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天下:王爷,请自重- 第七百三十七章更多的怀疑,垂丝柳在线言情
垂丝柳言情小说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七百三十七章更多的怀疑

    “清云方才说有事儿想跟我说的,说吧。”单天溟问道。

    “我想先知道,你跟刑部侍郎都说了些什么。”

    提起刑部侍郎,单天溟的神色有那么片刻的冷漠,之后他才淡淡一笑,对着顾清云道:“关于你被成为杀人凶手的事情,确实是有人故意陷害你。”

    “刑部侍郎承认了?”

    “嗯,承认了。”

    “是谁?”

    顾清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隐约已经有了个猜测。

    再加上单天溟脸上的冷意,她心里的猜测又落实了几分。

    看来……

    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是大明帝?”

    没等到单天溟的回答,顾清云便先这个答案说了出来。

    单天溟看了她一眼,眸底掠过一抹诧异。

    他没有马上回应,而是问道:“清云为何会这样想呢?”

    “我猜的,从你的反应猜到的。”

    “看来我表现的很明显。”

    “确实是有点明显。”顾清云不给面子的吐槽,之后才又问道:“我猜对了吗?”

    单天溟点点头。

    顾清云倒也没有很生气,反而还笑了出来。

    “我说呢,他怎么还不对付我,原来是搁这儿等我呢,不过他也真狠心啊,为了陷害我,连自己的儿子都能杀了?”

    虽然大明帝已经放弃单天誉了,但怎么说也是他的儿子,他这……

    虎毒不食子,他未免太狠毒了点?

    “人不是他杀了的。”单天溟淡淡道。

    “所以杀人的是别人?然后大明帝知道单天誉死了,就想到了将这事儿推到我身上?”

    这并没有让顾清云觉得大明帝有稍微仁慈点。

    她依然觉得这个老头子很奇葩。

    “他没事儿吧他?自己儿子被人杀了,他不想着找出杀害他儿子的凶手,反而急着将事儿往我头上推?这单天誉下了地狱,估计也得来找他理论理论吧?”

    好端端就被杀了,就算生前作恶了,死后也会觉得冤屈的吧。

    “他确实是疯了,像个疯子。”

    提起大明帝,单天溟永远都是不屑的口吻,不过这次还多了几分狠意。

    “你不用担心清云,我绝对不会让他有机会伤害你的,他还以为如今的大明,还是那个任他动手便能涌动风云的大明?”

    单天溟比较少对顾清云说国事,顾清云对这方面也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便很少问起。

    这会儿看到单天溟这个模样,顾清云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

    单天溟每天那么忙,估计就是在结党营私,拉帮结派吧。

    所以这种时候才能如此有底气的说出这些话。

    “我知道,有你在,我肯定会没事儿的,不过这边还有个事儿想跟你说下。”

    顾清云想了一下,突然有些地方想不通了。

    “什么事呢?”

    顾清云从怀里掏出一张小纸条,伴随着一颗小钢珠。

    这就是她之前收到的东西,现在她都给了单天溟。

    “这是什么?”

    单天溟接过纸条和钢珠问道。

    “你打开看看。”

    单天溟听话的打开了纸条,在看到上面写的字的时候,神色微微变化了一下。

    “这些是谁给你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从药房出来的时候就……”

    顾清云把自己收到这些东西的过程说了出来。

    “我们去药房那边看看。”

    单天溟牵起顾清云的手,朝药房那边走去。

    俩人来到药房,单天溟去检查那根之前被钢珠打进去的柱子。

    柱子被那钢珠打了一个洞,不过洞并不是很深。

    “从这个洞看来,那钢珠应该不是利用内力直接打下来的,而是通过什么器具打来的,若是使用内力打的话,钢珠留下的洞应该会更加深。”

    “你的意思是,那个人内功不是很好?”

    “不一定,若是他内功不够好的话,又怎么能轻易掩人耳目,来给你送东西呢,很有可能他利用器具来打钢珠,只是为了掩藏他内功深厚这一事情,很可能是为了掩藏他的身份。”

    听完单天溟的话,顾清云恍然大悟。

    的确,如果是她自己的话,她真的不会发现这么多,也不会这么细心到去观察那个洞的深浅。

    “那接下来要调查这个人,是不是比较容易了?”有了这些发现的话,他们在找人方面,应该就比较有头绪一些了。

    “嗯。”单天溟点点头,突然好似想到什么似的看向顾清云。

    “干嘛这样看我?”

    总觉得这个男人这样看她,有种没好事儿的感觉。

    “就是觉得清云这次怎么这乖。”

    “什么啊。”

    “上面纸条约了你出去见面,你怎么没去呢?”

    上面还提到了关于清云被陷害承认杀人犯的事,他以为清云看到这样的纸条,应该会很想去一探究竟的。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特别是在与自己的事情有关系的情况下,那就更加容易产生好奇心了。

    然而这次顾清云的表现,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我为什么还要去?又不知道是谁约的我,万一是圈套怎么办?如果是认识的人,那么他应该会直接登门拍拜访我,那个人连登门拜访都不敢,显然是心里有鬼了,这样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会赴约呢,当我是傻子呢。”

    顾清云看到这纸条的时候,就没想过赴约,任何一点点的念头都没有。

    在她看来,给她送纸条的那个人还是挺蠢的,挺自以为是的。

    “我的清云真的聪明。”

    单天溟对顾清云的答案很满意。

    “你放心吧,给你送纸条的人,我一定会查出来是谁的。”

    “其实我心里有点儿怪怪的念头,也不知道我所想的是不是对的。”

    “什么呢?”

    顾清云看着单天溟,在他温柔的眼神下,将心底的想法说出来。

    “我觉得,除了皇上之外,可能还有人想要陷害我,陷害我的人应该就是给我送纸条的这个人,而这个人估计也就是杀害单天誉的人。”

    “清云为何会有这个想法呢?”事实上,单天溟早已想到这些,只不过他想等自己调查出结果后再将这些事情告诉顾清云,没想到顾清云自己如此聪明,居然早就已经想到这些了。
上一章 书目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