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42章 钻石

    这场聚会结束得很晚,班盛送她回家的路上,姑妈接连打了好几个电话,斥责的语气中夹杂着担忧:

    “你去哪了?这么晚还不回家。”

    黑色的迈巴赫一路向前开,车窗半降,偶尔能听到浪打礁石的白噪声,林微夏侧着身子,压低声音撒谎:

    “我和方茉出去玩了,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林微夏这边正提神应付着家长,余光瞥见男生坐在旁边笑了一下,眼神透着你挺牛啊,还跟家长撒谎。

    “真的?你不会跟哪个男生出去了吧?姑妈跟你说现在的男的不知道多精明,小心被骗……”林女士在那边忧心忡忡道。

    身边传来一道很轻的哂笑声,似乎在表达到底谁拿捏谁。

    林微夏的心一紧,她没有看班盛,但知道有一道揶揄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怕姑妈听到她旁边有男生的声音,下意识地捂住话筒,头探出车窗边去接电话。

    姑妈在那边叮嘱好一会儿才挂电话。幸好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两人站在水围巷口前道别。

    林微夏怕姑妈发现,所以不让班盛进去,让他送到这里就行了。

    一整个一晚上,班盛相当反常。

    在车上的时候,班盛一直用手指缠绕着她的头发玩,而现在,路边悬着的灯泡下有飞蛾转来转去,暖黄的昏暗灯光下,青筋明显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纤白的尾指上,又缓慢缠住,最后勾在了一起。

    班盛一直没放人走,两人只要一对视,分不清谁的眼神是潮湿的,炙热的。

    “你还挺了解我。”班盛看着她说。

    他指今晚的那六个快问快答。

    “当然啦。”林微夏一贯平静的语调夹了点骄傲。

    林微夏同他说着话,发现班盛脸上沾了一点银色的彩带,正贴在脸颊中,搭上一张冷淡的脸,更显孟浪痞坏气质。

    “你头低下来一点。”林微夏抽出手。

    班盛挑了一下眉,但还是低下脖颈,眼前的身影拉近了一点,林微夏仰头看他,踮起脚尖伸手去碰他的脸。

    因为靠得很近,班盛闻到了她身上清甜的水果味,眼睛稍微往下一睨,便看见少女红润的嘴唇,呼吸紊乱起来,喉结艰难地上下滑动了一下。

    纤白的指尖在脸颊处轻轻抚蹭了一下,像被人挠了一下心尖,越痒越难耐。

    “好了。”

    林微夏正要收回手,不料半空中被一双冰冷的手攥住,男生低头看着她,眼神翻滚着某种情绪。

    “老子终于知道你身上什么味了?”班盛说。

    林微夏神色错愕:“什么?”

    “一股水蜜桃味。”班盛缓缓开口。

    林微夏的手还被攥在半空着,心下了然,解释道:“可能我家是开水果店的吧,离收银处最近的货架就是水蜜桃,应该是……”

    她还在认真解释着,班盛忽然打断她,直截了当地开口:

    “想亲你。”

    很早就想了。

    班盛的眼睛漆黑明亮,一对视,林微夏就感觉自己快要被眼睛里跳跃的那簇火给吸进去。

    心口一窒,他的攻势太过猛烈,让人退无可退。

    头颈笔直的男生缓慢凑前来,冷冽的气息传来,一重一缓的呼吸声交缠着,为了不让她走神。

    班盛举着她的手,拇指不轻不重地缓缓摩挲着她的手腕,带着撩人的□□,似乎连她连人带心都要全部占有。

    林微夏感觉手心出了一层湿汗,心跳加速,整个人像被火炙烤着,有丝紧张,也有犹豫。林感觉自己有些站不稳,往后退了两步,撞在墙上,墙壁冰凉。

    就在这时,一束白色的强光灯笔直地照向两人,林微夏下意识地抬手挡了一下眼睛。

    班盛皱了一下眉,松开攥着她的手,掀起眼皮,眼锋冷冷地掠向来人。

    高航站在三米开外的地方,他穿着一条大裤衩,趿拉一双人字拖就出来了。他嘴里还咬着一根冰棍,因为震惊嘴巴张大,冰棍不停地往下滴着水。

    他右手还拿着手电对着他们,一束强光照在中间,似乎将两人隔开了。

    班盛出声反问:

    “不关掉?”

