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鋒山格魯爾 作品

第27章 搶青(二)

解決了大平號的刀手和那隻擅使流星錘的獅子,羅根本欲再次衝鋒,可梁寬卻在剛才的交手中受傷了。

原來剛才也有數名刀手衝上去想一併解決掉黃飛鴻,雖然被打退,但是梁寬躲閃不及,卻被砍傷了大腿,雖然傷口不深,但是這獅王大賽卻也別指望繼續參加了。羅根與黃飛鴻只得掩護著梁寬退到城牆下修正包紮傷口,那裡此刻已躺了不少傷員。

等到黃飛鴻與羅根處理好梁寬腿上的傷口,場上的獅子已經基本被清除了出去,四大幫會除了大平號外,只剩少量殘兵敗將還在苦苦支撐,場面基本已被大平號控制,好在木樓之上還有不少其他幫會的獅子在與大平號廝殺,場上才沒有一邊倒。

“師兄,我們上!”

羅根與黃飛鴻二人振奮精神,再次衝回了賽場正中,因為大平號已經將大部分對手解決,所以此刻場中剩下的人已少了大半,加上情勢危急,羅根也顧不得分辨攔路人是否為大平號打手,他乾脆將大旗旗面捲起,裹在了烏木旗杆上,自身則效仿古代衝陣的武將,一雙長腿甩開,已比肩奔馬的速度一路狂衝向木樓,中途凡是出現在羅根前進路線上的,要麼被一杆戳飛,要麼被一棍打到半死。

不過片刻功夫,羅根突然感覺眼前豁然開朗。

他凝神一看,眾多大平號打手背靠木樓正在戒備自己,兩隻水火麒麟正在眾打手身前搖頭擺尾,耀武揚威,一群小獅子正在一旁搖旗吶喊。

原來,隨著羅根一陣猛衝,此刻二人已殺出重圍,到了木樓腳下。

很明顯,他們剛剛都看到了羅根等人的表現,已是打定了主意要將廣東會館的獅隊留在這裡。

羅根知道這兩頭麒麟的厲害,只得暫時停下腳步,腦中苦思對策。然而此情此景之下怎麼由得他多猶豫,見羅根遲疑不動,那火麒麟首先發威,還是老招式,大嘴一張一股熱油便已噴了出來,直奔羅根等人而去。

“師兄快閃開,這傢伙噴的是油,小心被他點燃。”羅登提醒一聲之後閃身向一旁躲開,黃飛鴻本就心中警覺,眼見那火麒麟張嘴便知噴出的東西不是那麼好沾惹的,於是也立刻閃開,那股火油沒有沾到任何人,卻自二人中間中間的空隙劃過落到地上,果然下一秒火麒麟大口一張一股烈火已將他點燃,瞬間洶湧燃燒的火油在黃飛鴻和羅根二人之間燒成一道火牆,將二人隔開。

其他獅子一看二人已被分開,便立刻圍了上來,一時間二人竟被竟是已被分割包圍。

好在羅根與黃飛鴻二人都對彼此有信心,沒有自亂的陣腳,否則在這種情況下,二人難免自亂陣腳。

眼見火焰隔開了二人,那冰火麒麟對視一眼,分別選擇了各自的對手,火麒麟找上了羅根,而那水麒麟則搖頭晃腦找上了羅根。

眼見那水麒麟來勢洶洶,羅根一時也顧不得和黃飛鴻匯合,只能打起精神全神貫注防備水麒麟。

只因那水麒麟口中機關暗藏的酸液實在太過恐怖,尋常人只要沾上一點,只怕不把那塊皮肉扯下來也不罷休。

似乎是有些忌憚羅根手中的大旗,那水麒麟也不敢接近,只敢在遠處徘徊,不時張口作勢欲噴出酸液,以此試探羅根。

羅根心知不能與它多糾纏,於是只能主動出擊,他腳步不停不斷試探那水麒麟的反應,同時手中裹著大旗的旗杆也是左右橫掃,不斷將四周大平號的打手擊倒在地,也許是羅根的侗族哦激怒了那水麒麟的操作者,它這次不再試探,瞄準了羅根,大口一張已將一股酸液噴出,羅根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旗杆一挑,將地上幾個獅頭挑起,正來著那酸液之前,將酸液盡數擋下。

