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27章 动心

    穿着25号球服在球场上奔跑的意思是今天是她的生日,班盛换了球服只为她庆生。

    从不参加任何比赛但改了原则也是因为她。

    “你怎么知道我生日的?”林微夏抬眼看他。

    班盛哼笑一声,一副坏劲没处使的模样:“那还不简单,开学第一天我就搞到你的入学申请表了。”

    关于她的一切,他都知道。

    室外声音吵闹,光线浮进来,班盛很快放了她出去,林微夏出去后,没一会儿他也跟着出去了。

    没有人知道器材室内发生的小插曲。

    下半场比赛很快开始,林微夏重新坐到座位上,心潮起伏,方茉像发现新大陆般睁大眼睛看过来:

    “微夏,你怎么啦,脸红得跟苹果一样。”

    林微夏愣怔了一下,摇头:“没什么。”

    随着球场比赛到达白热化阶段,台下的人也看得不由得心潮澎湃,林微夏认真地看着台下的比赛。少年穿着黑白球服,身后印着火红的25号码牌,他运着球在球场上来回跑,俯身伺机投篮,身手灵活。

    像一道迅疾的闪电。

    班盛身上松垮的球服反而衬得人身形高大,肩膀宽阔,他脚踝上的黑百合纹身打眼,偶尔扫过观众席上时痞懒的眼神抓人,甚至连靠近鼻梁上的小痣也显得性格。

    他在人群中,本就是耀眼的存在。

    林微夏不明白班盛为什么疲于出现在学校的公共场合中,拒绝与人为伍。她正出神思考着,身后的女生忽然爆发出一声尖叫。

    她顺势看过去,只见宁朝远远地把球投给他,班盛纵身一跃,抓着篮板,抬手毫不费吹非之力灌了一个三分球!

    裁判用力吹了一声口哨,亮牌加分那一刻,全场站起来欢呼尖叫,深高以压倒性的比分赢了三中。

    班盛站在球场上,高挺的眉骨还着汗珠,一双漆黑的眼睛往观众中扫了一眼,似乎在找人。

    “啊啊啊啊,在看我吗?”

    同伴推了一下发花痴女生:“破案了,看来柳女王真的是单向苦恋班盛。他看上的人估计在观众席上。”

    几个人看过去,场前处于啦啦队位置上的柳思嘉脸上的表情并不怎么好看。

    “他在找谁啊,好奇,我倒想看看什么样的女生能把班盛迷住。”

    一双黑眼珠往台下来回地扫,停顿了一下,似乎在锁定场上某个人。他的眼神碰了过来,林微夏整个心脏都是麻的,怎么用力好像呼吸不过来,班盛轻笑了下,挑了一下半侧的眉毛,动作痞气又利落。

    林微夏耳边仍震着欢呼声和尖叫声,她的心跳持续加快,左耳响起了刚才班盛在器材室同她说的话。

    这场比赛老子是赢给你看的。

    *

    二年一班最近考试成绩不错,而今又在文体上节节开花,老刘一开心,大手一挥,在市内酒店订了个大包间来庆祝这次胜利。

    同学们一听到这个消息,全场欢呼起来。

    能让老刘这个铁公鸡请客,这绝对是一件值得兴奋的事好吗!

    学生们最终散场回家洗澡换好衣服来到宝来府,林微夏坐在饭桌前同方茉聊天,女生谈八卦,男生们凑在一起不是聊球就是吹水。

    班盛出现得姗姗来迟,他一出场,全班同学开始起哄,闹道:“哟,冠军来了!”

    “牛啊,盛哥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一鸣惊人呐。”邱明华惯性“班盛吹”。

    其他人见班盛也没撂脸,铆足了劲拿他开涮,毕竟班盛平常冷得不行,基本不怎么跟他们来往。

    班盛套了件黑色的t恤,露出来的一截锁骨还沾着水珠,他刚好坐在林微夏斜对面,没怎么说话,全程拨弄着手机,偶尔有人跟他说话,便搁下手机漫不经心地听人扯。

    饭过三旬,体委拿着一杯酒过来敬班盛,他喝得有点醉,大着舌头说话:“班爷,你太厉害了,我服,这场比赛多亏了你。”

    班盛哼笑一声,应:“不是我,是号码幸运。”

    “号码?你说你的球服25号啊?怎么的,昨儿个拿着25号买□□中奖啦?”宁朝笑着插话。

    林微夏正眼观鼻鼻观心,认真喝着冰可乐,只听见斜侧的班盛慢悠悠地回答,带着轻微的哂笑声:

    “是,遇见25号让我中大奖了。”

    一口可乐刚到喉咙,闻言呛了一下立即咳个不停,咳得林微夏眼泪都出来了。方茉连倒了杯白开水给她,边拍着她的背。

    林微夏趴着喝水的间隙,透过透明的玻璃杯,刚好对上他的眼神,瞥见班盛脸上一闪而过使坏的笑。

    一群人吃饱喝足后,班长在同学们的游说下动用了班费转场去了ktv,老刘也笑呵呵地一同前去了。

    班盛提前撤了,他能参加饭局就不错了,也没人敢拦他,只是一帮女生脸上的雀跃不再。

    一来到ktv,邱明华立刻抢了麦,宁朝则坐在点歌机旁,最后两人合唱了一首《广岛之恋》,两人边比划边鬼哭狼嚎,歌声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

    其他人则一边吃着水果零食在玩摇骰子游戏。

    柳思嘉看他们抱在一起做作的样子原本冷艳的脸绷不住,“扑哧”笑出声,倒在林微夏肩头,笑得长卷发散乱,肩膀都在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