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9章 谣言

    周末说好去冰室吃冰到底没吃成。

    林微夏趴在床上玩手机看见柳思嘉发来双手合十跪地的表情,不由得笑出声,指尖在对话框里打字并点发送:

    【安啦。】

    周末照例是在姑妈水果店帮忙,林微夏剩下的时间则用来做作业。周日晚上,林微夏洗了个头,打开窗户,用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趴在床上继续看上次没看完的《小妇人 》,一阵青柠檬的涩香味飘进来。

    水珠顺着半干未干的湿发滴到棉质的睡裙上,泅湿了一小片后背,林微夏正看到乔对男主劳瑞说:

    “你看我,相貌平平,笨拙古怪。”

    “但我爱你,乔。”

    林微夏正要看女主的反应时,旁边的手机发来嗡嗡的震动声,点开一看,是方茉发来的消息:

    【微夏,你看了校内网论坛没,已经炸成一锅了。】

    林微夏回:【啊,怎么了。】

    方茉:【班盛和柳思嘉!天,你周末都不上网的吗?】

    随即方茉发来一条微博的链接,林微夏没有微博账号,以游客的身份登录进去,id名为五彩斑斓的黑po 了一张照片,文字是:今天。

    是一张蓝色的游泳池照片,视线延出是落地窗外苹果绿的庭院,白色的浇水管不停地往外冒着水。

    而照片中露出一截少年宽阔流畅的肩线,冷白的后颈棘突明显,透着散漫的气息。男生正在水下,背脊压在游泳池边,正在休憩。

    一截日光正好打过来,透着一股朦胧的痞欲感。

    评论里的id林微夏大多不认识,拇指按着平屏幕往下滑:

    a:【这是班盛家吧,我家刚好在那块。】

    b:【啊啊啊啊,思嘉你去班盛家啦。】

    c:【牛逼,柳思嘉,我记得班盛从来不让人进他的游泳池。】

    d:【快在一起吧,没人能比你俩在一起更般配了。】

    ……

    手机再次发出呜呜呜的震动声,方茉发了一排[激动][激动][激动]的表情并附言:

    【这样看,班盛好帅哦。终于再次见到他游泳了,以前那事还以为他不会——】

    人在某一时刻,会产生一种先天的直觉,林微夏眼皮重重一跳,问道:【以前什么?】

    消息发出去后,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林微夏喉头一阵发紧,用力地盯着屏幕,最后发了[敲打脑袋]的表情:

    【没什么啦,记错了orz】

    次日,周一,热度比上一周下降。

    林微夏一来到教室刚坐下,柳思嘉便背着手走过来,坐在她对面,她的眼睛比以往更亮。

    “sorry,你知道的,周末我——”柳思嘉唇角的弧度不由得上挑,停了停,语调尽量平稳,“但我有个礼物给你,诺,拆开看看。”

    林微夏接过来,盒子拉开,是一个书包,黑色的日系软皮书包,做工精致,既可以手拎也可以双肩背,风格复古又俏皮。

    书包中央有个经典的logo,学校大部分家境优渥的a生都在背,价格不菲,这个款式在深高很流行。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林微夏推了过去。

    柳思嘉仰着头,马尾垂下来,正在做她的下颌收紧运动,伸出一根手指推了回去:

    “不行,这是我周末放你鸽子的赔礼,再说了我给自己也买了一个,就想着跟你用情侣款的,你不要,我一个人用多丢脸。”

    高中生标榜友谊都是明目张胆的,学校里女生和另一个女生要好会穿同样的衣服,会背一样的书包,用一样的文具盒,这是女生间的传统。

    用一样的东西,说明两个人是好朋友。

    林微夏睫毛动了一下,语调认真:“谢谢,我会好好用的。”

    “对了,微夏,周末我去班盛家了,我们两个更熟了。”柳思嘉的眼尾上挑,溢出一点兴奋。

    林微夏打开习题本正在对答案,头也不抬,语气正经:“看来爱神丘比特射中你们了。”

    “好啊,连你也开始笑我了——”

