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9章 领结

    六月结束得快, 骄阳似火烧,夏蝉在人的后面追着,叫声一天比一天嘹亮。

    这帮学生正热烈讨论期末考试后暑假去哪个国家玩, 要学会滑雪还是攀岩来度过这个夏天,结果老刘带来的一个消息把大家炸得体无完肤。

    学校经各方代表开会一致决定, 准高三生在这个暑假要补一个月的课。消息一出, 学生间炸开了锅, 各类吐槽声占据了学校的各个角落。

    “他妈的什么都是从我们这届开始, 太难了。”邱明华鬼哭狼嚎道。

    “谁爱去谁去,我反正决定毕业后出国的, 让我妈拿个医院报告请假呗。”一位女生说道。

    郑照行冷笑一声:“你以为那帮死老嘢没想到啊,你赋分没满他们会给你优秀的毕业履历?当然,你打算去国外那些野鸡大学当我没说。”

    哈, 谁也没有他自由,毕业了不想读书他老头也支持, 去国外混日子也行。

    他想做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吐槽归吐槽,暑假要上课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谁也改变不了。这帮小孩从小浸淫在利益得失追求最大化的环境中, 他们清醒得很快, 接受事实也快。

    还有20多天就是期末考试,又是a生与f生两个队列打乱,重新洗牌的时机。处在两者中间排名不上不下的学生神经最为紧绷。

    因为先前a生闹的笑话,林微夏这个f生又对她们进行了漂亮的反击,轮到这次考试,她们终于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

    这次以a生为首的这帮学生越到考试越淡定, 她们摆出我一副天生头脑好, 走路也比你们跑步快的高人一等的姿态。

    f生现在连埋头复习时碰上她们戏谑的眼神都觉得羞耻。

    a生与f生的气氛愈发僵持不下。

    在家吃饭的时候, 姑妈边吃饭边聊家常,想起什么说道:

    “夏夏啊,上次我去开家长会,听说你们学校还分什么a生f生等级的,我感觉挺好,有竞争才有动力。”

    林微夏盛了一碗汤递给她:“是。”

    “听说你们快期末考试了?马上考试了,要抓紧啊。我给你攒的那笔钱可是等着给你上大学用的。”姑妈语气略严肃。

    林微夏正吃着饭,愣了一下点头:“谢谢姑妈,我会尽力的。”

    全程高航埋头吃饭一直没敢说话,他姐成绩这么好,生怕林女士说着说着把火烧到他身上。

    林女士没好气地看了一眼吃饭跟饿死鬼投胎一样的高航,“咣”的一下把他眼前的红烧排骨移到林微夏面前:

    “微夏你多吃点。”

    “好。”

    这次期末考试,林微夏只差两分就可以正式计入a生的行列,方茉语气艳羡地说道:

    “微夏,马上你就要戴上漂亮的红领结啦,真好。”

    宁朝刚睡醒,打了个哈欠,在一旁搭腔:“妹子马上就是a生了,我是配不上你这个同桌咯。”

    林微夏咬着笔头,看着物理试卷的最后一大题皱眉:“就拿我开玩笑吧,我可能会被物理拍死在沙滩上。”

    但幸好有班盛在,每次一问他题目,大少爷虎口处转着一支笔,经常是眼睛扫一眼题目,就开始给她讲题。

    他的思路清晰,思维敏捷,不管多复杂的题班盛解起来都是游刃有余,四两拨千斤的状态。

    这次考试林微夏用心准备了很久,考试前夕,她待在班盛家。班盛给她复习完最后一个重点。

    男生把笔一扔,整个人往后一靠,懒散地抻了一下脖子,关节发出“哒”“哒”的声音。

    他起身去冰箱拿了两杯冷饮,其中一罐是冰镇可乐,班盛帮她开罐,“哒”地一声,气泡喷出来。

    “谢谢。”林微夏接过。

    班盛一只拿着冷饮,另一只手单拎过一张凳子,将它反过来直接坐下,抽过林微夏手里的笔,痞里痞气地开口:

    “这次你要考到前三,我这免费劳动力你打算怎么补偿?”

    林微夏立刻夸他:“班盛是绝世大好人。”

    “呵。”

    *

    七月来得很快,考试也正式来临。林微夏自认这次考试准备得比较充分,说实话,不期待是假的。

    人都不能免俗,付出了就想要有收获。

    她想看看自己能做到哪一步。

    考试一共考两天,林微夏和班盛虽然不在同一个考场,但两人同进同出。他们什么也没做,只是简单的交流,看起来高调又不高调。

    同学们不会像以前一样一看到两人就开始小声议论,还时不时嘲讽两句,她们似乎接受了这个事实,

    考试最后一科是理综,时间是下午,班盛刚好有事发信息让她先走。太阳很烈,林微夏拿着绿色考试袋挡在头顶上顺着人流进了学校。

    林微夏走在书香园的小道上,一只手不停地往脖子处煽风,不远处匆匆走来一个身影,对方走到眼前仔细一看,她发现是蒋合露。

    出黑板报的时候两人短暂地打过交道。

    林微夏对她的印象是学习很努力,性格冷酷的一位女生。

    林微夏会记得她是因为最近方茉频繁地提起这个人,她是方茉新交的朋友。两人走得比较近,方茉说蒋合露这个人其实挺有趣,两人会因为同一部漫画而哭泣。

    “有事吗?”林微夏问她。

    蒋合露神色焦躁,声音有些抖:“方茉被她们带走了。”

