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13章 老手

    班盛以为像林微夏这样长相看着挺软但实际挺有脾气一姑娘,肯定会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不肯让步。

    但她眼底悲伤的情绪褪得干净,一片澄澈,也不恼,眼睛直看着他:

    “求你。”

    班盛愣怔了一下,摊开手,林微夏拿起吊坠放进兜里,同他擦肩而过。人走后,淡淡的水果香萦绕在他鼻尖。

    物理实验课,老师让学生们自己找搭档,再各自组成小组。林微夏下意识地想找柳思嘉,看见她不知道同班盛身边的人说了什么,最后如愿以偿地站到了他身边。

    林微夏收回在他们两人身上的视线,专心上起课来。

    下午放完学后,教室里的学生三俩成群结伴吃饭,风很热,天边火红的晚霞壮观又热烈。路过操场的时候时不时会听到球场处爆发出来的一阵喝彩声。

    林微夏同柳思嘉吃完饭回到教室,林微夏从抽屉里拿出作业开始写,柳思嘉坐在方茉的位置上在撕酸奶纸膜。

    “微夏,下午物理实验课我不是和班盛一组吗?感受到了学神的碾压。”

    “他脑子真的转得挺快,思路也很清晰,什么都会。跟着他简直躺赢,而且我跟你说他……”

    林微夏垂眼看着英语习题上的句子翻译,shark作名词是鲨鱼,另一个延伸义则是老手。眼睫动了动,放下笔,她伸手摸了摸兜里的琥珀树叶吊坠,还残留着温度。

    她忽然出声,打断正在絮叨的柳思嘉:“思嘉,听说班盛很少参加集体活动,每周五固定会在3号篮球馆同他哥们打球,但其实是在6号球馆。”

    柳思嘉那双上挑的狐狸眼瞬间发亮,眉头一挑:“真的?不过你怎么知道?”

    林微夏极淡地笑了一下:“我是f生嘛,她们和我说的。”

    “行,成功后我到时请你食冰咯,最贵的那种。”柳思嘉把手臂搭在她肩上。

    这种氛围并没有持续多久,宁朝拎着校服阔步进来,一回到座位上顺便烟头一扔,开始指挥柳思嘉:

    “你,离远点儿,挡到我看黑板了。”

    柳思嘉抱着手臂冷笑道:“你的学习还能再耽误吗?”

    她不知道宁朝到底有多讨厌她,一见面就要找她茬。不过她柳思嘉更不需要这种不学无术的混混喜欢。

    宁朝笑了一下,坐下来,开始堆旁边的书堆到他看不见那张妖艳的脸为止,一副好男不跟女斗的架势。

    晚上回到家洗完澡后,林微夏坐在书桌前,身后的黑发还带点儿湿气,她摸了摸手里的树叶吊坠,拉开抽屉不舍地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地放进去。

    林微夏拿起一旁的手机,登录微信,找到那个漆黑的头像,她想看班盛的朋友圈。她没有朋友圈,很早的时候林微夏就把朋友圈给关了,她不关心别人发了什么或是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同时,她的生活也没什么好展示的。

    点开id为ban的朋友圈,黑色头像下面是一条个性签名:

    ——toreachtheunreachablestar

    林微夏怔住,她觉得班盛是一个复杂又矛盾的人,大部分时候他对一切表现得很漠然,过分理智,甚至到了冷血的地步。

    可他又偶尔表现出纯粹的浪漫主义和傲气。

    比如眼前这句张狂又浪漫的签名:去摘遥不可及的星。

    班盛一周前发了一条动态,就一张图片,什么文字也没加。林微夏点开图片放大看,椰奶冻。瓷盘里装着方格椰奶冻,晶莹剔透,上面撒了椰蓉粉,看起来很有食欲。

    邱明华在底下评论:好吃吗?

    ban:还行。

    邱明华:还行是什么程度?

    ban:吃第二遍的话不会拒绝。

    邱明华:[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大拇指]品鉴达人上线。

    林微夏了然,将班盛喜欢椰奶冻的事告诉柳思嘉,很快,她回复:【好,本美女这两天开始为班盛学做椰奶冻。】

    仅是学了两天,柳思嘉就负伤在身,白嫩的手指被热锅烫出了几个水泡。林微夏给她换药的时候,柳思嘉疼得直吸气。

    “让我第一个进厨房的男生,他是第一个。”

    “他真的好难追。”柳思嘉叹道。

    林微夏低下头小心地用创可贴封好她的伤口,打趣道:“但架不住你吃他这款啊。”

    班盛这种坏男孩确实招大多女孩喜欢,但感情就是这样,你情我愿,多喜欢的那一方注定是输家。

    林微夏处理好伤口后,把棉签,碎布用纸包好扔进垃圾桶里。她返回见柳思嘉一脸的忧心,笑着伸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他不是喜欢天文吗,我这两天上网偶然看到周五会有银河拱门的天象,一条银河横跨南北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是吗?连老天都站在我这边了,那我周五放学去找他,说不定能一起观星。”柳思嘉神色雀跃拿出手机查林微夏所说的天文现象。

    林微夏还捧着她的手,看见了她掌心的那道疤痕,虽然淡了许多,但疤痕还在,生在白嫩得像水的掌心处,丑得像一条毛毛虫。

    林微夏的睫毛颤了一下。

    柳思嘉抽回手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笑道:“没事儿,谁会整天盯着我的手看啊。”

    林微夏抬眼看着柳思嘉,轻声说:“思嘉,希望你得偿所愿。”

    *

    周五第一节课是体育课,林微夏还在收语文作业,发现差几个人没交,正一个个收齐。收到最后,绿色便签条还剩一个名字,上面赫然写着:班盛。

    林微夏看过去,班盛正坐在自己的桌子上,一条腿随意地踩在椅子横杠上,正同人说着话,领口露出的一截喉骨随着他说话的动作上下滑动着,透着一股不羁随性。

    林微夏走过去,旁人见他们有话要谈,立刻抱着球去了球场。

    “你作业没交。”林微夏说。

    班盛的桌子凌乱,摊着几张草稿纸,上面写着一堆她看不懂的天文计算公式,厚厚的一摞书前立了个地球仪。

    他侧身从桌子上找到作业本递过去,林微夏伸手接过来,却怎么也扯不动,一抬眼,一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她。

    “什么时候来我家?”

    林微夏错开相触的视线,班盛大概还不知道今天放学柳思嘉会去堵他的事,低下头:“后面再说,这周我比较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