    像是预料到柳思嘉下一秒的动作,林微夏撤离凳子急忙往后退,手里还拿着红色的水笔,然而柳思嘉早已伸手挠到她的腰。

    林微夏十分怕痒,不受控制地发出咯咯的笑声,面对柳思嘉的步步逼近,她撒腿就要跑,却转身撞进一个人的怀里,对方后退了一步,怕她摔倒,顺势拉住了林微夏的手臂。

    最先闻到的是对方身上飘来淡淡的烟草味,混着乌木调。脑袋撞在对方宽阔胸膛上,男生的骨骼正在生长发育期,蛮横生长且有些咯人。

    映入眼帘的是有着挺括布料的制服,视线所及之处的左边戴着的铭牌刻了个“班”字,林微夏一个激灵,心漏了一拍,立刻后退。

    班盛看着她,也在同一时间松了手。

    距离拉开,林微夏看见班盛的校服胸口留下了红色的图案,正是她手里拿着的红色水笔杰作。

    “抱歉。”林微夏开口。

    恰逢柳思嘉追了上来,在看见班盛的那一刻,笑容明艳:“早啊。”

    “微夏不是故意的。”她整个身体挡在林微夏面前,挡住了班盛的视线。

    林微夏见状退开,不知道柳思嘉说了什么,两人一起出去站在了走廊上。学生陆陆续续拎着早餐走进教室,距离早读还有一段时间,林微夏拿出一只白色耳机戴在左边的耳朵上在写作业。

    其实耳机里面根本没有声音,她不想被打扰的时候就会戴耳机。

    方茉这个时候突然回头,拍了拍林微夏。后者拿下耳机,睁着一双琥珀色的眼睛以示疑问。

    她的皮肤很白,乌黑的头发柔顺地披在身后。方茉一瞬间觉得林微夏长得好像只猫,安静又好看。

    “怎么了?”林微夏问。

    方茉回神,冲她示意往窗外看,语气艳羡:“他们两个人跟拍偶像剧似的。”

    顺着一块方格玻璃看过去,柳思嘉穿着校供服,双手背在身后,张扬大胆地仰头冲班盛说话,男生穿着简单的校服,单肩拎着黑色的书包,喉结上下滑动,散漫地靠在墙边。

    确实很养眼。

    然而班上的一部分女生眼神幽怨地看着两人,眼神快要把柳思嘉射穿。

    须臾,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回教室,班上的谈论声渐响,纷纷向他们投去的暧昧眼神。柳思嘉对此跟周末那条微博底下的评论态度一样,不理睬,不回复,任由他们发散,两人在一起的传闻愈来愈烈。

    谣言最没有真实性。

    但抓住了人神经的兴奋点,内心会去相信他们想信的。

    班盛没出来说过一句话。

    他一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课间,教室又是闹哄哄的一片,干什么的都有。林微夏坐在椅子上,旁边聊天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卧槽,班爷你这校服上的啥玩意,谁胆这么大在你这画爱心啊?”邱明华一脸的震惊。

    班盛整个人埋进椅子里,闻言懒散一瞥,衣服上潦草的水笔沾了几笔,确实像个潦草的爱心,他哼笑一声,似意有指:

    “大概是某只无情的野猫。”

    林微夏心一紧,手指捏着的书页差点扯碎,随即她走了出去,打算去办公室抱作业。

    校服水笔事件只是一个小插曲,班盛和林微夏没再发生过交集,林微夏也会主动避开他。她的直觉,班盛这个人很危险,能躲则躲。

    但不知道班盛是不是故意的,只要她和柳思嘉在一起,他就会让柳思嘉过去,让她一人落单。

    毕竟他只要站在那,稍微抬下手,再高傲如柳思嘉也会心甘情愿地跑过去。

    一开始林微夏还觉得是巧合,次数多了,她就有点感觉是班盛故意而为之了。

    周三傍晚,两人要去篮球社练习,所以她们打算留校吃饭。校内冷饮店,林微夏穿着校裙露出一截白嫩的小腿,站在窗口点单:“老板,两杯咸柠七。”

    柳思嘉则站在桐树底下躲太阳,一手正煽着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