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同學群

打發了二女,陸豐取出手機,準備看一看同學群裡的消息,然後就前往磐甲殿繼續冒充嶽擎蒼。

雖然暫時不用去輪守核心入口,可是樣子還是要裝一裝的,就當是在群裡冒個泡了。

反正基本都是躲到兵蛋裡修煉,只是換個地方而已。

看消息數,最近高中和大學同學群都很熱鬧,一掃過往的冷清。

先是看了眼交流會現場群,發現沒有什麼值得關注的消息之後,陸豐率先打開了高中同學群。

不是更關心高中同學,而是這個群大概大二的時候,就基本涼了。畢業後又熱鬧了幾天,然後徹底涼掉。

現在雖然重新火熱,也應該沒有多少條消息。

這是陸豐的習慣,不是本尊的習慣,先處理簡單的事情,複雜的留到最後。

強亞飛:哈哈哈,終於能修仙了,也不枉費我看了這麼多仙俠和玄幻小說。再加上我們強家在榆州的地位,能弄來不少資源,我這下要起飛了。

路祿(陸豐同桌):強哥帶我飛!

強亞飛:沒問題,兄弟們躁起來!

喬良(班主任):小強,你們家分配的資源比一般人多啊?

強亞飛:那必須必。時代變了,魂石和靈魂之力才是最炙手可熱的資源。學習好有什麼用,長得帥有什麼用?出來混,要講背景。試問咱們班,誰能比我有背景?

路祿:強哥666!

強亞飛:@路祿低調點,雖然我已經很低調了。

路祿:強哥說得是。

……

路祿:強哥,你哥進江中前四了啊!

強亞飛:有什麼問題?就我哥雷屬性的天賦,再加上我家的資源,拿個第四沒什麼大驚小怪的。

厲茹(曾經的班花):強子,你是什麼屬性啊?

強亞飛:一般一般,陰風而已(*拽*)。

路祿:好傢伙,感情你這麼低調啊!陰風屬性到現在才說。

強亞飛:低調點兒沒壞處。

路祿:咱們畢業後還沒有同學聚會過呢,不如趁現在熱鬧,搞個聚會吧。咱們同學基本都在江中發展吧,又不遠。

##:贊同!

###:雙手附議!

##:頂!

路祿:@喬良老師,您看行不行,行的話定個時間地點。

喬良:好啊,你們看著訂,訂好了群裡說一聲,我請客。不過別訂太高檔的,老師沒那麼多錢。

路祿:老師威武!

強亞飛:訂什麼訂,我們家酒樓隨時來,訂個時間就行。皇后酒樓就是我們家的。

路祿:臥槽,真的假的!強哥你也太低調了,每次經過皇后酒樓,我都想進去看一眼,看一眼就行。

喬良:這樣不太好吧,那麼高檔的地方。

強亞飛:沒關係的,咱們一個班這麼點兒人,吃不了多少。你們說個時間吧。

……

路祿:強哥威武!只可惜,老陸沒來,咱們班就只有老陸沒來,我還挺想他的。

路祿:@陸豐老陸,你咋回事?同學聚會都不來。

喬良:陸豐這孩子以前就靦腆,現在還是,到現在群裡一句話都沒說過。

“我靦腆?不是,他靦腆?”陸豐摸了摸下巴,也沒感覺自己靦腆,就是話比較少而已。

在他的認知裡,靦腆、內向、高冷和話少,從來都不劃等號的。

強亞飛:高冷唄!這套現在社會上吃不開的。你要說上個清北,高冷也就算了,一個二本,真沒必要,雖然咱們班二本也還行。

強亞飛:他上學的時候,就對我愛答不理的,我早看出來問題,結果上完大學現在還是這樣。

喬良:也是。希望這孩子能過得好吧。

強亞飛:過得好不至於不說話。誰像咱這麼低調啊!

路祿:@陸豐老陸,你出來說說話啊!

強亞飛:別勉強了,上完大學都這樣,一輩子基本上也就這樣了。他要是開個口,我指縫裡漏點兒芝麻,都夠他一輩子榮華富貴的。

路祿:是啊,強哥你哥差一點都進全國賽了,輸就輸在屬性上。你們家,估計一個水屬性都能堆到玄階巔峰。

強亞飛:可不是咋地。雖然輸了,但是你看對手都不敢下死手,他知道得罪我們家是什麼後果。我們強家在榆州,也就比馬家、黃家、夏家和柳家稍微弱那麼一點點,也就一點點。

路祿:強哥說的是。

強亞飛:對了,忘了說了,下個月初一我和小茹訂婚,有時間的皇后酒樓過來捧場。

路祿:強哥牛逼,恭喜強哥!

強亞飛:隨禮有個心意就行,你包十塊錢我也不嫌少,主要是人到就是給我捧場。

路祿:那我肯定去。

強亞飛:@陸豐有時間就過來,隨便給你找個活幹,絕對比你在外面工資高。

陸豐看了看手機餘額,有些心動。但是一想到賺多少都是清零,就又不動了。

這絕對,是幻滅幫幻柔弄的,不然自己隨手就解開了。

關掉高中同學群,陸豐打開大學同學群。裡面也是差不多類似的內容,也是這兩個月才熱鬧起來的。

裡面有吹水的,有同城約出去聚一聚的,還有編排陸豐的……

看來本尊不是一般的內向。

當然更多的,還是圍繞修煉這事。可是他們手裡的資源少,信息資源也比較落後和不靠譜,都是網上扒來的,也沒什麼可看的。

湯江波沒在群裡說過話,高建國說過幾句就沉了,都是最近的。

陸豐在群成員裡找到他們,加了他們好友,這樣以後就方便聯繫,有事情不用來回跑,雖然來回跑可能比發消息還快,但是挺浪費魂氣的。

即便是,在這邊應該加不上他們好友,不過等過去一趟應該就可以了。

尋思尋思,陸豐暫時不打算過去。

“哎!”

嘆了口氣,陸豐枕著手臂看向窗外。

明明這是陸豐本尊的過去和同學,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看。

“你看了,它們就是你的記憶,本尊反倒看不到這些,畢竟你倆就這一個手機。所以,你倆都不是完全體的陸豐。”幻柔忽道。

“也是。”

陸豐眨了眨眼,有心現在給本尊重鑄個肉身出來。

可是,現在人家都玄階了,他又融合不了魂石,除了修煉《神行百鍊》,暫時沒有別的方法晉升。

可就是能修煉,自己能夠給他重鑄出來個四五重的,放在當今社會,也是個異類。

況且,如果自己和本尊之間建立了自己不曉得的聯繫,本尊噶掉了連累自己怎麼辦?

另外就是,給他重鑄以後,自己還要花時間跟他解釋當下是怎麼回事。

所以,還是算了,等影族這件事終結,自己時間大把的時候,再處理這件相對比較棘手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