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3章 太阳

    y c h网站最近又多了几条帖子, 大部分都是关于运动会的,其中一条是比较现显眼:

    各位听说了吗?三年一班的学生参加了4x400接力赛,a生和f生一起参加,这可是深高有史以来的大场面, 有看头了。

    [方糖泡泡]:楼主发言有问题啊, 都取消学生等级排名了,还这在a生f生的。

    [2333]不好意思, 标题党了。虽然取消了, 但实际上还是存在偏见, 这两队人马融入不到一起啊。

    [绿玫瑰]:楼主正解, 这局有意思起来了。

    [坐火车去拉萨]:感觉三年一班会赢吧,f生务实,脚踏实地;那帮a生更不是善茬,他们一向自我要求高, 毕竟好胜心强,看重门面,现在每天放学都能看到她们在操场上训练。

    从另一方面来说是好事,等于双强联合了。

    运动会即将来临,班盛却在前一天忽然重感冒, 说话带着浓重的鼻音, 声音也低沉了许多。林微夏询问他理由, 问了一圈,断定他是傍晚在泳池泡久了。

    “那你还能跑吗?要不让替补上。”林微夏语气关心。

    “没事。”班盛回。

    两人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 班盛嫌人多, 特地带了她上二楼吃饭。但一坐下, 就不断有艳羡的眼神投来。

    他们进入高三, 来了一批年轻鲜活高一新生。两人正吃着饭, 议论声不断,传到林微夏耳朵里。

    “那是班盛学长吧,好帅。”

    “真的很蛊啊啊啊,他戴的那个粉腕巾,操,搭上整个人的气质,绝了。想上去要电话。”

    “不过他对面坐着女的谁啊,她脸上的那个小胎记有点怪。”

    林微夏正慢吞吞地嚼着一根豆角,闻言睫毛动了一下,继续吃饭,并不受她们的影响。

    班盛适时抬眼看了一眼林微夏,没有说话。

    林微夏刚把餐桌上的汤递给班盛,一道纤细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与此同时飘来一阵清新的香水味。女生扎了一束高马尾,活泼的语调中夹了丝紧张。

    “学长,我是新生,初来深高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能不能留个电话?”

    话说完,女生的心突突地直跳,既忐忑又期待。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班盛有什么反应。

    班盛慢悠悠地喝着汤,喉结上下滑动,像是有意晾着女生,喝完后他背靠椅背,连个眼神也没给她,语气侮慢:

    “腕巾,她送的。”

    “你觉得奇怪的胎记,我最喜欢。”

    “至于电话,你先过问你学姐。”班盛语气散漫。

    班盛一通操作,把女生弄得又恼又羞,脸上颜色变了又变,最后一跺脚跑开了。

    林微夏从两片药板里各抠三粒药递过去,把水推过去,说道:

    “你干吗要吓她。”

    班盛接过药,也没喝水,直接扔嘴里,仰头吞咽了下去。只听他哼笑了一声,林微夏撞上一双漆黑的眼睛,他轻笑一声:

    “你该庆幸,你未来对象洁身自好。”

    *

    次日,运动会在校长冗长的发言中正式拉开序幕,同学们站在下面听得的昏昏欲睡,不停地吐槽“校长真能说”“校长比我妈还能说”。

    “校长能说是因为你站在太阳下暴晒,而他站在礼台前发言”。

    柳思嘉作为学生运动代表上台发言打扮得光鲜亮丽,她站在台上的时候,刚要打开发言稿,“滋拉”一声,纸碎成两半,漂亮的手指黏满了502,在阳光下越扯越黏。

    台下几个学生哄然大笑,甚至还有人吹起了口哨,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纷纷感叹:女王出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今天论坛又要热闹了。”

    “代入我自己,在全校师生面前出丑,我扛不住啊。”

    班盛站在旁边,双手抄在那里,看着台上眼神凛然的柳思嘉,开口:

    “她在用自己的方式还给你。”

    太阳热辣,林微夏抬眼看去,只看到柳思嘉在一片嘲笑中下了台,

    校领导发言结束后,机器压着红白气球发出“啪”“啪”的声音,一群穿着制服的学生站在绿操场下鼓掌欢呼,像一片片扬起的青春的帆。

    学生们开始安营扎寨,两个男生拖着充气垫占位置,不参加比赛的同学直接躺在上面,校服一挡直接躲里面玩手机。有人甚至带了小音箱。

    “牛逼,直接在这开音乐节了是吧。”宁朝朝他们比了个中指。

    宁朝刚喝两口水,广播便开始喊人去检录处准备跳高,他把瓶子一扔:“一会来两个人给我加油啊。”

    上午基本都是个人项目,下午才是接力赛。林微夏参加完两项运动后,收到一张纸条,是柳思嘉写的:

    大提琴的事我不会道歉。

    厕所泼你水那次,我没有授意也没有参与,最后你也泼回我了,但起因在我,抱歉。

    胶水那次,还你。

    林微夏睫毛动了一下,最后把纸条塞进兜里,匆匆便跑去休息室陪班盛。

    他的感冒没有好,反倒有加重的迹象。早上班盛就没参加开幕式,一直躲在休息室里休息。

    门被林微夏推开,班盛坐在椅子上,头仰靠在冰蓝色的墙壁上,他正在阖眼休憩,黑睫毛紧闭,侧脸线条流畅又冷厉。

    听到声响,睁眼看向来人。

    “你好点了吗?”林微夏走过去递了一杯热水。

    班盛神色倦淡,冷白的手握着水杯,一开口声音沙哑:

    “还行。”

    他似乎看出林微夏的意图,笑了一下:“哪那么脆弱啊。”

    “行,下午真不舒服了记得跟我说。”

    下午的接力赛很快到来,临开场前,全班待在一起,将那些参赛者围在了一起。

    班盛精神看起来好像好了很多,他酷着一张脸,双手插兜,露出一截清晰的腕骨,游离在人群外。

    李笙然今天一身活力十足粉色的运动服,正来回踱步,显示着她此刻的焦躁不安。

    柳思嘉被她晃得不自在起来,开口:“别走了,晃得人心烦。”

    “我也没办法,我感觉自己的心率跳得好快,”李笙然一脸的担忧,她托着对方的手,“思嘉你摸摸我的心口,是不是不对劲。”

    “完了,我不会上场拖后腿吧,那也太丢脸了。”

    李笙然不停地表达自己的不安,她还试图通过喝水的方式来降下自己的心率。那帮女生围着她,建议做深呼吸之类的动作。

    倏忽,一道怯懦的声音响起:“你要不要试试这个。”

    众人看过去,一位戴眼镜的f生拿出自己的保温杯,语气友好:“这是我妈平时给我泡得静心百合茶,她是药剂师,在里面加了两剂药材,每次考试一紧张她就给我给泡这个茶。”

    那帮女生听到后从鼻孔里发出“哈”的一声,嘲讽她说得是个悖论。既然遇到重要的事不紧张,那成绩怎么会一路差到底。

    李笙然回头看了那女生一眼,对方自觉噤声,转过头接过保温杯:“谢啦,我试试。”

    “啊,不用谢的。”f生一脸的意外,她没想到李笙然会接。

    没多久,三年一班的参赛者站在比赛区,一共十二个人,他们分成两队站在对面,与同年级的其他班进行竞赛角逐。

    “磅”的一声枪响,六组运动员如离弦的箭,不停地向前冲,他们班首发的是班长,速度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