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无悔- 第二十九章 行夜(1),垂丝柳在线言情
冷凝魇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二十九章 行夜(1)

    三个小时前。

    吃完了面,两个男人相视无言。

    土建师打扫了一下桌上的垃圾,然后拿起电话看起了时间。

    孙青山看也差不多了,就要准备告辞离开。

    “走着?”土建师抬眼看了孙青山一眼。

    “走着。”孙青山把书包一背,起身离开。

    “等着,一起啊。”土建师结了帐,连忙跟上了孙青山。

    孙青山奇怪的打量了一眼土建师,没有说话。

    路边停着一辆车,普桑,土建师按了一下钥匙,车门“滴滴”了两声,然后冲着孙青山努了努嘴。

    孙青山坐上了副驾,系上了安全带。

    风很凉,但孙青山还是打开了窗户,让风吹了进来。

    土建师上了车,孙青山刚想指明方向,土建师却一脸自信,说了句:“把心放肚子里,哥哥我知道路。”

    孙青山一听对方这么说,也就觉得无所谓了,仍有他开着车,带自己回家,条条大路通我家,你还能飞过去不成。

    然后……

    他就被带着上了高速……

    ?!

    ??!!

    ???!!!

    “……土哥,咱是不是有点绕路了,之前开黑车开习惯了,宰客宰上瘾了?”孙青山指着面前的路无语道。

    “???”土建师一脸问号看着孙青山,“绕路?”

    “对啊,你不是送我回家吗?”孙青山也开始感觉到一丝牙疼了。

    土建师沉默了一下,也不顾是在高速上了,他打开了窗户,点燃了一根烟,然后面露沧桑,看着孙青山,“我们之间,好像有点误会。”

    误会?

    误会你妹啊!

    谁大半夜不回家,来高速上遛弯儿啊!

    想出这种破理由也是难为他了。

    ……难为个屁啊!

    我这是在心疼谁啊!

    想到这里,孙青山有些心绞痛,叹了口气,扭头对土建师说:“好吧,咱们去哪儿。”

    他认命了。

    “去商都市。”土建师这会儿也不迷茫了,精神也抖擞了。

    “那儿有情况?”孙青山嘬着牙花子,然后伸手把土建师的手机掏了出来,给家里打了个电话。

    “喂?老爸啊,今儿估计回不去了,嗯嗯……对,没有,跟着老师,对,对,学习呢,不信?不信我把电话给老师,让他跟你说。”孙青山说了两句,然后把电话放到了土建师的耳朵边。

    “哦哦,是青山同学的家长吧,我是青山今天新来的孙老师,对对对,嗯嗯,是是是,好的好的好的,嗯嗯,就这样,嗯,好,再见。”

    土建师瞥了孙青山一眼,示意他这儿好了。

    孙青山再次接过电话,电话那面儿换人了,“妈。”

    孙青山叫了一声。

    “小山,你也大了,妈妈不是想管着你,”电话那面低声说道:“但是不仅仅是我,还有你爷爷奶奶,还有你爸他,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其实特别担心你,以后要是出门就跟家里说一声,最好不要像这样夜不归宿了。”

    “好的。”

    孙青山沉默了。

    母亲的声音像是有魔法般,可以抚平孙青山心中一切的褶皱。

    孙青山挂了电话,头靠在椅背上,看着车窗外的那片天空。

    宁静,安详。

    孙青山本来就对小说里面那些江湖情仇、刀光剑影没有兴趣,即使是得到了师父的传承,也只想着默默自己修炼,走一步看一步……

    此时的他听了母亲的话后,却发现自己这个时候心中,竟无与伦比的安静与透彻。

    他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人生究竟该往哪个方向前进……

    这个时候的他,终于想明白了,他想要一种简简单单的生活。

    一种不被条框拘束,不任性,却也不需要随波逐流,不无理,却也不需要阿谀凉薄。

    简单来说,他要的,其实是一份干净,可以让自己和在乎的人……

    微笑着哭泣。

    “老土啊。”

    孙青山忽然开口,叫住了土建师。

    “……咱能不能换个称呼?”土建师抗议道。

    “那……老建?老建建?”孙青山思考道。

    “为嘛不能是老师啊,你就是故意的。”

    “……说句不好听的,您……”孙青山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这小子想说啥了,不就是说我不配嘛。”

    土建师嗤之以鼻涕。

    “哈哈哈,不开玩笑了。”孙青山说着,“我想问问咱么加入特九组都有什么要求吗?”

    “刺啦——!”

    土建师一听到孙青山的问话,差点没把车开飞出去,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

    “你认真的?”土建师问道。

    “不然呢?”孙青山反问道。

    土建师长舒了一口气,然后重新点火,将车发动,再次上路。

    “怎么突然想通了?”土建师问道。

    “想通了就通了呗,哪有什么为什么。”孙青山回答道。

    他以为土建师接下来会,跟自己说出一系列注意的条款什么的,然后还有考核之类的。

    可是,土建师突然把手边的手机拿了起来,连上耳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面应该已经准备睡觉了,语气很不耐烦,“老土啊,干什么啊大半夜的。”

    “……我这儿有个人想加入我们。”土建师努力装作平稳,但是依旧挡不住自己声音有些颤抖。

    孙青山这会儿彻底迷茫了,这我究竟去抱大腿求保护去了,还是去扶贫去了。

    这咋感觉自己不是应该去应聘了,反而有一种下乡指导工作的感觉呢?

上一章 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