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56章 樑上君子

早在剛入夏時,“血浮屠”便將戰馬驅至山谷的草場上放牧,這裡涼爽,水草豐美,只一點不好,便是河陽岸十數里外有一片密林,常見狼狐從中出沒,臨時搭建的柵欄根本擋不住,需得有人晝夜巡邏,以防止它們餓急了跑進來傷馬。

老浮屠讓裴靖去飲馬,這是個相對輕鬆的活,唯一需要費心的便是把馬看好,不能跑丟、不能受傷,更不能被野獸拖走,帶出去多少匹便得全須全尾地帶回來多少匹,少一匹要挨一百鞭。

裴靖聽聞懲罰時不由得偷偷嘆了口氣,月餘以來她捱過的鞭子沒有四百也得有三百,身上的傷好了爛、爛了好,天天帶燒上工,別的好處沒得到,倒是忍耐力更強了。

為儘快結束任務回大鄴,一百鞭就一百鞭,她忍了!

到飲馬這天,天剛放亮,裴靖忙喚起一眾同伴,一起趕著馬群去到河邊。

九月的草原已現寒色,晨霧薄紗似的籠罩在河面上,上下一白,像摻了水的牛乳。

馬匹陸續撲騰進河裡,蹄下濺起的碩大的水花宛如一對張開的白色羽翅,小馬被父母夾在膝下,顫顫巍巍地撐著尚且柔軟的小細腿,河水淹過它的脖子,它害怕地叫起來,母親低頭蹭了蹭它的鬃毛,帶著它在清粼粼的河裡小步慢走。

馬群逐漸如魚得水,流暢矯健的身軀穿花破浪,細密松茸的鬃毛被水汽沾溼,乳白的薄霧隨起伏的脊背激盪,像風吹過的濃濃雲氣和火焰熄滅時留下的青煙,一綹一綹向後捲起飛揚,緊緊貼在馬身上,給普通的人間凡獸插上一對似有若無的翅膀。

刺破穹蒼的金色霞光在水裡灑了一道金箔,被踏風奔馳的鐵蹄踩碎,變成飄飄蕩蕩的滿河碎金,猶似天上銀河萬千星辰。

裴靖和同伴在河岸兩側騎馬追著方向,看河中天馬流雲。

若有機會,她想和奚遲、寧宴一起來到草原上,趁著日出或披著傍晚的火燒雲在一望無際的曠野間跑馬,什麼也不做,只為看一看風中翻滾的草浪與河裡沸騰的金子,像這樣伏在馬背上一直往前跑下去,跑到袤原的盡頭,瞧一瞧那裡有沒有飛馬振翅登天的雲梯。

裴靖沉浸在跑馬的徜徉心緒中,幾乎要忘記自己出現在這裡的目的。

馬群在外頭好一陣撒歡兒,眾人各佔一個方位緊緊盯著頭馬和小馬,一旦發現有馬匹試圖靠近密林的方向,便要立刻將它驅趕回去。

當同伴將這個活託付給裴靖時,她毫不猶豫便應下了,倒省得自己去要。

她站在靠近密林的位置,看著身旁低頭吃草的棗紅馬,心裡突然升起一個大膽的念頭——

偷一匹“血浮屠”的戰馬回大鄴。

她本就得想辦法找一匹馬騎回留柳關,與其打擾牧民,不如偷戰馬,正好帶回去給司農寺研究,看一看能不能改良大涼馬的品種。

裴靖若有所思地拍著馬頸,覺得今天騎出來的這匹棗紅馬就很不錯,很常見的純色,沒有大片又顯眼的特徵,像路人一樣毫不顯眼,正適合跟她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