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別山海 作品

第3章 倦鳥歸巢

“那你現在便去跟陛下講,說你已迫不及待想拿回朔州軍的統兵權,替天行道清君側。”裴靖這番話說得陰陽怪氣,有那麼一瞬間,她十分心疼為寧宴殫精竭慮計深遠的皇帝,皇孫身邊有這樣一個隨時可能捅出大婁子的表弟,想必也是舉步維艱。

寧宴雖不聰明,卻很是乖覺,一聽裴靖語氣不對馬上就認錯。

他眼裡的憤怒變成了委屈,好像一隻正在捱罵的小狗,可憐兮兮地為自己鳴不平,“大父無能為力,舅舅事不關己,表哥教我隱忍,都說時機不對,可時機不應是自己創造的嗎?一直忍下去又能得到什麼,難不成指望他們良心發現?”

“你得到了我們,只要你需要,我和卿卿隨時為你赴湯蹈火!”奚遲這番話把寧宴感動得熱淚盈眶,恨不得當場跪下來和奚遲拜把子。

“阿遲!”

“宴哥!”

……

他倆有病吧?

裴靖嫌棄地瞟著二人,言辭犀利又刺耳,“不忍就得死。”

她說不來奚遲那種感情飽滿的話,只會就事實論事實,儘管聽上去不好聽,但勝在真實,且冷場效果奇佳。

那對好兄弟的熱乎勁兒果然涼了大半,但寧宴的嘴還沒停下,再加上奚遲的附和,兩個人像三百多隻鴨子嘎嘎叫,一路叫著出城去。

大鄴城北有座南北向的小丘名喚小重山,山體狹而短,靠近大鄴城的南側山體尚不足城寬,大半都做了宮城芙蓉池的圍牆。

自芙蓉池向北皆屬皇家禁苑,最初只二百餘里,隨著歷代皇帝一擴再擴,至今已近千里,幾乎將整個小重山包括在內。

日躔衛便藏在這座小重山裡。

上山的路有兩條。

一條藏在芙蓉池,是專供皇族的近道,經玄景門可直抵太極宮,經玄德門可直抵東宮。

另一條需先經金宣門出城,再往北走二三里地,沿著東側山體上山。

兩條路在上山後合為一條羊腸小道,彎彎繞繞極盡曲折地通向日躔衛本部。

昨天剛下過雨,山路上充斥著草木腐朽和泥土翻新的氣味,有一種略顯擁塞的清新。

越往山上走小路越平坦,路兩旁的荊棘漸漸被高大的林木和稀疏的灌木所取代。

灌木叢裡開滿了不知名的彩色小花,寧宴一路走一路摘,攢了一大捧在手裡。

走到山洞口時,一隻兔子“噌”地從他腳背上躥過去,嚇他一大跳,低頭一看,鞋面上全是兔子後腳蹬起來的泥點,趕緊拾片大樹葉子擦鞋,再抬頭,裴靖和奚遲的背影已消失在黑黢黢的山洞裡,他連忙扔掉葉子,邊喊邊追上去。

此時天已大亮,清晰可見洞外景象。

洞內淺溪匯成的水流在洞口陡然懸掛下來,匯入谷底清澈如鏡的石潭裡,水花四處飛濺,毛毛雨似的淋在石階上。

石階彎折向下,通往一層一層環山鑿壁而建的房舍,絕大多數都鎖著門窗,房主並不在家。

石潭流出三步多寬的一股,流入瀑布正對面的石窟後滲入地下,不知去向,方圓一里有餘的山谷被這條橫貫東西的小河分成南北兩半,由一座石橋相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