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 第七百三十九章 杀手,垂丝柳在线言情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三十九章 杀手

    单天溟点了下头。

    顾清云当即就要掀开被子。

    “我也一起去。”

    单天溟看了她一眼,想着如果不答应的话,清云估计也不会罢休,于是便再次点头。

    “先穿衣服吧。”他伸手将顾清云挂在旁边的衣服拿过来,让她待在被子里,帮她把衣服穿上之后,才放她出来。

    顾清云怪不好意思的,穿完衣服脸红扑扑的。

    单天溟刚刚完全是把她当成小孩子一样来对待啊。

    不过……

    她觉得好幸福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心里根本就住着一个小孩?

    “走吧。”

    单天溟的一句话将顾清云从一种奇怪的思维中逃脱出来。

    幸好幸好。

    顾清云有些感谢单天溟,如果不是他的话,她怕是要陷入一种奇怪的思维中了。

    俩人很快就出来了。

    东苑的院子里,白鹤还有几分看起来略显疲惫的护卫站在那里,他们站成一排,在他们的前头却放着黑麻麻的一坨东西。

    很大一坨的那种。

    因为是晚上,院子里的光线也不是很明亮,在这样的情况下,顾清云远远的真没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只不过结合之前在房间里她问单天溟的事儿,她还是问了一句,“这是那个……人?”

    不是她故意装眼瞎,实在是那坨东西看起来真的不怎么像是个人啊。

    人没有那么短的吧?

    那坨黑色的东西看起来,虽然很大一团,但是长度的话,貌似只有半个人大小。

    难道那个杀手这么爱?

    那可是不到一米啊。

    “回禀公主,这就是那个杀手,此人轻功十分厉害,我等追了整整一天一夜,才终于将他抓到。”

    其中一个护卫禀报道。

    “那他怎么那么短啊?”

    顾清云很好奇。

    同时心里也将护卫的话记住了。

    轻功很好。

    这点跟单天溟之前猜测的那个送信人有些异曲同工。

    或许他们是一伙人。

    “哦,公主请稍等一下。”

    那护卫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走到那坨黑色的东西面前,弯腰,一把扯开了绑在黑色东西上的绳子。

    啪的一声。

    顾清云仿佛听到骨折的声音。

    紧接着她便看到原本短短只有半个人长的那坨黑色东西终于变成一个人,而之前顾清云看到的那坨黑色的东西也成了他的衣服。

    看到这里顾清云终于明白过来了。

    原来这个杀手是被他们对折起来之后用他身上的披风捆子,之后在加上绳子。

    哇塞,这样的绑人方法,可比绑猪还要凶残啊。

    大概是看出顾清云的疑惑,那护卫贴心的解释道:“公主您有所不知,这个贼人狡诈的很,若非用这样的方法将他绑回来,路上好几次他都差点逃走了。”

    一开始护卫们在抓到这个杀手后,用的也是正常的方法来将这个杀手带回来,结果这杀手三番两次逃走,借用他那超高的轻功,将他们耍了个遍。

    最后他们实在是气不过,才用的这个方式。

    只能说,这个杀手会被这样对待,全部都是自找的。

    顾清云听完护卫说的那些话,对这个杀手也同情不起来了。

    本来她还想说护卫们太粗暴了呢。

    现在看来护卫们根本就不粗暴,而是这个杀手活该。

    倒是她居然差点有了圣母心。

    想想可真是可怕。

    “咱们现在是开始审问吗?”

    顾清云问单天溟。

    她还是挺好奇审问过程的。

    虽然她也不是没见过这些护卫审问人。

    但是她依然很感兴趣。

    特别是……

    这个人很可能是杀害单天誉的凶手,还可能是陷害她的人。

    “清云想看?”

    一看到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单天溟便忍俊不禁。

    “想啊,可以吗?”

    “清云若是想看,那便可以。”

    反正现在也不是很晚,虽然他们本已经准备入睡,但既然来了这么个有趣的人,自然要看看这有趣的事儿再走了。

    “那我们走吧。”

    顾清云兴致勃勃道。

    她知道溟王府有专门的审问犯人的地方。

    “不用了,就在这里审问吧,审完了你也好早点睡觉。”

    “额,不用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就别惦记着我睡觉的事儿啦。”

    单天溟说的那么大声,护卫们都听到了,她不要面子的啊。

    “时候不早了,就这么办吧。”

    “诶……要是把咱们的院子弄脏怎么办啊。”

    顾清云其实就是心疼她自己的地方了。

    这东苑可是她跟单天溟的地方,算是他们的一个小家,怎么能让这样的人玷污了呢。

    单天溟被她的一句‘咱们的院子’取悦了,嘴角都勾起了笑意。

    “既然如此,那便去审问室吧。”

    所谓的审问室,其实就是溟王府的地牢。

    之前那个熹妃派来的婢女也是在那个地方审问的。

    那个婢女在上次的审问里被折腾了个半死,现在还关在地牢里呢。

    杀了她便宜她了,放了她更加便宜她,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将她给关起来了。

    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并且行动不能自如,这绝对是一种可怕的惩罚。

    有时候并不是只有疼痛才是惩罚,更多可怕的惩罚伤的不身体,而是心灵。

    说要来地牢,他们一行人速度很快,风风火火的很快便到达目的地。

    到了审问室,护卫们搬来两张凳子给顾清云跟单天溟坐,之后他们一行人又分成两排站立着,那个杀手着被他们扔在中间。

    从刚刚到现在,那杀手就没发出过任何声响。

    不是他硬骨头,而是他晕过去了。

    白鹤让一个护卫去提一桶水来,水一到来,直接兜头淋到那杀手的身上。

    那杀手被这寒冷的水浇醒来。

    现在可是冬天。

    大冬天的淋水,也可以算是一种惩罚了。

    “你们,你们到底是为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要抓我?”

    那杀手目光一一看过在场的人,之后佯装出一副无辜又受惊的样子。

    “少装了,为什么抓你,你心里没数?”

    白鹤上前对着他的胸口就是一脚,“说,是谁让你去杀了五皇子的!”

    其实从前他们审问人没这么粗暴的,后来……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