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6章 珠聯璧合

裴靖被問得哽住,她若狡辯說只是隨便問問,估計沒人會信,遂再次告罪。

文御吹著茶粥飄出來的熱氣,不緊不慢地問她何罪之有。

裴靖私以為文御這種人真的很討厭,疑心多,心眼子更是多如蜂窩,還總以看他人尷尬為樂,實在惡劣!

她強作自如地說著剛編好的理由,“臣未經允許便私自窺探東宮,失禮、犯上,故臣有罪。”

“哦?”文御思忖片刻,問道,“那你知道我叫什麼名字嗎?”

“臣不知。”裴靖睜著眼睛說瞎話,她怕文御說她未經允許私探皇孫姓名也有罪,其實她不但知道文御叫什麼名字,還知道其人生辰、好惡等一大堆雜七雜八的事。

文御卻好像信了她的話,竟自我介紹起來,“我叫文御,字權臨,行三。”

這話該怎麼回?

裴靖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不禁有些不知所措,表情訕訕地看了看文御,又看了看一臉傻樂的寧宴,擔心久不回話會顯得自己沒有禮貌,於是猶豫著回了句“久仰,幸會”。

文御莫名被逗笑,笑得渾身發抖,許是被紊亂的氣息嗆到了,他笑著笑著突然咳起來,咳聲連綿淋漓,咳得臉頰泛紅。

寧宴忙從另一隻壺裡倒出一碗黑褐色的湯汁,熟練地幫助文御慢慢服下。

咳嗽漸漸止息,文御緩緩喘了口氣,依然笑得開懷,“真是個又靈又呆的小姑娘!”

寧宴也跟著瞎樂,“我就說她很有意思吧,見她一面是不是值了?”

“甚值!”

看著眼前兄弟二人高興的模樣,裴靖面無表情,她迫不及待想要離開這裡,這輩子不想來第二回,更不想再見到文御。

文御旁若無人地笑了一陣子,竟又將話題扯了回來,“星紀,你可知此案結果如何?”

裴靖一愣,差點跟不上這人的思路,“回皇孫,臣略知一二,元相為秦國公彈劾,刑部和大理寺人員變遷。”

秦國公李制主掌兵,一向重心在外,其人圓滑世故,極少在朝堂上與元青當面對抗,更不屑於彈劾這種不痛不癢的方式,此次竟肯用這種堪稱光明正大的手段當眾收拾元青,想來他和文御在暗地裡達成了某種協議。

“你認為日後當如何?”

裴靖思忖片刻,違心地答道,“應偃旗息鼓,以防元相狗急跳牆。”

“你果真如此想嗎?”文御聞言一愣,若有所思,“元氏浸淫官場二十餘年,老謀深算,即便狗急跳牆亦是暗中作梗,你認為他下一個目標會是誰?”

裴靖乖巧搖頭,婉拒參與其中,“臣不知。”

現在誰跟文御沾邊元青的目標便是誰,所以她才歸心似箭,她覺得在文御身邊多待一刻自己便離死亡更近一步,她只是個小刺客,哪裡鬥得過這些站在權力巔峰的人物,萬一下次又遇到這種事怎麼辦,莫說還有沒有人肯幫忙,只怕敵人都不會給她留下轉圜的餘地,直接殺之了當。

“你並非不懂不知,而是怕說得太多性命堪憂,又怕下回再遇到這種事沒人幫你,你明明都清楚,也知道該怎麼做,卻不敢繼續摻和,甚至想遠離我,我說的可對?”文御溫和地笑著,一針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