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8章 信封

    班盛给她固定好衣服后,人直接出去了。

    林微夏等了一会儿,往露台的方向走,在一群打闹和洋洋自得的男生们中,弯腰将摔倒在地上的那名女生扶了起来。

    林微夏把女生扶下楼的时候,别墅大厅内灯火亮如白昼,a生对此视而不见,态度漠然,依然有说有笑地凑在一起玩游戏。

    “你叫什么名字?”林微夏温声问道。

    女生的头更低了,刘海垂下来,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说的,反正说了也没人记得。

    林微夏也没勉强她,只听到她很小声地擤了一下鼻子。林微夏把她扶到大门口的时候,正愁着要怎么带她下山。

    李笙然匆匆跑下来,微喘着气说道:“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家。”

    齐刘海女生到底是李笙然同桌,这场聚会也是她把人叫过来帮忙的,她得负责。

    林微夏扶着齐刘海女生上了车,司机载着她们一路下山,夜晚的海风吹起来冰冷,齐刘海女生缩在后座上不自觉打了一个喷嚏,林微夏不动声色地将按钮一按,车窗升了上去。

    她刚才在宴会上没看见柳思嘉,便发了个信息说自己先走了。

    到了市区的时候,林微夏让司机停车,她中途下去买了两罐饮料,回到车里,从白色塑料袋拿出一罐饮料给她。

    齐刘海女生摇摇头拒绝了。

    司机先送齐刘海女生回去,因为伸手楼间距太窄,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这一带很破旧,楼下还有光着膀子下完班打牌的中年男人,牌桌上时不时发出一阵哄笑声。

    修手机的店铺在最边上,白色灯高悬,延出来一点光,拉长了两个女孩的身影。林微夏问她:“要不要我送你进去?”

    齐刘海女生摇了摇头,转身就要进去,林微夏喊住她,从白色塑料袋里拿出一小袋药递给她,垂下来的睫毛很长:“你手肘,膝盖可能会有擦伤,回去涂一下。”

    “谢谢。”

    南江的10月还没真正入秋,只是一早一晚凉了些,白天还是烈日当头。高航恨不得把脑袋伸进冰箱里,电视机里正应景地放着一部中国香港上映的老片子《全城热恋》。

    林微夏吃热了喉咙开始上火,姑妈又熬了凉茶逼她每天带去学校。林微夏每次苦着一脸喝凉茶的时候,柳思嘉便凑过来嘲笑她。

    南江的凉茶确实有负盛名,因为苦得舌尖都在打颤。

    但其实柳思嘉是为了过来看班盛。

    只要那个头颈笔直的身影在,柳思嘉的声音便会娇俏三分,让自己看起来不太像外人所说的高高在上的女王。

    林微夏从不揭穿她,选择默默把凉茶喝完。

    深蓝一中的游园会也在10月来临。林微夏只是课后去对面那栋教学楼搬试卷时经过游园会举办地点,学长学姐便强塞了一沓社团招新传单给她。

    林微夏随手把它放在了桌子上,再也没理会过。做完课间操后,柳思嘉走过来,坐在她桌子上。

    柳思嘉歪头抽出一张传单,问道:“微夏,想好加入哪个社了吗?”

    她手里拿着的是篮球社的招新传单,而桌面上林微夏放着的那沓传单呈扇形散开,其中一张被柳思嘉的屁股压着,透出“大提琴社招新”的字样。

    林微夏的眼睫动了动。

    柳思嘉拿着那张传单往上举,将上面的招新要求念了一遍,据她所知,宁朝也在这个社,他这种人,打篮球肯定是为了耍帅用。

    “微夏,跟我去报篮球社,好不好?”柳思嘉怂恿道。

    林微夏眼睛仍离不开那张大提琴社的传单,嘴唇动了动:“我——”

    “那就这样决定啦,我看你也没什么兴趣爱好,除了看推理小说,”柳思嘉俯下身,那双漂亮的眼睛带着央求,“你之前答应过我要帮我追班盛的,他在篮球社。”

    柳思嘉是红色感叹号,热烈而直率,她从不掩饰自己的目的,也知晓人心,知道自己这样高傲的人一撒娇任谁都没辙。

    林微夏是白色,像一个标点,安静寡言,不会拒绝朋友,常常一个理由要在舌尖里打几个转,这种沉默同时带着心软。

    “好。”林微夏看着柳思嘉的眼神败下阵来。

    上课前,林微夏把全部传单扔进了垃圾桶里,那张大提琴的传单她犹豫了一下,最后塞进了抽屉里。

    某天,她拿书出来的时候,传单掉在了地上,宁朝抬了抬眉,问道:“喜欢大提琴啊?”

    “谈不上。”

    喜欢前面有个主语“我”字,但我能改变一切吗?

    从那次宴会之后,柳思嘉每天雷打不动早起半个小时把牛奶放到班盛桌上,林微夏不解地问她为什么不下了早读直接给他。

    “你果然没有喜欢的人,真好,不用像我这样患得患失。”柳思嘉语气羡慕,坦然道,“是怕被拒绝。”

    不直接拿给他,是怕被拒绝。

    更何况,她太骄傲了。

    “送到一定程度,我就表白,到时候再和他说所有牛奶都是我送的。”柳思嘉说道。

    柳思嘉站在走廊上,拿出防晒喷雾往脸上脖子喷了一圈,看着林微夏怎么晒都晒不黑跟牛奶一样瓷白的肌肤,拉着她进门,语气羡慕:

    “你怎么那么白,羡慕死我了,我防晒做了足足三层。”

    林微夏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臂,不以为意道:“好像还好。”

    林微夏从后门进去,正好碰见班盛也进来,他走得比她快,黑色t恤的衣料轻轻擦了她肩膀一下,冰凉的烟草味混入鼻尖。

    他去厕所抽烟了。

    班盛走到最后一排,抬手拎起前面的椅子反过去,懒散地坐了下去。一颗脑袋凑前来,抓起他的衣领一嗅,恰好露出凸出来的两截锁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