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宝助攻,宫少追妻不用愁- 第38章 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垂丝柳在线言情
夏芊芊-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8章 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

    夏芊芊头皮一阵剧痛,手机紧接着被夺走扔到一边,脆弱的机身和水泥碰撞瞬间四分五裂。

    “别白费力气了,警局距离这边车程需要一个小时,那时你血都凉了。”

    男人抓着夏芊芊的头发拖拽着,平静地说出冷漠残忍的话。

    他一边走,一边扯着腰带,金属装饰碰撞在一起发出叮当响的声音。

    越是这种危机时刻,夏芊芊越镇静,

    “就算让我死,你也要让我死得明白,是不是白家买通你让你做的?”

    “那你可问错了,我不知道对方是谁,你也别白费心思,省点力气一会好好叫出来。”

    眼前的视线越发幽暗,夏芊芊感觉男人松开了她。

    紧接着,他从兜里掏出零零碎碎的用来折磨人的小东西,扔了一地……

    夏芊芊脸色刷白,她虽只经历过一次那种事,但也明白这些东西的用处。

    她强装镇定,“你知道我是谁的人吗?宫家的宫熠你该知道吧,我是他两个孩子的母亲!”

    声音冷冽,倒是带着点威慑力。

    男人解开裤带的手一顿,默了一瞬,嗤笑,

    “宫家孩子的生母会住在一个普通的小区,你当我是傻子?我劝你还是你别挣扎了,好好享受你人生最后一刻的欢愉。”

    夏芊芊眼睁睁看着他褪下裤子,眼里流露出恐惧,她撑着手臂想要站起来,身子却软得无法配合。

    “车子内我提前点了迷香,吸入后,人一个小时缓不过来,你能坚持到现在没昏迷已经不错了。”

    男人抓住夏芊芊的手拖过去,拿着摄像机对准她的脸。

    “对,就是这种惊恐的表情。”

    夏芊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强忍着惊恐抬头猛地撞上男人的头。

    砰的一声,她几近昏厥地倒在地上,看着男人狼狈地跌坐在地上,畅快地笑了。

    后背贴着带着晨露的草地,又湿又冷,却让她大脑渐渐恢复清明。

    看着男人目光阴狠地站起来,她觉得自己今天八成要交代在这了,眼里不禁浮现绝望。

    她掌心紧紧攥着从地上捡来的一块石头,戒备地盯着重新靠近的男人。

    对方蹭了下头,哼笑一声,“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他从一地东西中捡了根绳子走过来,以为夏芊芊要用石头砸他,嘲弄地笑道,“不自量力。”

    原本他只是拿钱办事,可几分钟下来却被夏芊芊勾出一把邪火。

    “我会尽量让你死得晚一点!”

    对方的眼神,看得夏芊芊头皮发麻,她趴在地上一点点往后移,手里的石头成为了她唯一防身和慰藉的东西。

    男人甩了两下绳子倾身靠近,夏芊芊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抬手拿起石头砸过去。

    可半路手腕被遏制住,男人的眼里露出让她恶心的目光,一把夺过石头扔到一边。

    “你就这点伎俩……吭!”

    夏芊芊趁着对方走神的功夫,一脚踢上男人腿间。

    紧接着男人闷哼一声,夏芊芊连忙挣脱开对方的牵制滚到旁边。

    她脸色惨白却透着冷冽,狠厉地瞪了眼沉浸在痛苦中的男人,艰难地爬起来往树林外面跑。

    “贱人,你还想跑?”

    阴狠的声音让夏芊芊心尖剧烈颤抖,试图加快脚上的动作。

    身后传来粗喘声,越来越近,下一刻一只手扯着着夏芊芊的头发恶狠狠地把她拽得仰倒,骂骂咧咧道,

    “臭女表子,真他妈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一定要折磨死你!”

    毫不留情甩过来的一巴掌让夏芊芊一个没站稳摔在地上,半边脸一瞬间红肿起来。

    耳边一阵蜂鸣,脑袋的沉重感让夏芊芊无法再站起来,无力地趴在地上。

    视线模糊间,她看见远处似乎有几个模糊的身影朝着她跑过来,喃喃自语,“救命。”

    紧跟着,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他妈的,真晦气!”

    男人满脑怒火,只想报刚才那一脚的仇,猴急地解着自己的裤子,没注意到远处跑来的人。

    他裤子刚褪了一半,后背忽然踹来一脚,身体不受控制栽倒地上。

    不等他有所反应,双手立刻被控制住。

    “谁?”

    男人被摁着头脸着地,脸上的面罩被扯了下来,露出张眼角贯穿一条狰狞疤痕的脸。

    宫熠抱起昏过去的夏芊芊,脸色极冷地在男人身上补了一脚,“带走!”

    晋城上班高峰期,路上行人只看见一辆劳斯莱斯开出二百迈,连闯了两个红灯开到医院,宫熠抱着夏芊芊冲进诊室

    “来人!”

    医生被他的气势吓到,赶紧带着护士过来。

    医院高级VIP病房里。

    夏芊芊面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白皙光洁的脸蛋多了五根鲜明清晰的指印。

    额头缠着纱布,为她瘦弱的身躯增添了一抹羸弱感。

    她纤细的手腕上插着针,正在打着消炎镇定的药。

    整个病房里安静得只剩下她的呼吸声。

    宫熠沉默的坐在她的床前,单手撑着额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眼里带着浓重的探究。

    病房的门刷地被打开,急匆匆地脚步声打破了寂静。

    “光天化日行凶,我回去有他好看,姚队你把那人留给我!”

    陆靖风风火火地进来,才发现病房里还有个人。

    “宫先生?”

    作为晋城土生土长的人,陆靖在电视上见过很多次宫熠,那身凌冽的气质在现实中遇见更让人难以忽略。

    宫熠转过头看向陆靖,盯着她看了一会,说,“你是夏芊芊的那个警察朋友?”

    “是,这次多谢你及时救了芊芊。”

    当时夏芊芊手机突然没了信号,陆靖急得不行,赶紧让同事定位她的位置。

    确定地址后她心立即凉了半截,生怕自己赶到时只看见一具冰凉的尸体。

    她真心感谢宫熠这个救星,同时也不免好奇他是怎么知道夏芊芊出事的。

    宫熠点点头,起身拉开病房的门出去。

    他人一离开,房间里那股闭塞压抑的感觉瞬间消失。

    陆靖来到床边,伸手帮夏芊芊掖了下被子。

    “唔……”夏芊芊睫毛颤了颤,半晌睁开眼睛。

    “芊芊?”陆靖激动地拉住夏芊芊的手,既心疼又心急。

    夏芊芊下意识动了下手,不小心扯到针头,疼得她整个人抖了下,额头瞬间沁出了一层冷汗。

    “你小心点。”陆靖摁住她乱动的手,“感觉怎么样,要不我帮你叫医生?”

    “没事,就是有点恶心。”夏芊芊摇摇头,打量了眼四周,拧眉问,“我怎么在医院?”

    昏迷之前,她只记得好像看见有人冲着她跑过来,后面的事情就不记得了。

    陆靖正欲开口,病房的门忽然被拉开,刚离开不久的宫熠去而复返。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