不待水麒麟繼續噴吐酸液,羅根雙臂用力,大喝一聲手中旗杆已重重砸落。

眼見羅根勢大力沉的一擊襲來,那水麒麟的操縱者也不是庸手,早在酸液未中之時它變異閃身試圖閃躲,此刻原地一滾,便已躲開了這一擊。

雖然躲開了這一擊,但是羅根這一棍的威勢卻著實嚇到了那水麒麟,只見那旗杆頂端竟將地面的青石砸了個粉碎。

那水麒麟著實嚇了一跳,張開大嘴便想噴吐酸液襲擊羅根,羅根一擊不中,正欲出再次出招見了水麒麟遠遠對著自己張開大口,便已心知不妙。此刻二者距離不過三丈左右,再想閃身已無能為力,於是羅根乾脆手腕急轉,將那裹成一團的大旗再次抖了開來。

這也算錯有錯招,隨著羅根手腕急速轉動,原本被裹在一起的大旗如同旋風般甩開,隨著羅根的力量急速轉動,將那噴來的酸液甩向四方,雖然旗面被部分腐蝕,但基本無損。

羅根還欲追擊,卻只聽得慘叫之聲傳來,那水麒麟操縱者,忽然扔了手中的獅頭,抱著臉開始滿地打滾。

原來剛才的酸液有一部分被大旗反捲而回,澆在了那水麒麟上,順著縫隙進入淋到了那操作者的臉上,將他的臉腐蝕的稀爛一片,眼見自己這方最強的水麒麟已經敗北,其他圍在一旁搖旗吶喊的小弟也不敢再久留,一窩蜂的散了開來。

羅根正欲上前,餘光卻瞥到火海另一側黃飛鴻有些狼狽的身影。

原來不同於羅根,黃飛鴻名聲在外,那火麒麟的操縱者早已認出眼前之人正是大名鼎鼎的黃飛鴻,他不敢託大,於是刻意保持著距離,不停地從口中噴出烈火阻擋黃飛鴻前進。

那火麒麟裡邊的機關也不知是什麼材質做成,噴出的火線極遠,火油附著性也附著性也是極強,但凡沾上一星半點,只怕就得被燒成重傷,所以黃飛鴻一時也無可奈何,只得不斷閃身試圖尋找機會。

眼見黃飛鴻遇險,羅根手中大旗一抖,揚聲道:“師兄小心”,而後抖手便將大旗如長槍般投擲而出,目標正是那火麒麟。

那火麒麟內的操縱者此刻正噴火噴的不亦樂乎,心中還暗自興奮,大名鼎鼎的黃飛鴻在自己面前如同那貓爪下的老鼠,卻冷不防羅根大旗飛射而至,穿透那火麒麟的石頭牢牢的將其釘在地上,內部機關被大旗撞破,火油浸染而出,立刻熊熊燃燒了起來。黃飛鴻抓住此機會,快步上前一腳便將那人踢得飛了出去,也算救了那人性命,免得那人落得個玩火自焚的下場。

此時四周無人再敢阻攔羅根,羅根繞開火牆,將那大旗拔起在地上連拍帶踩,好歹是熄滅了上面燃燒熊熊燃燒的火焰,然而再看大旗,已經有大半旗面被燒燬,此刻幾乎全靠那內部金屬絲線在撐著。

隨著羅溫與黃飛鴻會合一處,二人也不多囉嗦,繼續向那繼續向那木樓挺進,此刻眼前已再無再無有其他人敢阻攔二人的腳步,面前已是一片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