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7章 折纸

    越临近高考,姑妈经常变着法儿的给她炖十全大补汤,可怎么喂她发现这海孩子下巴却越来越尖,瘦得一阵风就能刮跑。

    一家人总担心林微夏因为这些事受到影响,可高航又觉得她姐没事,每天照常上学回家,状态正常得让家人把关心的话又咽了回去。

    晚上,林微夏回到家吃完饭回房间,照例温一会儿书然后洗漱睡觉。

    夜深人静,林微夏躺在床上,睁开眼,四周一片漆黑,对方楼房邻居家的狗偶尔发出一两句吠叫声。

    她从枕头里摸出手机,找到那个黑色的头像,看到上面的备注显示ban,心口窒了一下。

    开始对话框里打字:你现在——

    回车键删掉,重新编辑:阿盛,我今天买了牛奶。

    回车键一个字一个字删掉,最终编辑:对不起。

    然后点了发送,最后把手机仍一边,四肢摊开躺在床上,幽幽的月光从没拉紧的窗帘钻进来,一滴眼泪从林微夏闭着的眼角滑落。

    林微夏一直没有班盛的消息,她发过去的信息也无人回复。

    五月中旬结束了一次摸底考,回到家后,林微夏洗完头坐在书桌前擦着半干的头发,水珠打湿后肩的白色裙子,她拿起手机准备练一段英语听力,屏幕忽然跳转,显示一通陌生号码来电。

    指尖一阵颤抖,心口一紧。

    冥冥之中感觉应该是他,却不敢接了。

    林微夏伸手拂去滴到屏幕上的水珠,点了接听,轻声开口:

    “喂。”

    无人回应,听筒那边一片沉寂,静得刻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随即那边打火机机匣发出“啪”的一声点火的声音。

    “是我。”班盛的声音低沉,略微沙哑。

    林微夏心尖颤了一下,应道:“嗯,知道。”

    “出来见个面吧。”班盛缓缓出声。

    林微夏好似听见他把打火机扔茶几上,听筒那边传来不平稳的电流声,他语气顿了顿,轻笑一声:

    “咱俩好像也没有正儿八经约过会。”

    “好。”

    周六晚上,林微夏拎着一个牛皮纸袋出现电影院门口。周末商场人比较多,除了情侣还有家长带着小孩出现在影院里。

    林微夏穿着一条白色的吊带裙,长发披肩,她没化妆甚至连唇彩都没有涂,整个人打扮得很素净。

    电影院厅前站满了人,林微夏被挤在人群中下意识地在人寻找男生的身影,手机发出“叮咚”信息的提示声,点开一看:

    左边。

    林微夏握着手机抬眼看过去,班盛穿着黑色的t恤,宽阔的肩膀靠在墙壁边上,他戴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露出的半截下颚弧度冷厉又清晰。

    他站在吸烟区那里,指尖夹着的烟在燃烧,像是一抹禁红,扑簌簌地掉落烟灰。

    林微夏走过去,班盛刚好把烟灰丢垃圾桶里,一抬头,两人的视线相撞。

    像是很久没见。

    他的眉骨上有一道鲜红的伤口,延至眼睑处,脸颊也有一道口子,班盛依然一脸的漫不经心,却更显落拓。

    他的脸色是有点儿病态的白,像是有什么东西拉着他下沉,身上被一层阴郁的黑色笼罩。

    路人频频回头往这位长相打眼的男生看过去,又转瞬被他身上的某种东西吸引。

    班盛浑然不在意,他的视线落在林微夏脸上,一直没有说话,最后出声:

    “走吧。”

    两人并肩走向售票处,班盛买好票后,抬眼见别的女生怀里抱着爆米花和可乐,又做主排队去买这些。

    林微夏始终跟在他身后,她瞥见他肩膀衣服处有轻微的褶皱,握着的纤白指尖动了动,想伸手去抚平——

    结果旁边一位在影厅里跑来跑去的小孩就要撞到她时——

    班盛身后就跟长了眼睛似的,一只长臂伸出来直接拽住了她的手腕,轻而易举把人带到他跟前。

    林微夏挨着他坚硬的胸膛,发顶时不时地碰到他下巴,班盛牢牢地把她护在怀里。

    确认人没事后,手腕上的力道立刻松开,林微夏却感觉手上被他碰过的地方灼热,男生也不着痕迹地拉开两人的距离。

    林微夏眼睛一瞬间的发酸。

    入场后,班盛这回没有睡着,背靠椅背,认真地陪她看了一场电影。林微夏忘了电影讲了什么,两人顺着人潮走去。

    不断有情侣一并走出去,有说有笑地聊着天——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刚才的电影真好看,下次你得陪我二刷。”

    “可以啊,下次咱俩还坐这个座位,不过鼻涕就别蹭我身上了。”

    林微夏抬眼,影厅的过道狭窄,班盛走在前面,冷峻挺拔的影子被等灯光拉长。

    她站在他的影子里。

    他们两个看起来也像情侣,

    但其实不是。

    出了影厅,林微夏一眼看向旁边靠墙壁的一排娃娃机,班盛问她:

    “想玩?”

    “嗯,想玩。”

    林微夏站在娃娃机前夹了几十个币,终于夹到一个娃娃,是一只灰扑扑的猫咪。

    她本来打算送给班盛的,但不好意思送出手了,一直抱在怀里。

    旁边穿着粉红裙子的女孩倒是很羡慕,一脸鬼精的说:“哥哥姐姐你俩好配啊,将来你们生出来的孩子一定很好看。”

    班盛扯了一下嘴角,抬手摸了一下小女孩的头,轻声笑:

    “可惜哥哥姐姐不是情侣。”

    林微夏最后把那个猫咪布偶送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接过来开心地跺了一下地板一溜烟地下了楼。

    两人一路乘电梯下楼,最后路过一楼商场的市集,他们逛了一会儿,林微夏多看了一个蝴蝶发卡几眼,班盛直接买来送她了。

    林微夏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他,开口:“送给你。”

    是她折的一条蓝色折纸鲨鱼,班盛接了过来。

    走出商场大楼,冷气消失,陷入闷热的真实环境,人好像清醒过来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冷却。

    那些刻意没提的东西像一条细线横亘在两人之间。

    他们两人今天出来是打算把以前相遇时去过地方重温一次,所以他们接下来去了民乐东路的陈记饺子馆。

    那是校联欢晚会林微夏表演拿了特等奖,请他吃饭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