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63章 百折不回

太微的問題暫時理不清,因答案只有文御知曉,但那人藏在心裡不肯說,裴靖著實想不明白,奚遲好像有點頭緒又好像沒有,總之不可捉摸。

既然做了太微,便得履行太微的職責,裴靖認真得很,每天本本分分地守在文城跟前,若非文城指使或准許她去做些什麼,否則她不會離開半步,端的是老實負責、聽話順從。

奚遲自是一切追隨裴靖的決定,既然裴靖接受命運,他便也無條件接受,寧宴拗不過二人,也只好隨之接受。

回程一路安寧坦順,文城沒有鬧騰,身體精神看著也還好,裴靖以為往後大致皆如此,只要不吵鬧不作妖她便覺得還算舒心。

事實證明她把文城想得太簡單了。

皇帝陛下回宮第一日便故態復萌,打發裴靖去東宮文御跟前守著,無事不要來宮觀,免得打擾他清心修行。

裴靖自不可能聽之任之,她是皇帝的太微,又不是太子的太微,不跟皇帝跟太子算怎麼回事?

文城與宮觀諸道士誤以為她和穆昭一樣,溫和又順從,於是使出打發穆昭的手段打發她走。

但裴靖立馬讓他們知道她不是穆昭,她比穆昭強硬執拗一百倍,無論文城如何威脅,亦無論道觀眾人如何驅趕,她只有一句話,“臣是陛下的太微”,除此之外再無旁言,亦自始至終不肯離開半步。

文城憤怒之下拔劍相向,要將她當場格殺,她亦堅定且沉默地站在劍刃前,巋然不動,渾不畏死,此事幸得一位老天師勸阻,才免去一場血腥。

眾人從未見過如此偏執之人,無奈無法,只得勸說文城留下她。

文城也折騰累了,雖鬆了口,卻不允許她入室,令她去宮觀外罰站。

這次裴靖倒是順從,乖乖站到觀外風雪中,但仍緊盯著觀內,毫不懈怠。

眾人不解她為何如此頑固不化,她亦不解文城到底有何難言之隱,為何不許她跟著,又為何非讓她跟著文御不可,若是擔心文御安危,大可讓她派一位日躔衛前去保護。

難不成他只是丹藥作用下的任性發狂?

裴靖想不通,決定再觀察一陣子。

待入夜,風愈重,她凍得渾身僵硬,身上落滿了鵝毛大的雪花。

觀中道士見之不忍,便懇請文城允許將她安排進宮觀的廂房居住。

文城一向肯聽這些道士的話,遂著人收拾出一間廂房,且並未規定居住的期限。

裴靖這便算是在宮觀留下了,留下的目的已達成,想來下一步也不會很難,她放鬆下心情,倚著床頭翻開書。

夜半,待要熄燈時,外頭忽然傳來一陣小心翼翼的敲門聲。

她起身開了門,來者竟是奚遲。

“你怎知我在此?”她挑了下眉,熄了大半燈燭,只留床頭一盞。

奚遲做了個噤聲的動作,隨手鎖上門,看樣子今晚是不打算離開了。

裴靖抱著被子警惕地看著他,“這裡可是宮觀,清心寡慾之地,你自覺一些。”

“關我們何事,我們又不是道士。”奚遲輕笑低語,矮身掀簾鑽入帳中,扣住裴靖後頸便吻了上去,不由分說地將其壓倒在鬆軟的枕褥之間,“我說了,待回來我任你處置,你的好機會來了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