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65章 改元更新

裴靖對文禾跟著寧宴到處跑的舉動沒什麼特別的反應,若定要說有,那便是不大耐煩,文禾的聒噪堪比寧宴,兩個“寧宴”在耳邊嘰裡呱啦,誰能受得了。

偏偏寧宴又十分幼稚,有一陣子總帶文禾到裴靖面前晃悠,試圖挑撥裴靖心生醋意。

裴靖煩不勝煩,只好順著這人的心意說不想看到文禾,希望兩人以後不要一起出現。

寧宴總算心滿意足,回去不知跟文禾說了什麼,小公主再也沒跟他合體出現過。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文禾開始自己找裴靖閒聊,或許是將從未在她面前說過一個字的裴靖當成了啞巴,什麼秘密都敢往外吐露,絕大多數都是小女孩情竇初開的旖旎心思和一些傷春悲秋的吟詠,好一陣歹一陣的。

裴靖怕她尷尬,只好一直裝啞巴。

未幾,除夕迫近。

趕在年尾,歲星和辰星分別遞交了一份情報。

裴靖讀完的一瞬間,渾身汗毛直豎,自腳底升起一股迫人的惡寒,她忙將情報交給文御閱覽,本以為對方會再次狂怒,誰曾想,文御竟冷靜得彷彿無事發生,看罷也只是嘆了口氣,搖著頭說“並非良機,且再等等”。

總說並非良機,究竟何為良機?

她不理解文御的退讓,不知這人在等什麼,她分明看到對方手背青筋畢露、眼中恨湧如潮,卻也看到了置若罔聞與退避,大相徑庭的兩種心態同一時間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著實令人困惑。

更重要的是,朔州是寧宴的封地,她希望可以儘快捉拿相關犯人,還寧宴清淨,遂大著膽子督促了兩句。

然而文御並不認可她的建議,讓她不要管這些。

裴靖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懶得多說。

文御似乎也並不喜歡她突如其來的大膽,之後未再如往常一般頻繁召見她。

裴靖樂得清閒,正好一心撲在文城身上。

文城離了丹藥便懨懨的提不起勁,承自先帝的何監年紀也大了,精力不比年輕人,幫襯文城的重任只能交給裴靖,她需得時時盯著,免得文城出狀況。

還好文城並非完全扶不上牆的爛泥,歲除大朝準備得很順利,其人亦頗具帝王風範。

想來也是應當,誰站在最高處俯視萬千臣僚跪拜稽首時能不激動呢,就連沉寂如裴靖,見此山呼海嘯的情狀都忍不住心潮澎湃,甚至生出坐一坐御座這種大逆不道的想法。

文城對道教可謂赤膽忠心,宣佈新歲改元“三清”,群臣聞敕雖有所不滿,卻也不以為奇,故不曾強烈反對,且隨皇帝心意。

其後,新帝頒佈大赦令,十惡不赦。

元氏有一批黨羽不在十惡之列,因而得赦,其中不乏曾掌機要之人,他們重獲自由絕非外戚所樂見的,看來又一輪硝煙將要燃起。

歲初宴罷,裴靖向文城告假回營。

自初次“鬥法”失敗,文城便有些懼這位過於年輕的太微,聽聞裴靖要離開一晚,他趕忙應下,且毫不掩飾地鬆了口氣。

裴靖並非看不出文城對她有所疏遠和畏懼,為打消對方的疑慮,她儘量表現得和善恭順,不過貌似沒什麼效果,她瞄了眼文城佝僂在神像前的背影,有點挫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