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16章 白圭無玷

滁州有人起兵造反之事未及晌午便已在大鄴城中傳開,裴靖和奚遲迴營後得到了更加準確的消息——叛軍首領竟是滁州刺史本人。

滁州刺史林宣明,一介書生,兩袖清風,自上任以來風評極佳,口碑甚好,誰也沒有料到有朝一日他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就連日躔衛安插在他附近的諜都絲毫沒有察覺。

其人並不屬於兩派,手中本無兵,得以順利起事全然仰賴當地三大豪族左氏、劉氏和冷氏支持,三家各出“僮僕”兩千,與扔下鋤頭扛起矛的鄉野村夫湊成了八千遊兵散卒。

西進至荊州時,叛軍擒殺了屯戍在此的東虎威衛將軍,收攏了大部分荊州軍,勢力得以迅速膨脹,隨後事態便一發不可收拾。

荊州刺史本不以為意,但見叛軍所向披靡,終於不敢再隱瞞實情,連忙派人八百里加急上報軍情並懇請救援。

過午,溜進宮打探消息的白露回來了,但見其人不急不躁,神色安然,想必事態沒有想象中的那般嚴重,眾人遂好奇地圍了上去。

急報上言,叛軍起事已近十日,林宣明顯然有所蓄謀,否則行動不可能如此敏捷,但當地民眾譁變的緣由尚且模糊,可能與上巳節採選之事有關。

“陛下這回總該放棄了吧,還是從四家裡面禮聘的好,別折騰了。”有人鬆了一口氣,想當然地以為。

自去歲中元節一事後,日躔衛都很不情願參與到類似的事件當中去,誰知前朝那些人又會藉機出什麼么蛾子,傻子才願意當他們的犧牲品。

“你想多了,陛下龍顏大怒,採選這下是非辦不可了!”

白露的回答算是在意料之中,若因此取消採選,豈不說明皇帝怕了他們?往後人人效仿之,稍有不順即起兵反叛,朝廷威信何在,皇帝顏面何存!

“鎮星有提出要帶兵前往嗎?”有些想法不合時宜,卻不得不承認是個機會,裴靖覺得寧宴不可能錯過這個機會。

不過她雖這樣問,但私心認為寧宴得到機會的可能性很低。

白露“啪啪”拍著她肩膀,“要不怎麼說你們三個是對方肚子裡的蛔蟲呢,可惜沒成,兩邊皆不允,鎮星為團結兩派勢力實在是付出了太多太多啊!”

此話充滿了同情的意味,眾人接連接過話茬為寧宴打抱不平,或是痛罵兩派妒賢嫉能實乃蛀蟲。

裴靖照舊在人前保持沉默,畢竟寧宴所受不公非一日之景,自他父母一輩便如此,幾十年如一日還有什麼好說的,只盼望寧宴多年的隱忍最後能換個好結果。

朝廷對外作戰很遲鈍,但對內反應卻十分迅速,皇帝當日便令東虎將軍孫聞率曹州軍阻叛軍於渝荊交界,另起兩路兵馬夾擊,務必擒拿叛軍首領林宣明。

說到孫聞將軍,其曾是令西南諸族聞風喪膽的名將,無奈為人固執,不懂“變通”,被李制尋了個錯處“發配”到河陰的曹州帶兵,一待便是整十年。從二十八歲到三十八歲,最好的年華幾乎全都浪費在了曹州,著實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