,而張斌則是趁機走出客房,意識覆蓋周圍張斌原本想看看這猴人族大族長的東傲部落如何強大,卻沒想到竟然感知到了一個熟悉的氣息。

當然也不能算是熟悉,只是排隊進入東荒位面的空間裂縫的時候匆匆一瞥,見到了一個長相甜美可愛的小姑娘,因此才會記得她的氣息,此時能碰上也算他鄉遇故知,張斌快步靠近對方的氣息所在地方,果然也是一個客房外的花壇涼亭。

張斌看到了一個背身坐在涼亭中喝著花茶的女子,張斌的到來沒有隱藏氣息,女子感應到有人停留在她背後,忽的起身回頭看了一眼,眼中的陌生幾乎瞬間就轉為興奮,兩步走到張斌的身邊,一把拉住了張斌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