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9章 逃亡

    “天呐,她真的是聋子,那不就是残疾人吗?”

    “可儿说得没错吧,上体育课在更衣室她就看见了……”

    “对比她之前清高得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哈,现在不显得滑稽吗?”

    “那她就是听不清我们说的话?我说她怎么反应比别人慢半拍。不过她这样的应该去聋哑学校吧,怎么来深高了……”

    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裹着风声,听不大清,右耳接收到“残疾人”“清高”断断续续的音节,传到左耳里清晰地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郑照行神色当场错愕,随即又冷笑一声,看着林微夏眼神变得玩味起来,可在他还没进行下一步动作时,一阵猛力袭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后背被班盛踹了一脚,一时没站稳,整个人直直朝地上跪了下去。

    郑照行痛得当场爆了一句粗口,正想反击,班盛沉着一张脸再次把人掼到了地上,他跨在郑照行身上,一双眼睛自上而下地看着他,单手攥着对方的衣领,就跟拎着一条死狗般,直接把人往墙上掼,一次比一次狠,后墙的黑板震动。

    两人很快扭打起来,但班盛很快占了上风。

    没人敢劝架,打人的那位家里的背景和在学校的地位,不是他们惹得起的。班盛一向比同龄人稳重,这会儿打架狠起来不要命,郑照行牙齿被打得出血,脸上迅速红肿起来,青一块紫一块。

    柳思嘉带着教导主任和刘希平急匆匆地过来,教导主任见状脸色大变,呵斥道:“班盛!你一个优等生在这打架像什么样子!你们快上去把两人分开!”

    可班盛就跟没听到一样,阴戾着一张脸,往死了打郑照行,眼睛已经充了血,从侧边来看,他一截冷白的脖颈青筋突起,后脊凸起,一条弧线绷得很紧。班盛更是直接朝郑照行的肋骨踹去。

    除了柳思嘉,最急的就是邱明华,再这样打下去,可是会死人的,班盛一向稳重冷静,多的是方法治邱明华,他怎么会冲动到这个份上。

    班盛脸上的表情冷戾,他抬手捞起一旁的板凳,想也没想就往郑照行脑袋上砸——

    “班盛——”

    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班盛低头,高挺的眉骨涌出血珠,往下淌,高举在半空中的板凳晃了晃。

    “我没事,算了。”

    林微夏的声音淡淡的,没有一丝不甘和委屈,好像她生来就该承受这些一般。

    林微夏的声音不大,却奇迹般让班盛缴械投降,他脸上阴沉的戾气也随之消失。班盛把凳子“咣当”一扔,吓得旁边的女生发出尖叫声,一群人蜂拥而上,场面乱中一团。

    林微夏还惦记着她那个破旧的助听器,刚才她就在找,一直没找到。林微夏蹲下来,四处寻找,倏忽,小小的助听器躺在不远处桌角旁,她正要伸手去捡,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更快直接把它拾了起来。

    人还没反应过来,班盛一把攥住她的胳膊将蹲着的少女拉了起来,冰凉的宽大手掌一路往下滑,拉住林微夏的手腕,穿过重重人群走了出去。

    在经过教导主任旁的时候,班盛的语调平稳,话语却猖狂:“回来再来您这认处分。”

    班盛就这么当着这么多师生的面,堂而皇之地带走了林微夏,气的老师在后面直跳脚。

    同学各自扶正歪倒的椅子,刘希平叹了一口气吩咐学生把还剩最后一口气郑照行送到医院。

    一众混乱,柳思嘉站在人群中,人来人往,其中有位经过的同学不小心撞到她肩膀。女王仍没有反应,脸色彻底冷了下来。

    身材高大挺拔的少年拉着女生往前走,林微夏踉跄地跟在后面,他的步子迈得大又快速,手腕被攥得发紧,不由得抬眼看向他,他的背影不可一世又坚定,像是要带着她逃亡,离开这里。

    外面的雨白辣辣的,卷成了厚重的幕布,她垂眼看着搭在手腕处的那只手,筋骨绷起连着手背处淡青色的血管明显,骨节处还挂着鲜红的血。

    她的心绪比雨还复杂。

    暴雨下得很急,如冰点打在脸上,传来刺痛感,雨水落在地上,蒸腾起来的雾气像白色的海向他们漫来。

    班盛没有一秒犹豫脱了外套递给林微夏挡雨,他带着她跑出校门把人带到绿色站台下避雨。

    他走出去打车,林微夏刚一抬脚跟上去又被班盛摁了回来。

    雨天不好打车,拦了好久才拦到一辆蓝色的出租车。“啪”地一声,车门终于关上,两人并肩坐在后座,车窗将湿漉漉的雾气隔绝在外。

    “去哪里?”

    班盛低声报了一个酒店的名字,他的声音冷冷沉沉,似乎情绪不太好。

    暖烘烘的暖气打开,发出老式的嗡嗡的声音,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乘客。男靓女俊,看起来相当养眼,就是各自坐的距离有点远。

    但明显男生淋的雨更多,从头到脚,肩膀处的颜色被染成深色,手肘抵在大腿上,还有雨水顺着黑色的袖口往下滴水,女生好一点,只有后背,头发淋了一些雨,她扭头一个人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司机是在深高门口接到这俩学生的,八卦心理来了:“你们逃课啊?”

    班盛换了个姿势,头懒散地仰靠在后座上,从喉咙里发出一个音节,相当敷衍:“嗯。”

    司机看着前方打了方向盘转弯,继续问道:“姑娘,你逃过多少次课了?”

    班盛头转了一下,看向林微夏,身子微倾似乎怕她听不清想帮忙复述一遍。

    “第一次。”林微夏转过头说话。

    “哦,那就是你带坏了她。”司机下结论,看着班盛说道。

    身上的冷意一点点被烘烤,林微夏偏头看向班盛,从她这个角度看,窗外白茫茫的雨景一路倒退,也看到了他一截清晰利落的下颌,以及尖尖的上下缓缓滑动的喉结。

    眼看司机还要再冲林微夏絮叨什么,班盛正想阻止,林微夏身体倾过了一点,指了指自己的另一只耳朵,解释道:“我没事。”

    居然她右耳暂时失去了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