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33章 低级

    那天晚上,情势骤然急转直下,起因还是要从一张照片说起。校内网搭建的一个叫ych的小破网站在晚上22点到凌晨三点,网站浏览量达到最高峰值,一跃成为深高校内炙手可热的网站。

    有人在爆料区爆了一张照片。

    看起来是无意抓拍的角度,男生身材修长,气质痞坏,他戴着鸭舌帽,即使挡住大半张脸仍能看出来对方是个大帅哥,此刻他正略微低下脖颈,动作轻缓地擦拭女生脸上的眼泪,眼神宠溺得不像话。

    女生长发齐腰,正仰头看着他,黑眼睫上正挂着泪,一滴泪珠顺着红色的蝴蝶胎记滑落到男生的虎口处。

    照片上的人正是班盛和林微夏。

    一时间,像有人往平静的湖面投了个火石,沸点燃至最高。起初有人把这个链接分享给微|信好友,一传十,十传百,大家苦于没有一起讨论的地方,纷纷凑到这个地方开始八卦起来。

    因为ych这个论坛言论自由,加上虚拟网络给的安全感,让人们可以畅所欲言。加上这件事放大了人的神经的兴奋点,人们纷纷跟帖,当然其中也不乏肆意释放恶意的人。

    [明天吃什么好787878]:woc,这是惊天大瓜啊。f生竟然能搭上a生,对方还是班盛,绝了,这女的有点手段。

    [823333aaaa]:这个林微夏不是跟柳思嘉是好姐妹吗?抢姐妹喜欢的男生?我没看错吧。

    [一起吃饭吗]:平时特烦柳思嘉拉帮结派,傲得跟什么样的,这会儿竟然有点怜爱他了。

    [z姓人是我偶像]:对不起,各位歪个楼。班盛真的好帅啊,好能抗相机,360度无死角的帅。这个女生看起来跟他好配啊,我是颜狗我先说。

    [匹诺曹没有鼻子]:抢好朋友喜欢的男生?对不起,我也接受不了。要是你身边有这种人,你还能和她做朋友吗?

    [踩长筒靴的小猫]:各位,这个林微夏人品不行,建议大家远离这种人。

    [小狗钱钱]:还好我从来不跟f生做朋友,哈。

    帖子跟了几百楼,其中有位层主[潘多拉的魔盒]也跟了贴:你们这个样子又算什么,审判者?这难道不是变相的网络暴力吗?

    [潘多拉的魔盒]:各位,不觉得奇怪吗?平时都没有人来这个网站的,忽然爆出一张照片,感觉很像给这个小网站引流的,而且跟风说故事传谣,根本没有事实依据啊。

    这种极少的中肯的清醒发言很快被淹没在成百上千的留言里,他们兴奋地讨论着,批判着林微夏这个人,神经末梢的兴奋点到达了顶端。

    次日,林微夏来到教室,一走进班上,气氛诡异地安静下来,一瞬又恢复吵闹。她发现了磁力的不同,像是动物间的领地角逐,各自镇守为营,划分属于自己的王国。

    跟她转学那天相比,现在的磁场似乎直接把她排挤在外了。

    林微夏神色未变,来到座位上坐了下来,很快,早读铃响起,同学们开始背书,声音稀稀拉拉,老刘皱眉用戒尺敲了敲讲台,说道:“你们没吃早饭吗?声音拖拉,和尚念经都比你们强。”

    正批评着这帮学生,老刘见学生后排冒起一缕又缕的热气,但他们课桌上摞的书过高,书架一遮挡,根本看不清谁是始作俑者,于是更生气了:

    “谁在下面吃早餐的!”

    宁朝晃悠悠地举手:“报告!是邱明华在吃自热火锅!”

    全班哄然大笑,老刘平气得眼镜都要掉了,最后邱明华被拎出去罚站了。

    —切都没变,但好像又变了。

    变化总是从细枝末节开始,班上的人开始避着林微夏,就连借支笔这种小事都避她不及,仿佛她是什么洪水猛兽。

    林微夏收作业时,每个组长都是收好放自己桌上,眼皮抬都懒得抬一下,跟之前向她热情借笔记的态度判若两人。

    做课间操的时候,只有方茉挽着林微夏的手臂一起下楼,她们穿过长廊,各自带了水杯站在饮水机前。

    林微夏端着玻璃风线水杯正在喝水,忽然听到一众女生的娇笑声,李笙然的声音相当悦耳动听,勾了一下手:“方茉是吗?过来一下。”

    “啊,叫我呀。”方茉睁大眼,声音惊喜。

    穿着校供制服戴着红色领结以柳思嘉为首的那帮女生,把手搭在方茉身上,给人以亲近感,她们俯身凑前说话,眼睛时不时地看向她这边。

    方茉个子较矮,仰头看着她们,脸上的表情从害羞又变得迟疑僵硬起来。

    林微夏吞下一口温水,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她甚至能预料到会发生什么。

    没一会儿,方茉脸颊透着苹果红,声音惊喜:“柳思嘉说周末邀请我去她们的聚会诶。”

    方茉的惊喜是真的。

    a生从来不跟f生为伍,因为拥有得天独厚的资源,所以姿态高人一等,前者在学校张扬,积极参加各项活动,尽情绽放。

    f生呢,既有对强者的倾慕,也渴望有朝一日能成为她们。所以之前林微夏被邀请去生日宴,方茉真心发出过艳羡的声音。

    “可是……她们让我远离你……说你……”后面的词方茉说不下去了,也不忍心。

    方茉抬手勾了一下耳边的短发,此刻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但微夏你放心,她们说的一件事我都不会去做的!”

    看方茉犹豫又过于害怕的神色,林微夏知道她不只是受到邀请才这样,她应该是受了某种威胁。

    中学女生都是群居动物,处于敏感青春期,对于这个世界有一种莽撞的冲劲,但也是天真的动物,有脆弱性,最害怕孤立游戏。

    “方茉,要不你先和她们走吧,我想起来我还得等个人。”林微夏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不想让方茉为难,她不在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