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17章 管窺蠡測

閒話敘過,池邊熱鬧起來。花林之外水嬉妓樂,浮白載筆,花林之內麗人多姿,履舄交錯。

宴會多是文人墨客的主場,那些名動天下的詩人文豪終於可以在制誥之外肆意傾灑,他們遠遠觀摩著林下盛景,筆底生輝一氣呵成,一字一珠,沉博絕麗。

何內侍帶人宣讀應選娘子的名錄,挨個上前拜見皇帝與皇孫。

此舉頗令人驚詫,選妃也不過如此慎重細緻,由是不免使人暗自揣測起文氏祖孫的真正意圖。

四族娘子率先上前拜見,皇帝卻並未問話,只看了幾眼便不太耐煩地擺手讓她們歸席。

士族女與寒族女依名上前,年長的女官在旁觀其樣貌行止,問其家世才學,皇帝偶爾也會插句嘴細問之,然次數不多。

窈窕淑女來來往往不勝數,個個鴻漸之儀,裴靖看得眼花繚亂,但都沒有留下太深的印象,這些人像是從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溫柔賢淑,文雅大方,舉止談吐挑不出任何錯誤,怎麼看怎麼好,只是不夠鮮活。

“除了樣貌性格不同,好像沒什麼不同。”寧宴摸著下巴,問出了裴靖想問的問題,“娶這麼多幾乎一模一樣的女人有什麼意思嗎?”

“畢竟要做皇妃,宮裡規矩多,人壓人,不出挑總比太出挑被人記恨的好,她們的家世不夠深厚,遇事難以依靠,溫吞服從起碼能幫她們自善其身。”文御對這些年輕姑娘倒是充滿理解和同情。

“那你為何要娶那麼多,放她們在外自由豈不更好?”

“祖制規矩如此,我豈敢隨意更改?”

“也沒說不能改,你改個試試呢?祖宗又不能跳出來打你!”

文御莞爾一笑,輕聲威脅寧宴,“你再多話我便請示大父從這裡面挑人給你賜婚,起碼三個。”

“我閉嘴。”寧宴驚恐地捂住嘴,他從入席到現在沒有一刻不在說話,吵得人頭皮發麻,現在終於安靜下來,然而沒過多久便故態復萌,重新聒噪起來,“表哥表哥表哥……看,林外郎的女兒!”

林外郎?尚書戶部員外郎林正和?

裴靖也跟著豎起耳朵,她很想見見這位惹得元青跳腳的人物,見不到本人見見他女兒也行。

可惜林娘子站的位置有些靠後,面容剛好被一棵低低的桃枝遮住,裴靖只能看到她的半身衣著和髮髻上的釵環。

林娘子穿了件梅子色襦裙,腕上戴了一對珊瑚鐲子,襯得皮膚雪白,髮髻上彆著一小簇桃花,珍珠墜子垂在肩膀上,小花和墜子在風裡微顫。

雖看不到臉,但聽聲音也能聽出是個水一般的姑娘,溫和可親。

“她與她父親好像,”寧宴同文御私語,“你看她那神態、那氣質,父女二人簡直一模一樣!”

“確有所似。”文御語氣平平,聽上去好像興致不高。

皇帝喚林娘子上前,誇她父親才華橫溢,誇她兄長天資聰穎,誇她蕙質蘭心,最後轉過頭問文御的意見。

這是今日未曾有過的場面,可見林氏在皇帝心裡地位超然。

文御溫聲附和,也誇了林娘子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