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18章 投石問路

李娘子之後,四族娘子依次來過。

沈氏娘子是最後一位,和李娘子那位曲裡拐彎的表姐不同,她是文御的親表妹,其父與故太子妃乃同胞姊弟,因而與文御之間更加親暱。

她來時天色已暗,池上點的花燈剛剛順流散開,少焉池燈盡亮,火樹星橋,她陪著文御沿著驚蟄池邊緣散步,起風后給文御披上了她親手繡的斗篷。

二人卿卿我我直至晚晴風歇,沈娘子三步兩回首,依依不捨地離去。

文御肉眼可見地鬆了口氣,隨即傳令回宮。

裴奚二人將文御送回東宮,謝絕了張賦秋的挽留,馬不停蹄地躥回小重山,逃離之心甚為迫切。

營中炊煙裊裊,與晚間山霧交融,須臾香氣四溢,眾人湧入食堂。

冬晚抱著碗坐到裴靖對面,託著腮看看裴靖,再轉過頭去看看奚遲,“嘖嘖”兩聲,一開口驚世駭俗,“聽說鎮星愛你不得,所以和玄枵在一起了?”

眾人聞風而至,圍巢蜂群似的聚到三人身邊。

奚遲以為自己沒聽清,疑惑地“啊”了聲,然而大家卻覺得他承認了,立時交頭接耳,議論紛紛,對此事的熱切程度彷彿熊見了蜜。

“誰說的?”裴靖的震驚程度不亞於聽說文御愛上了寧宴,要娶寧宴做皇孫妃。

“你呀!你忘記白天怎麼跟我說的了?”鶉首擠上前,惟妙惟肖地模仿起白天裴靖說話的語氣,“他跟玄枵也黏在一起,兩人還同寢過不止一次。”

冬晚不贊成這門“婚事”,“鎮星模樣多好啊,性格也好,玄枵多清秀俊俏一小子,你倒好,一個都不要,白白便宜了他們兩個!哼,果然,長得好的不是有主便是斷袖,狗男人!”

“我不是,我沒有!”奚遲終於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他一邊辯白一邊緊張地看著裴靖辯解,“你一定相信我,我真的沒有!”

裴靖茫然思忖良久,腦海中突然靈光一現,似乎意識到什麼,立馬放下碗筷,“兩位姐姐意不在此吧?”

鶉首表情一滯,正欲狡辯,冬晚卻先她一步招了供,但卻機靈地把鍋推到了皇帝身上。

皇帝並不算完全背鍋,此事當中確實有他身影,此時他正將簿冊遞給寧宴,問寧宴今日採選可有中意之人否。

寧宴接過簿冊放在案上,未曾翻閱便答“沒有”。

皇帝懶洋洋地掀開鬆垮的眼皮斜他一眼,“不可任性,婚姻大事豈可妄為,你這般固執,讓我如何放心得下,百年之後見了你母親父親又當如何交代?”

何監捧起簿冊,彎腰笑道,“涼國侯喜歡哪般品性的娘子,奴幫你翻翻?”

寧宴毫不猶豫地答道,“我喜歡聰明的。”

皇帝聞言哼了聲,不置一詞。

“這也有的呀!”何監翻開一頁擺到寧宴面前,“這位胡十三孃家學淵博,精通詩文,可謂桂林一枝。胡父當前任秘書少監,胡母曾辦過女子書塾,做過女師,專為高門士族娘子講學,聞名遐邇。”

“讀書多未必聰明,”寧宴自覺讀書不少,卻也是真不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