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7章 彩虹

    林微夏双手插回兜,经过班盛身边的时候,低声地说了句“无赖”便走了。

    放学回到家后,柳思嘉两条长腿一软,“嘭”的一下坐在真皮沙发上,喉咙一阵发痒,从口袋里摸出一根薄荷细烟衔在嘴里,正要四处找打火机时,别墅门外隐隐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

    “好好的怎么又发烧了,你先送去医院,我一会儿就过来。”

    听到期待中的声音,柳思嘉脸上露出一个笑容,把香烟不动声色地藏回口袋里,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妈——。”

    一位眉眼同样冷艳,穿着黑色貂毛外套包臀裙,中间绑了一根细腰带的女士走进来,立刻有阿姨迎上来接她手里的包。

    温黎艳耳朵里还拿着电话,冲柳思嘉不冷不淡地点了头。

    柳思嘉坐在沙发上,背脊挺得笔直,在耐心等她妈妈讲完电话。她正思索着如何跟妈妈分享最近的事时。

    “啪”地一声,一张期中考试的成绩单摔在她面前,空气一下子凝滞起来。

    “叫我回来一趟,就是让我看你丢人的成绩?”温黎艳的语气冷淡。

    “上次是意外,不会有下次。”柳思嘉盯着成绩单说道,不由得攥紧手指。

    温黎艳没再说什么,从包里拿出一个暗蓝色的锦盒放到茶几上:“我从法国给你带的礼物。”

    话音刚落,温黎艳手里握着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提醒,说道:“你妹妹生病了,我回去一趟,下次再陪你吃饭。”

    柳思嘉冷笑一声,唰的一下站起来,看也没看一眼一把那个蓝色锦盒扔进垃圾桶里,往二楼的方向走。

    都改嫁了,装什么好母亲。

    温黎艳也没被激怒,从阿姨手里接回包就要走,半晌想起什么,说道:“听说你们班转来了一挺厉害的小姑娘,叫林微夏是吧,虽然家境普通,但人家轻而易举就把你的地位拿走了。”

    柳思嘉的背影僵住,绞住衣服的手指不自觉用力,刚上色的蔻丹色指甲像有一层血漫了上来。

    *

    之后,柳思嘉一改往日散漫的做派,开始用功学习,不再一下课就时不时地召集那些跟班开会,聊八卦。

    虽然跟林微夏的交往还是正常,但她还是察觉出了柳思嘉细微的变化,她只觉得柳思嘉的神经忽然绷得很紧。

    下周就是物理小组实操测试的日子,深高一向注重实践与运用,实验这一块的平时分数也会计入期末总分。

    柳思嘉对于这次测试开始格外用心起来。

    班上的人为了这次考核,基本都是同组员待在一起。柳思嘉为了拿个好分数,她更是三天两头往班盛那里跑。

    宁朝盯着凑在班盛跟前的柳思嘉,嗤笑了一下:“同桌,你说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孩是不是贼看重面子啊。”

    “说什么a生f生,表面按综合能力划分层次,实际不是根据金钱把人划为三六九等吗?a代表综合能力,这他妈不就是起点高的有钱人,这种的小孩占了百分之九十。”

    宁朝一向不关心深高的事,这会儿忽然一针见血,林微夏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答:“我们还有高考,它很公平。你呢,晚上的英语还学吗?”

    “不了不了,我他妈看到英语就头晕。”宁朝连忙说道。

    中午放学后,班上的女生互相挽着手臂,男生打闹成一团一起涌向食堂。林微夏像往常一样,在座位上做作业,等着柳思嘉梳好头发,补好口红过来找她。

    可等了半天都没见人过来。林微夏合上作业本,站起来朝她走去。柳思嘉坐在前排,手指撑着脸颊,身边围着几位女生,她心不在焉地听她们说着话,唇角勾起淡淡的弧度。

    越走近,声音越清晰,一位短发女生拨了一下手指甲:“那个篮球到底谁送的啊,班盛天天抱在身边。”

    “不会是哪个女生送的吧?不然像他这样的人,要什么没有,一身名牌,偏偏把一个几十块钱的篮球当作什么宝贝似的,还不让碰。”其中一个女生似乎朝林微夏这个方向瞟了一眼。

    柳思嘉听后挑了挑眉:“行了,你们可以去写小说了。”

    “但是有人看见班盛跟一个女生在一块。”有人说道。

    林微夏刚好走到这群女生的阴影里,柳思嘉没有说话,她松开抵着脸颊的手,抬头忽然开口,语调稀松平常开玩笑道:

    “微夏,那个篮球不是你送的吧。”

    其他人的眼睛一直看向林微夏,眼神夹着“鄙夷”“原来如此”等情绪,皆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林微夏的心咯噔跳了一下,有些慌乱,但也打算把事情的原委解释一遍,柳思嘉忽然扑哧一笑,伸手亲昵地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干嘛,我开玩笑的。”

    紧张的气氛一下子缓和,身上那些试探的视线消失,柳思嘉站起来挽起林微夏的手臂,一起走食堂。

    来到食堂,两个女生相对而坐,她们正准备开动时,“哐当”一声,银色的餐盘落下,柳思嘉视线内看到一只肌肉线条紧绷的手臂。

    “搭个伙。”宁朝大剌剌地坐下,露出一口白牙。

    一向爱呛声的柳思嘉无声地翻了个白眼,低头吃沙拉。吃饭期间,柳思嘉都只和林微夏交谈,刻意把某个人当空气。

    柳思嘉还在惦记着不知道被谁拿走的礼物,一双美眸微眯着,说道:“我明明发微博了,谁还敢拿我的礼物?不要告诉我班上还有同学不上网。”

    宁朝在旁边听乐了,讥讽道:“还真把自己当女王了啊。是个人上网都得关注你吗?”

    柳思嘉神色渐冷,正要发作,倏忽旁边有男生低声朝宁朝借打火机,宁朝从口袋里摸出一把新的银色的打火机,忽然反应过来:

    “换一把。”

    柳思嘉顺着声音看过去,漂亮的眼眸尽是不可置信:“这不是我买的打火机吗!居然是你抽走了我的礼物。”

    宁朝明白过来,乐得不行,笑得相当欠:“谢了啊,小爷我还没用过贵牌的打火机,手感还不错。”

    柳思嘉气得牙痒痒,什么也不顾,刷地一下转身就走了。林微夏吃完后,把柳思嘉的便当盒收起来,说道:

    “你怎么老师惹她?”

    宁朝摸了一把脑袋上的短茬,说:“看不惯她那骄纵大小姐的模样呗。”

    *

    物理实验测试又在即,林微夏不得不打起精神去练习实操自己的能力。

    林微夏原来在的学校不太注重实操,更别提这种严格的实操测试了。他们是小组竞分制,从上次实验课开始,林微夏就一直和邱明华搭档。

    柳思嘉则是和班盛一起。

    邱明华的实操能力不功不过,加上他整天惦记着游戏上分的事,一下实验课就跑出去,帮不了林微夏太多。

    其他同学也抱着书本陆续出去了,只剩林微夏留在那里,她拿着试管打算多练习几次,漆黑的眼睫盯着烧杯里的实验现象,不自觉地咬着笔头记录,眼神疑惑。

    “我教你。”一道闲散从容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林微夏听见声响回头,班盛单手插兜倚在门口,他今天穿了件黑色的冲锋衣,衬得头颈笔直,一根银色的十字架项链刚好贴在凹陷的冷白锁骨窝处,神色懒淡,一副拽痞公子哥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