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橙 作品
几天没更新/没有找到你看的书?通知我
查看更新回复

第55章 迷局

    没多久,方加蓓,林微夏陆续被人带走。

    学校维持着表面的运转,学生们照常上着课,一望无垠的大海深藏着无尽的波涛汹涌。

    另一边,临时作为审讯室的学校会议室内,警察坐在桌的一边,老刘作为班主任在一旁协助调查。

    警察是一位女警,面容温和,眼尾边上有几道细纹,她拿着记录本开始了单个的问话。

    每叫到一个学生,女警都会耐心地重复,这只是一次简单随意的谈话,并重复案件经过——梁嘉树,年十五岁,于两年前5月15号18:30分在鱼坦前路过马路时被一位闯红灯的货车司机撞倒,最终意外死亡。

    只有林微夏强调:“梁嘉树是在遭受校园欺凌后,失魂落魄出了校门后再发生的交通事故。”

    “是,因为你发的帖子和视频在网上引起了很大的关注,加上我们又接到教育部门的通知所以立刻赶过来了,我们是来调查校园欺凌事件的,但你认同梁嘉树两年前意外去世是交通事故吧。”警察问她。

    林微夏点了点头。

    这是她的目的,希望警察调查出真相,给梁嘉树一个公道。

    她不是没有想过拿到方加蓓的视频第一时间交给老师或警察。可林微夏准备去的时候,无意间在班上听到那些女生提起郑照行那帮人。

    “你看郑照行把老刘气得,哎,你记不记得高一那回,郑照行把一个人都打残了,对方家长都说要报案呢,结果呢,这事情竟然被压下去了,他家势力挺大的,也有钱,都是他爸帮他摆平的。”

    “遇到这种恶人真的离远点儿,我们普通人能拿他怎么样。”女生接话。

    听到这些事的时候林微夏又犹豫了,从她转学入深高第一天开始,这里等级制度森严,充斥着特权。她担心郑照行这群人会只手遮天,所以选择了在网上曝光他们,先占据舆论,让他们没有一丝反击的机会。

    因为林微夏经历过太多事情,所有的事私下解决永远没有尽头,只会带来更多伤害。而且她们都太小了,这些事要必须得交给法律。

    她要给梁嘉树一个交代。

    警察也没问林微夏什么大问题,简单地问了她和梁嘉树的关系,以及林微夏和视频中几个人相处事件。

    林微夏走后,女警跟老刘说起这个女孩:“小姑娘挺冷静清醒的,也懂法律,在网上发布的这则视频给每个人都打了马赛克。”

    第二个进去的是方加蓓。

    警察给方加蓓重新看了一遍视频。视频画面有些窄,也有些晃。视频中梁嘉树被郑照行一行人推搡戏弄,示意他主动脱掉裤子,遭拒后对进行暴打。

    没多久,班盛进来了,他走过去不知道跟他们说了什么。没多久,班盛的手拎起跪在地上梁嘉树的衣领。

    画面戛然而止。

    “你拍这段视频的时候,在哪里?什么时间?”女警问道。

    方加蓓回忆了一下:“高一,也就是两年前,大概五月的时候,周五放学大概五点多的时候,我刚打扫完泳池,去隔间放置拖把水桶,忽然听到了一阵打斗声,躲在门缝里偷偷拍的。”

    “视频里的每个人都动手打人了吗?”

    此刻,方加蓓的嗓子有些干哑,鼻孔里呼出来的气急促了一些:“班盛没有,他没有打人,其他人打了。”

    女警继续问道:“那他为什么出现在视频里,视频为什么最后一帧停在他拎起梁嘉树的衣领,他的膝盖弯曲,看起来要打人,后面的情况你看到了吗?”

    “班盛很喜欢游泳,他还有一把学校泳池的钥匙,他那天应该是来游泳的,”方加蓓回忆道,语气顿了顿,“当时我拍到一半,不小心踢到水桶发出声响,郑照行好像看到了我,我很怕他,就跑掉了。”

    “后面的情况我没看到了。”方加蓓轻声说道。

    “你确定他没打人吗?”女警问。

    方加蓓肩膀塌下来,瓮声瓮气道:“我不确定,我没有看到事件的全过程。”

    “为什么现在才选择把视频发出来?”

    方加蓓吸了一口气,说话嗓音有些颤:“因为郑照行那帮人是不折不扣的人渣,我怕他们报复我。可是有个人告诉我,如果我不站出来,会有更多的人受到伤害。这种烂人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第二个进来的人是郑照行。

    他穿着一件背后印着骷髅模样t恤,工装中裤,脖颈挂了根银色的链子,浑身透着坏事干尽的气息,像一条狡猾的泥鳅。

    “这个视频你有没有什么否认的?”女警问他。

    郑照行明显是个经常犯事的人,去过几次警察局也接受过问话,所以他并没有表现出紧张或害怕的情绪。

    “我想先确认下梁嘉树的死是因为车祸吧?”郑照行盯着他们。

    “是。”女警看着他。

    郑照行神经明显放松了许多,开始回话:“是我们打的。”

    明明视频中郑照行打人最多也最狠,他却特地强调是团伙作案。

    “把梁嘉树带去泳池是因为那里的监控坏了?”

    “是。”

    防止失联,请记住本站备用域名:

    “为什么打他?”

    “打人还需要理由吗?”郑照行的情绪明显烦躁起来。

    女警再次瞥了一眼他的个人档案,上面写道郑照行母亲早逝,郑父生意也忙从小不怎么管教小孩,养成了他跋扈恶劣的性子,后来再婚,因为对自家小孩愧疚和补偿心理,处处纵容包庇他。

    “你怎么打他的?”

    “就是让人挟住他,用脚踢他的心口,腰窝,膝盖的位置。”

    都是隐蔽的位置,受伤了只要穿着衣服别人一眼也看不出有伤。

    “视频中的这个男生,你们是同班同学吧,他参与这起校园欺凌了吗?”

    郑照行抬眼,顺着女警的手势看向视频中的班盛,他的眼睛盯着戴着棒球帽露出一截侧脸的男生,答:“参与了,他也打了人。”

    “说一下经过。”

    “那天我们把梁嘉树带到地下泳池,就开了个玩笑让他主动脱裤子,他不肯……然后就打起来了,打到一半,班盛进来了,他本来准备游泳的。他那个人拽得不行,看到我们打人也没什么反应,只说了句:别在这,我得游泳。”

    警察看向视频,虽然视频没有声音,但看他的口型确实是说了这句话。

    郑照行继续回忆当天的场景,说道:“虽然班盛一向不怎么跟我们为伍,但据我所知,班盛很讨厌他这个麻烦的同桌,所以我问了他。”

    “你问了什么?”

    郑照行清了一下喉咙:“我就刺激了一下他,还问他要不要教训一下梁嘉树,班盛说好。”

    “可据另一位同在现场的同学说,班盛同学没有打人。”

    郑照行从鼻孔里哼出“哈”的一声嘲讽:“你说的同学是方加蓓吧?你们不知道吧,她暗恋班盛,所以给他打掩护。”

    女警和老刘相视而看,都不知道这件事还有另一层的隐情。

    接着先后进来在场的男生,都是郑照行的帮凶,还有喽啰,他们的说辞跟郑照行一模一样。

    班盛是倒数第二个进来的。