    “哦哦”高航回神,手忙脚乱地摁了手电筒,尴尬又害怕嘿嘿直笑,怎么就让他撞姐夫枪口了。

    此刻,班盛脸色黑得想杀人。

    林微夏扯了一下班盛的衣服,低声说:“你别吓他。”

    林微夏发话,班盛身上的戾气多少收敛了一些。

    “你怎么出来了?”林微夏解围道。

    高航松了一口气,挠挠头:“妈一直念叨你怎么还不回家,我正好出门扔垃圾,想着这黑灯瞎火的顺道接你回家。”

    “那我走啦。”林微夏冲他说话。

    班盛的声音低低沉沉,搁了一个字:“嗯。”

    *

    假期很快结束,高三新学期正式来临,同学们期待的同时又有些紧张。等级排名取消掉后,选修课那类优先权也一并消失。

    大家能够自由地选取自己的心仪课程,方茉如愿以偿地选了喜欢的室内体操课。

    那帮a生仍暗守阵地,但f生中开始有人不接招了。

    当人只专注于自己的事时,不再害怕任何声音。

    10月很快来临,与此同时,让人期盼的还有一年一度的运动会。

    这场运动会大家盼了又盼,甚至有同学在校论坛里担起了每日播报天气预报的职责。

    小明同学:【明天小雨,又他妈是雨,开不成了。】

    张aaa:【兄弟别报了,看着我都心疼。一到开运动会的时间学校必下雨,这是校园第九大未解之谜。】

    有人跟帖:【不开运动会我死不瞑目。】

    这条发言后面跟了一连串的笑声。

    好在,一再因为天气原因推迟的运动会终于定在半个月后。

    运动会举办日期一定下来,众人欢呼,体育委员开始了游说同学积极参加项目的任务。

    但是在深高,他们期盼的是运动会可以休息,而不是期待这件事的本身。这里的学生在竞争和厮杀的高压环境中,大多人养成了冷漠和利己主义的观念。

    体育委员每找一个同学,基本都被拒绝,他们给出的理由不是要准备参加竞赛就是在准备留学相关的事宜。

    每个人都迫不及待地向前走,看起来并不留恋高中生活。

    体育委员破罐子破摔,刚好经过班盛身边,忐忑地问了一句他参不参加,班盛给了一句话:

    “你觉得可能吗?”

    当时林微夏也在旁边,但她没有说什么,她从来不干涉班盛。

    但她没想到班主任会找她,林微夏站在办公室的时候脸色茫然,老刘拧开保温杯喝了一口茶,嘴巴里还嚼着茶沫:

    “林微夏,这次运动会组织大家报名的事,我打算让你和体育委员负责。”

    林微夏眨了一下眼,后知后觉地回答:“老师,我的组织能力还有所欠缺,我可以推荐向您更合适的人选。”

    “哪里欠缺了嘛,听说上次取消学长学姐互助部是你一手促成的。老师一直觉得你是一个遇事冷静,有自己主意的女生。因为你的到来,班上的同学多少有些改变,这次的事是这样……”老刘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知道老刘那句话触动了林微夏的心弦,最后点头答应了。林微夏走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老刘喊住他:

    “班盛这个学生成绩就没让老师操心过,但他性格孤傲了点,在班上特立独行惯了。我从来没有打通过他家长的电话,这次运动会你也尽量说服他参加,多融入集体嘛。”

    “我尽量。”林微夏应道。

    虽然是林微夏出面,她试图游说班盛,他头也没抬,慢悠悠地答:

    “不想去,你以身相许的话考虑一下。”

    当时班盛正在研究一道物理题,做着正经的事,说出来的话却无比下流。

    林微夏伸出手去摸男生后脑勺靠近脖颈那块短发,指尖轻轻摩挲,开口:

    “你是不是想我打你。”

    后颈柔软的触感传来,班盛握着笔尖重重一顿,身体一僵,一开口声音喑哑又克制:

    “找死是吧。”

    对视上班盛眼睛里翻涌的情绪,心一惊,吓得赶紧缩回手逃开了。

    当林微夏拿着报名表格去找体育委员的时候,后者得知她是过来帮忙分担重任的,老泪差点没流出来。

    “我尽力了,个人项目游说了大家很久,都报得都差不多了,但还剩下几项。”体育委员把自己的表格给她看。

    林微夏接过来表看了一圈,说道:“剩下的几项我们报了吧。”

    “这个没问题,只是拔河,接力这种集体项目没人报,可愁死我了。”体委指出来。

    视线扫到几个集体项目下的报名栏,一片空白。

    这在深高来说,不奇怪,集体荣誉感对他们来说无关紧要,远不如争取个人荣誉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