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54章 另闢蹊徑

長公主住下以後,呼衍安達彷彿人間蒸發了一般,一消失便是大半個月。

裴靖樂得清閒,但景明有些焦慮,長公主不受左王后待見,呼衍安達又忽視,左右側妃和侍妾們對長公主更談不上熱情,平日裡不來往,聚會也不邀請參加,怕不是打算孤立她們。

然而長公主本人並不焦慮,她自覺跟呼衍安達的其他女人沒什麼好聊的,語言不通如何聊?與其在人前茫然不知所措,倒不如自己待著,專心學習南戎語。

於是,在長公主的刻意迴避下,三人漸漸與人隔絕,大半時間都躲在帳子裡說閒話,有時會去帳外走走,看看風景,日子無聊又平淡,偶爾充滿視線難以窮盡的鄉愁。

長公主的日子還算閒適,裴靖的日子便沒有那麼好過了,抵達南戎的時間本就比預計的晚了好幾日,任務時間一再縮短,眼看已進七月,她卻還沒有想到安然離開的辦法。

更讓她頭大的是,後宅諸事皆由左側妃說了算,聽說她是男子,左側妃便不許她住在長公主附近,而將她派去與其他男奴雜居,偏偏還是離帳門最遠的位置,中間橫著十數張床鋪,一到就寢時刻帳內便擠滿了人,她只能側過身體貼在壁上休息。

有天夜裡她好歹摸出門去,卻發現門外有人站崗巡邏,由是隻好打消了潛逃的想法。

而後她請長公主幫忙勸說左側妃給她換個住處,但左側妃無論如何都不肯,長公主不過多提了兩次,兩位側妃便懷疑她們二人之間有私情,遂也作罷,得空另尋機會。

好在這個機會沒有讓她等太久,很快便自己送上門來。

呼衍安達可能是自別處聽聞長公主被其他女人排擠的消息,終於捨得現身為長公主撐腰,並邀請長公主去看他的羊群。

長公主對羊群並不感興趣,無奈寄人籬下,不得不聽人支配,只能裝作歡喜的模樣接受邀約。

草原一連下了好幾日小雨,又冷又潮溼,地面像厚實的棉花一樣,踩在上面一腳深一腳淺。

呼衍安達不無得意地介紹著他的羊群,有羊幾許,產物如何分配,哪些上貢給南戎王,哪些拿去與東邊的嚴允、烏吉以及西邊的回鶻、高會交易。

此人話裡話外都沒有提及南北,估計是和大涼、北戎有仇的緣故,能搶絕不交易。

說罷羊群,他又說,若長公主覺得無聊,可以去他的帳子裡找他,去找呼衍珞和呼衍蘭朵說話也行,不必在自己的帳子裡憋著。

長公主輕輕應了聲“好”,估計心裡有些動容,耳垂粉嘟嘟的。

隔著雲朵似的羊群,裴靖被不遠處的一群人吸引了注意力。

那是一串用長繩連在一起的奴隸,“血浮屠”高坐馬上甩著長鞭,像驅趕牛羊一樣驅趕他們往東方行去。

“血浮屠”的駐地在王城下游,正位於東方。

裴靖靈機一動,偷偷拽了拽長公主的衣裳,示意她看那群奴隸。

長公主掃視了幾個來回,故作好奇地問呼衍安達那都是什麼人,要去到什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