    “什么带走?你慢慢把话说清楚。”林微夏语气安抚。

    蒋合露胡乱抓了一把短发,蹙起眉头:“刚才我们准备去食堂那里的便利店买铅笔芯,在路上方茉就被柳思嘉她们带走了。”

    “你看到她们往哪边去了吗?”林微夏眉心重重一跳。

    “清园路那边,然后左拐了。”

    林微夏把手搭在蒋合露胳膊上,语气请求:“能不能麻烦你带我过去。”

    蒋合露看了一眼上腕表上的时间,犹豫了一下:“好吧,不过要快一点,马上要考试了。”

    烈日当头,两个女生走在树影下,穿过清园路来到学校后面废弃的教学楼,不远处飘来淡淡的油墨味,是学校的小型印厂,专门复印自印学生的资料,试卷等。

    两人站在锈迹斑斑的大门前,林微夏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光线昏暗,腐朽的味道传来,让人忍不住皱眉。

    “方茉——”林微夏往前走了几步,试探性地叫了几句。

    没有回应,只有空旷的回声,刺鼻的味道让她打了个喷嚏。

    林微夏转回头想跟身旁的人说方茉不在这里,再找找时。粗糙的门板摩擦着地板发出“吱呀”的声音。

    眼前仅有的一道白色光线即将消失,门缓缓被关上,隔着一道窄窄的门缝,女生站在那里,眼神凛然地关上门。

    林微夏快步跑了过去。

    女生的身材高挑,茶色的长卷发散着漂亮的色泽,她穿着深高的制服,站在明亮处,瓷白手腕处的那串白色贝母手链在太阳的折射下几乎划破她的眼睛。

    是柳思嘉。

    林微夏跑到门前,想去拉门阀,“咔嗒”一声,外面传来落锁的声音。

    室内立刻昏暗下来,异味让人的心情更加焦躁不已。出是出不去了,关心则乱,她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

    电石火光间,林微夏想起蒋合露是a生里的最后一名,如果这次她前进成为a生,那么蒋合露就会掉入f生的行列。

    柳思嘉很聪明,利用人的嫉妒心和不甘,轻易而举把林微夏困在这。

    蒋合露想要的是守住自己的位置。

    柳思嘉呢,她想要的太多了。想要林微夏吃下这个教训,咽下这份苦楚,想要一直是第一,想要喜欢的男生看自己一眼。

    门缝外的亮光隐隐看见柳思嘉站在那里,她看着她冷静出声:

    “真不知道该说你善良还是蠢,居然一骗就过来了。”

    林微夏站在门口,直视着那道眼睛,缓慢开口:“思嘉,放我出去,这场考试对我很重要。”

    人生很长,也不可预测。所以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林微夏不会去质问为什么,她选择坦然接受。

    尽管姑妈没有把她当成自己的小孩,也偶尔偏心高航。但姑妈把她那个酒鬼手里解救过来,一直养她长大,给她安稳的生活,已经很好了。

    小时候高航被送去学大提琴,姑妈怕他孤单没人陪就让林微夏跟着去,说是陪人,还是咬着牙给她请了同一个大提琴老师。

    那段时间姑妈起早贪黑地干活就为了让他俩去学琴,邻居笑她,她啐一句,像个市井妇女粗着嗓子说道:“呸,闺女就不是闺女啦。”

    虽然姑妈偶尔偏心,爱计较,爱占便宜,但从来都是把她当亲人对待。

    林微夏很感激。

    既然姑妈问了这次考试,林微夏会让自己尽力。她得让姑妈知道投资她,养育她是有回报的。

    隔着一道门缝,林微夏看向柳思嘉,她没有回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又不可捉摸。

    林微夏看见门外柳思嘉的最后一眼,竟然是她作为a生领口那鲜红的领结,耀眼,夺目,让人可望不可及的红色。

    人走后没多久,考试铃响起,原本嘈杂的世界归为一片寂静。

    借着昏暗的光线,一双琥珀色的眼珠睁眼环视着眼前这个地方。它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堆满了旧的体育器材,甚至还有一辆缺了一只轮胎的自行车横在上面。

    林微夏找了一块安静的地方坐下,背靠着那些器材。周遭散发着一种旧件陈腐的味道,很难闻,她只能强迫自己习惯这些味道。

    这是一个废弃铁皮房改变的仓库,不通风且昏暗,加上现在是盛夏时节,林微夏只坐了一会儿,额头,脖颈出了一层汗。

    热得难受。

    林微夏坐在那里,静静地抱着膝盖在想事情,她坐久了腿有点麻,正打算站起来活动筋骨时,手肘一不小心撞到身后的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